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6章 牛破天的张斌
    我独自一人从军管区出来,张斌则被如同捡到宝贝般兴奋不已的第五迎风直接留下,促膝攀谈。

    周大校送我到大门口,两人像上次那样一起抽了两支烟。

    对方问我,“小江,你这哥们真是高人,技术太牛了…哈哈,我从没见过那几个平日眼高于顶的家伙如此推崇一个同行。”

    我笑道,“那是,我推荐的人能有错嘛!”

    “嘚瑟了不是!”

    周大校指着我笑骂,“你个臭小子…对了,张斌的政治审查报告已经报送到军区政治部,他的情况特殊,是迎风将军钦点的人,因此审核级别也比较高…不过我倒是没想到,张斌竟然是t市张家的小公子!”

    “是啊!”

    我也感慨,“谁说富二代都是败家子?人张斌,别的不说,就凭这一手网络技术,估摸着就算跑到米国、欧洲,特么年薪千万都会被人排长队争着抢!”

    “什么米国欧洲的?”周大校立即瞪我,不过紧接着又道,“张斌绝对值这个价!”

    继而,周大校又笑,似乎比我还开心,“张斌放着家里亿万家产不要,非得自己钻研信息技术,这反倒从侧面证明他并不是一个贪婪钱财的人…嗯,心性单纯能力出众,又不在乎金钱诱惑,可造之才,绝对可造之材啊!”

    又聊了一会,我向周大校告辞,只是叮嘱对方时刻关注迎风大哥的身体,让他千万不要太劳累,并且督促迎风哥每天按照我给他那本医书上的办法强身练体。

    最后,我想了想道,“周大校,我最多只能再在t市呆三五天,很快就要回西京一趟,什么时候再回来却不太好说…”

    “嗯,小江,你放心,迎风将军的身体健康对我们来说就是头等大事,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专门特护盯着呢。”

    “那最好!我会在走之前再来一趟,为迎风哥进行一次气血调理…唉,希望永远也不需要面对那个时刻。”

    对方沉默中,我转身离去,心中憋不住为老张感到高兴。

    如此一来,不但迎风哥那边得到强悍助力,张斌的身份问题也能解决,我以后再请他打个擦边球,为我找些保密信息啥的,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儿。

    尤其,张家老太爷如果知道军方有意招揽张斌,恐怕暂时也不能过于逼他接手家族生意了…

    脑海中再次闪现张斌刚才意气风发给迎风哥手下几个网络高手上课的情形…

    “这次攻击岛国安全部门核心网站的确有点儿小麻烦,对方的防御意识很超前,显然经过高手布置…”

    我当时插了一句,问,“老张,你说这个,是不是想表明自己更牛逼,对方哪怕被高手罩着,还不是被你丫手到擒来,轻易黑掉?”

    张斌摇头,十分认真和我说,“网络技术博大精深,浩瀚如海,何况发展日新月异!疯子,举个简单例子,比如杀毒软件吧,毫不夸张地说,今天刚刚针对某种新出现的病毒升级病毒库,提取病毒特征码,可明天,说不定该网络病毒就会出现变种,甚至反过来毁了你机器上的杀毒软件。”

    见我有些迷糊,张斌愈发严肃了,“怎么,你不信吗?要不我直接给你写一段病毒代码,咱找个比较有名的杀毒软件做个试验?”

    “别,别!”

    我连忙摇头,心道,这个老张,你丫认真得不是时候啊!

    第五迎风也笑了,“张斌,想做实验有的是时间,你还是接着说完吧!”

    “嗯!”

    张斌点头,“我想说的是,岛国安全部门的网站虽然被高手做过针对性防御处理,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已经一周没有进行更新修补,我呢,正是借助这段时间出现的最新黑客技术侵入对方主机系统,从而一举改掉后台代码,图片存储路径以及数据库信息…”

    这时,有个手下败将插嘴问,“张先生,你说的这种技术我们也尝试过,昨天还试了好几个小时,没用啊!”

    “那是你们没有掌握精髓,火候不到!”

    我听得各种汗,特么老张这样说话,不是得罪人么?

    连忙道,“哎,老张,咋说话呢,显你能耐是吧!”

    张斌却没有理解我的好意,转脸对着我,表情十分严肃,“我说的是实话,他们根本没掌握这项手段。”

    我刚想为张斌的话打圆场,那个发问的高手却连连点头,脸上一丝不快也没有,应道,“张先生说的对,我也觉得我们的攻击方案有问题,却没发现问题在哪里。”

    我便愣了,和身边坐在轮椅上窃笑的第五迎风对视一眼,心里话,特么搞it的人,果然思维奇葩到常人无法理解啊…

    又一转念,也许这才是真正干技术搞学问的顶级专家该有的素质,而我刚才那一份瞎操心,倒是着相了!

    “你们只是从一台或者几台主机上发送攻击指令…”

    “不是啊,我们动用了两个军区的资源,超过五十台小型机和高端服务站。”

    “性质一样的!”

    张斌摆手,“集群式攻击只能起到阻塞对方网络速度的效果,但你想过没有,这么多机器的ip全都隐藏好了吗?怎么隐藏?事实上,无论你们怎么搞,经过多少代理或者伪装,对方都能探测出攻击发起点是来自华夏,对吧?因此,你们的攻击指令大部分都被对方防火墙拦截了,人家根本不用解析网络包,只要来自神州的ip统统过滤掉…即便有些漏网之鱼,又能造成多大威胁呢?”

    “那…张先生,您是怎么做到的?”

    “嘿嘿,”张斌挺起胸膛,意气风发,“我的方式和你们差不多少,不过,我控制的是来自欧洲、米国以及岛国本土的那些主机,甚至包括对方安全部门内部的其他主机,那你说,他们还怎么过滤?难道让自己的网站根本挂不上去,永远单机吗?”

    …

    想到这里,我笑了。

    虽然哥们不能完全听懂张斌的解释,但我会察言观色啊!

    就凭那几个电脑高手心服口服的样子,我也能推断出,张斌,这货确实牛叉!

    看看时间,我不再回味张斌刚才是怎样大大露脸,而将心思放到晚上和程瑶馨家里人见面一事上。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