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3章 小小的异常
    停了两秒钟,我接通,“流苏?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汪姐呢,没和你在一起吗?”

    “哟,还知道问汪姐!”

    电话里,流苏阴阳怪气道,“江大管教,听说你回t市了,怎么着,不想见我也就算了,汪姐和小小你也不想见了么?枉我们经常想…哼,江枫,你还是不是爷们,你怎么答应汪姐的,小小的病你还管不管!”

    一通嘴炮,轰得我七荤八素。

    不过,细想起来还真是我江枫没理,回来也有好几天了,根本没想到汪监和小小这个碴口。

    于是讪笑,“流苏,你个臭丫头,怎么跟救命恩人说话呢!我...我这不忙吗,上蹿下跳的,天天饭都吃不上!”

    “行了,油嘴滑舌…江枫,你在哪儿呢?现在有没有空?”

    我心里一件件数着要办的事儿,老张的身份问题已经解决,丽姐老公的案子就看王海是不是主动坦白,郝茹和虎子也见了面,服装店经营情况算是走上正轨,瑶馨那边形势暂时稳定,杨书记指派的事情不是一阵两伙能搞定…

    好像现在的确没有需要立即处理的事情。

    我当即应允,“行,你说地方,我过去。”

    “要不,还来九霄云外?”

    “别…”我苦笑,“流苏啊,你那种地方,我去一次开开眼界也就行了,没事儿总去,我特么哪儿消费得起啊!”

    “哼,用你花钱啦?”

    流苏有些不快,“人家今天轮休,本来想自己掏钱请你的…算了,上赶着不是情意,你…直接来汪姐家吧!”

    “也好,说地方。”

    十几分钟后,我来到汪珊在t市的居所。

    在小区里的超市买了些水果,又给小小买了一盒64色水彩笔,这才敲开汪监家的大门。

    为我开门的是流苏,我们四目相对,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说起来,我曾在街头那次火拼外加暗杀的行动中,从亡命徒大海二海手下救过流苏一命,换来的是她昼夜不眠在医院守了我好几天。

    后来,汪监曾开玩笑跟我说,流苏这丫头看上我了,要以身相许,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我却没有在意,只是觉得流苏可能对我有些情意,而以现如今人们对于**接触的随意性来看,她也许不见得就是说说,或者还真有可能存了那份心思。

    但哥们要的不是泡友,而是真爱,也就没有搭理汪姐的话茬儿…

    此刻见到流苏,我心中却有些感慨。

    之前,我印象里的流苏,要么穿着稀奇古怪的古装,要么披头散发在街头浴血,或者就是在医院里满目忧伤看护我…

    像此刻这样清汤寡水一派素颜,却是第一次。

    只不过,卸掉浓妆后的流苏却让我眼前一亮,活脱脱就一清纯飘逸的美少女,哪儿有一丝九霄云外私人会所大堂经理的样子。

    流苏望着我,表情复杂半天没说话,甚至都忘记应该让我进门。

    半晌,我讪笑道,“怎么着,流苏妹子,你就这样迎接客人的啊!”

    “哼!”

    也不知道流苏气从何来,哼了一声不说话,自己扭头进去。

    我却在对方转身一刹那,似乎看到流苏的眼中已是雾气蒙蒙…

    汪监在房间叫我,“江枫来了?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好。”

    换了拖鞋,我坐进布艺长沙发,问流苏,“哎,你这人…干嘛给我一个后脑勺?忒没礼貌了啊!”

    流苏却始终没有转过身,娇躯微微耸动着,好像在抽泣。

    我想伸手,又尴尬地缩回,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做。

    这时汪监从卧室出来,一手端着时令水果托盘,一手拿着瓜子花生之类小吃,看了我们一眼,笑道,“小江,见你一面可真难,你看看,把我们流苏激动成什么样了!”

    “汪姐~~~”

    流苏娇嗔着,声音却在发颤。

    我叹口气,“哎,流苏妹子…不,流苏姐,你就别生气了,千错万错都是我江枫的错…得嘞,小生这厢有礼了!”

    说着,我站起身,装模作样对着流苏的后背作了个揖。

    汪珊笑起来,“你们俩啊,从第一次见面就抬杠,这好不容易聚到一起,怎么又来劲儿了呢!”

    我心里冤枉,暗叫,我哪儿知道流苏咋回事儿啊,女人心海底针,永远捉摸不透。

    流苏跑向卫生间,我则尴尬着问汪监,“汪姐,你,你们最近还好吗?小小呢?”

    “哎…”

    汪珊叹了口气,“我还那样,千篇一律的生活模式…小小的情况没有太大转机,看她的样子,我,我心里难受的慌。”

    我连忙扯出一张面巾纸,递给汪珊道,“汪姐,你看看你们俩,咋刚一见我个个都要掉眼泪呢?好啦…咱不哭。”

    “嗯…”

    汪监抽搭两下,终于没有落泪,片刻后笑了笑嗔我道,“你呀,还安慰起我来了。”

    我就问她,“姐,流苏喊我过来,到底有事儿没有?”

    “我也不知道,好像她是有点儿什么事儿,问她也不说…你一会自己问吧。”

    我嗯了一声,说去看看小小。

    小小房间里,小姑娘静静坐在床上低头画着什么。

    我凑过去,看了看,好半天也没瞧出所以然来。

    “姐,小小画的是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

    汪珊苦涩地摇摇头,“她天天就这样,从安康学校回来,就跑进自己房间,画啊画啊,谁也不搭理…”

    我知道汪珊所谓的安康学校是指专门收容教育类似孤独症患儿的一类福利机构。

    而事实上,鉴于社会福利提供的财力物力往往很有限,那些孩子并得不到有针对性的专门治疗,也就是起到一个白天有人照顾生活,家里大人可以去上班挣钱的作用而已。

    我坐下,伸手摸着小小的头,开始思索怎样才能打破孩子心灵的桎梏,从而让她尽量趋近于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没想到,我的手刚碰到小小的娃娃头,小姑娘却猛然抬起小脑袋,看了我一眼,身体迅速向后缩,同时两手抓起那些画纸,蹭蹭蹭躲到床角,蜷成一团瑟瑟发抖。

    我和汪监同时一惊。

    汪姐喊,“小小,宝贝儿,你,你怎么了?”

    我则问她,“姐,小小平时也不让别人碰么?你和流苏,还有安康学校的老师同学,都不能碰她么?”

    “不是的!”

    汪珊跑过去将闺女抱进怀里,心疼地叫她的名字,“小小,乖…不怕,不怕,叔叔是好人啊!”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