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1章 对话费大秘
    按照内参通告上的说法,江南省司法厅出现重大干部违纪案,中纪委和最高检已经介入,恐怕至少要拿下包括一名省部级领导干部以及三名厅局级省管干部在内的十多名官员。

    虽然那些官员违纪犯罪的具体细节没有透露,但我意识到,华夏司法系统必将在部分范围内面临一定程度洗牌,至少江南省相关部门从上到下全得换人!

    “小江,你该知道杨书记是从司法口出来的干部,甚至曾经干过一任地级市纪委书记!唉,他心里比任何人都希望t市司法系统能够清正廉洁,能够快速出成绩!按说你江枫提出的干部队伍思想重塑想法很好很新颖,可我们原本就没有邻省准备得充分,现在出了这档事儿,恐怕司法部某些措施很快就会出台…我们来不及了啊,太被动了!”

    我的心跟着一紧,知道自己最担心,也是这两天一直在考虑,并且在初稿方案中提出来的‘拖延战术’已经很难发挥效果…

    于是,我和费翔脸对脸头对头,闷头抽烟面面相觑。

    现在的局面,已经不是我这个层面的小屁泥可以掺和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完善我的方案初稿,以及缩短时间从西京抽身,全力以赴投入这次与邻省的干部交流工作中。

    费翔沉默半晌问我,“小江,你的方案我也没看到…考虑的怎么样,有几分把握?”

    想了想,我老老实实回答,“费哥,我觉得还可以吧…杨书记的想法我差不多已经理解,我的方案老板应该能接受,哎,关键在于下面的执行部门!您该知道t市监狱管理局提了一稿,老板很不满意直接否了!所以,现在如果冷不丁采用我的方案,说不定下面某些人会有想法!”

    “哼!”

    听到我的话,费翔只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老半天才嘟囔道,“想法?想个屁!”

    我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两天接触下来,感觉性子很沉稳的费大秘,竟然也有控制不住情绪的时候。

    于是我意识到,今晚的突发事件严重影响杨书记的心情,连带着费翔肩头的压力也变得极大。

    “老板来t市时间不长,一直韬光养晦没有动过大手术!”

    费大秘皱着眉头又道,“怎么着,老虎不发威还以为我们是病猫啊,我倒要看看,谁敢提出反对意见,翻了天了还!”

    我苦笑,“费哥,明里的反对意见估计也就在会上提两嘴罢了,但私底下…唉,您还不知道嘛,阴奉阳违出工不出力,这特么已经是很多基层领导干部惯用伎俩了。”

    “小江,这我可要说你一句!”

    费翔看看我,脸色冷峻,“党和政府这几年风纪建设的工作重点在哪里?现在抓的是什么?抓的就是干部队伍的整顿啊!你看现在各地打老虎,好像方方面面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打击贪腐和以权谋私上,但是…小江啊,我可没有讽刺你的意思,你的层次不够,眼界也就差点儿…党的宗旨归根结底还是整顿干部队伍的风气,从而做到真正为老百姓谋福利,强国富民!因此,不但要求干部队伍清正廉明,而且更要唯才是举,能者上庸者下,杜绝尸位素餐!哼,要是真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家伙浑水摸鱼,我看啊,他们也该腾腾屁股挪挪位子,被有能力有魄力愿意为国为民做些实事的好干部取而代之!”

    我不敢接话,好半天才问,“费哥,的确我没想过这些…不过,这是你跟我发牢骚还是老板的意思?”

    “你说呢?”

    费翔眯着眼冲我乐,“小江啊,有些事儿不能总指望从别人口中得到明确答案,要靠这个!”

    他敲了敲自己的脑门,“多动动脑子想!”

    我脸上似有所悟,心中却仍旧在琢磨,这番话究竟只是费大秘个人的意思,还是杨书记的态度呢?

    头疼…

    费翔抬腕看了看表,身体靠向沙发椅背,努力坐得舒舒服些,然后问我,“下面的人怎么执行,执行力如何,这个你不用操心!小江,你就告诉我,如果能按照你的方案实施,时间、人力、物力…所有方面全都跟上,大力支持,把握有多大?”

    点点头,咂了一口烟,我沉下心仔细盘算。

    隐隐的,我已经意识到,费翔如此问我,其实是经过杨书记授意!

    出于市委书记的角度,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向我江枫这个小管教核实,因此便通过贴身秘书的嘴,从我这里得到一个前瞻性判断。

    “费哥,这么说吧,如果我方案里提的要求都能满足,那…”

    “嗯?多大把握?百分之…五十?”

    我笑,“费哥,你也谨慎了吧?百分之五十?嘿嘿,那咱还争啥啊!”

    “那是多少?七十?要不,难道你认为能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吗?”

    费翔有些吃惊,连声道,“小江,你要知道,很多事情并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即便如杨书记的身份,很可能也无法左右!尤其这是人家司法部上层的决意,咱们的手不可能伸得那么长!”

    “费哥,既然话说到这儿了,我江枫就斗胆扯着嗓子喊一句,如果条件都能满足,请您转告老板,按照我的方案,司法部最终将资源倾斜向咱们t市,推行干部队伍思想重塑、犯人思想重塑和精神文明建设一揽子项目,其可能性超过百分之九十!”

    “什么!?”

    费翔愣了,立即坐直身体,瞪着眼睛看我,甚至还觉得不够,直接摘掉架在鼻梁上的黑边镜,用指头挤了几下鼻子上的压痕,道,“小江,这可不敢胡说…你知道吗,我要是报上去…我是指如实反馈你的话,将很可能影响老板对后续一系列手段和安排的判断,甚至打乱已经拟定的工作部署!小江啊,慎言慎行慎思索慎情绪,千万不能打肿脸充胖子,随口立下军令状!”

    “我没有信口开河!”

    我渐渐挺直胸膛,这一刻,心中有一股无可名状的豪气蓬勃滋生,“费哥,现在我们有退路吗?没有,是不是?除非市里决定放弃这次机会,老老实实按部就班整顿司法干部队伍,也不再考虑如何提升犯人思想改造的效果,否则,我们就一定要争取这次绝佳机会,让咱们t市在这次司法部资源分配中抢得先机,一炮打响!”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