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6章 成败在此一举
    五分钟后,我颓然扑倒在床上,累得爬不起来。

    因为姿势的原因,我得用双肘支撑身体,而且还要闷头作画,这难度,我觉得快要赶上吴桥杂技表演了。

    终于,在我翻了个身,变成仰面朝天的姿势后,我和小小的目光不期而遇。

    这次小姑娘没有避开,看着我,冷漠而淡然,并没有任何情绪。

    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努力让自己咧着嘴笑。

    “嘿嘿,哈哈,呵呵…”

    我发出各种声音企图打动对方,然而我失望了,小小只是看了我一会儿,又低头开始盯着自己的画作。

    而此时,满床都是她刚才撕碎的纸屑…

    我闭上眼,仔细回忆刚才小小的每一个动作,尤其她的脸上是否曾出现某种表情…

    思来想去,我还是没有感觉到小姑娘有什么足以令我欣喜的情绪反馈,只好叹了口气,喃喃唱道,“向前进向前进,革命气势不可阻挡,向前进向前进,朝着胜利的方向…”

    “噗嗤。”

    门口的流苏一下笑了,我抬头恶狠狠瞪了丫一眼,挥手做了一个向下砍的动作,那意思,再敢乱发声,小心哥们就地给你正法喽!

    坐起身,我将身体向小小凑了凑,她也没有抬头看我,却主动向后躲了躲。

    我又向前,憨皮赖脸往小姑娘身前靠,同时抓起买给她的一大盒水彩笔,放在小小手里。

    小小顿了一下,手一抖,将水彩笔扔掉,又继续向后动。

    我…这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似乎进入一个误区。

    如果我想要巴结她,交好她,那我和汪珊、流苏,以及来看望小小的那些叔叔阿姨有何区别?

    我相信,早已有无数人试图通过‘努力爱’这种方式,想要引起小小的注意,并且搅动她心中的波澜…

    然而,很显然所有人都失败了,这恰恰证明这种方式对小小没有任何作用。

    于是,之于我而言,只能剑走偏锋,继续采用另外的、极端的手段刺激她。

    找出汪监已经准备好,我上次撕碎小小亲手绘制的那些图画碎片,仔细看了看,确认那些碎纸片拼到一起后能还原成原来的样子。

    心中有些感慨,可怜天下父母心,哪怕这些图画已经被我撕成碎片,汪珊也没有舍得扔掉哪怕一片。

    又暗叫庆幸,幸好没有扔掉,否则,今晚的尝试也许要换种方式,并且也不见得更有效。

    深吸一口气,抬手示意流苏时刻注意汪姐的动向,这才再次弯腰,一把,没错,只一下,我便从小小手中抢过她正拿着的那些图画。

    小小画的画!

    “啊~~~”

    小姑娘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却和正常人的惊叫不太一样。

    似乎里面充斥着惊恐、无奈和不解。

    如果此刻我能化成一只精卫鸟扑进小小脑海,我或许能听懂她这一声叫所代表的含义。

    小小惊慌失措地看着我,幼小的身体蜷成一团,向后躲着,显然不知道我要干啥。

    我举起那几张画,对着她晃了几晃,又指了指被她撕得满床的碎纸片,双手开始在眼睛鼻子上抹着,口中发出呜呜的‘哭泣声’,装出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

    小姑娘却只是看着我,永远是那种冷冷的,默不作声的态度。

    半晌,见对方依旧毫无反应,我咬咬牙,狠下心肠,开始动!

    撕!

    撕就一个字不待说两次!

    我的动作极慢,仿佛电影上演慢动作那样,轻轻却坚定地将第一张小小的画作举起,对着她的双眼,开始---撕!

    “呲~~~”

    白纸撕开的声音很清脆,我的动作又极慢,因此这声‘呲’便显得极为漫长。

    “啊~~~不要~~~”

    门口的汪监大叫,控制不住就要向床上扑,我怒吼,“流苏!!!”

    于是,流苏连忙拉住汪监,从后面抱着她的腰,使劲儿向回扯。

    我喘口大气,继续完成手中未竟事业,一张一张将从小小手里夺过来的画作,撕开,一片又一片。

    纷纷扬扬,如同大朵大朵的雪花那样,飘落满床。

    小小浑身颤抖,没有动也没有继续躲,目光中却闪过一种从未有过的光芒。

    我读懂了---那边是,仇恨!

    有仇恨也行,总比木无反应强百倍。

    我撕着,一张没有留,就像她刚才对我的‘大作’完全一样的方式,处以极刑!

    然后我开始哭,嚎啕大哭。

    也不知怎地,装着装着我的泪水便流了下来,止不住的那种狂泄。

    为小小的不幸还是为我感情上的波折,或者为了我们江家所受到的不公?

    我不知道,只是自己却不知不觉入了戏,哭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小小吓坏了,啊啊地喊,晃动着小手,却不知道该伸向谁。

    半天,我止住哭泣,强横无比抱过小丫头,任凭她在我怀里踢腿挣扎。

    我也啊啊地叫,学着小小的样子,指了指那些被我撕成长条状的画作,然后狠着心,用胳膊加紧对方。

    探出一只手,我翻动胶水,只是半天也弄不开。

    我叫,“流苏,你个臭丫头,一点儿眼力价没有吗?快点,快过来帮我打开胶水!”

    流苏连忙跑上前,哼哼唧唧地对我的话表示不满。

    我指着同样要向前冲的汪珊,叫,“汪姐,一步不许动,别动!”

    对方立马定住身形,眼泪刷刷往下掉,看得我这个心酸。

    咬着牙,我按住小小,知道她听不懂我的话,只是啊啊地喊,然后一片一片将其中一张被撕开的图画摆好,然后开始图上胶水,拼接…

    就这样,我只用一只手操作,额头汗水流淌,终于将其中一幅画完全拼好。

    由于后面垫了一张白纸,因此那些纸条倒是严丝合缝,完完全全被我拼接在一起。

    我喘着气,将拼好的图画举到小姑娘面前,终于从口中吐出一个字,“看!”

    晃动着,我将那幅图画塞进小小手里,示意她---你自己看看,是不是和以前一样!

    紧接着,第二幅,第三张…我一片片将那些撕开的长条接在一起,重新还原成画作原来的状态。

    做完这一切,我松动胳膊,放下小小,抬起她的下巴看着我,然后捂住双眼,强烈地嚎啕起来。

    只是很无奈,这次却再也挤不出一滴眼泪。

    从分开的指缝看着对方表情,我又伸出一只手,指了指被她撕得更粉碎的纸片,各种啊啊地叫,凄凉到惨绝人寰。

    这一刻,我的心情紧张无比,只有一个念头,小小,她到底会不会动,会不会按照我预料的那样去做?!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