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3章 形势严峻
    “帮!绝壁要帮!”大胡子信誓旦旦,“咱谁跟谁啊,说,想收拾哪个?”

    “滚蛋!”

    我笑骂一句,心情已经变得舒坦许多,“张哥,我呢过几天就会重回西京…这么说吧,我姐夫的案子可能到了关键时刻,是非成败在此一举…所以张哥,我希望你能在关键时刻施以援手…”

    我还在滔滔不绝,大胡子却直接打断我,嚷道,“直说啊,磨磨唧唧的,有事儿说事,你哥还一屁股案子要立马侦破呢!”

    我心道,特么求人就是不爽,瞧把这货给嘚瑟的,现在不是当时求我江枫帮他查找大毒枭的时候了,态度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草!

    “那我就直说了!”

    “说!”

    “张哥,我希望你能派出精兵强将帮我盯紧几个人…”

    我说出名字,电话那头半晌没有动静。

    我怒骂,“麻痹的,你丫听没听见?成不成一句话!”

    “唉…你小子…”

    沉默良久,张哥才苦笑道,“你特么胆儿也忒大了,你知道你说的几个人都是什么身份?”

    “当然知道!”

    我冷笑,“一个副监狱长,一个西京监管局科长,一个质监局副处级调研员,一个私企研发中心老总…尿他们啊,还了不起了。”

    张哥便咳声叹气,我似乎能看到远隔千里的他正举着手机挠头。

    “兄弟,话是不错…可你知道他们都是谁的关系?背后站着什么等级的领导?就我?特么一个副处级刑侦大队长,我…唉!”

    我却不管对方难处,只是追问,“行还是不行,给哥们个痛快话!”

    “不行…麻痹的,不行你能饶了我?”

    我笑了,“好大哥,亲哥,哈哈,等我回去,虎哥酒吧咱不醉不休。”

    “省省吧,你少给老子惹麻烦比请我喝什么酒都强。”

    张哥愤愤然挂断电话,我却在通话结束后顿时反应过来,麻痹的,哥们又被丫大胡子耍了。

    我一报出那几个名字,对方就像对他们很了解似的,问我知不知道那几个家伙的背景。

    这说明什么,要不是他张队早就在暗中调查某些人,他能随随便便说出司法系统、质监局的干部以及某个私企老总的详细情况?

    我笑了,你丫老张就特么老姜一头,这人情卖的…哥们服了!

    不过,得知西京市局甚至省厅方面其实也在暗中紧锣密鼓收网,我的信心瞬间又增强几分,觉得这次我姐夫的案子总算该到重见天日水落石出的时候了。

    心情好起来,我懒得去想岚澜会怎么看待我和她的关系,直接按照燕然发给我的号码,给程瑶馨家里代表打电话。

    对方的声音明显并不年轻,按我的估算年龄大概在四十五朝上,五十左右,他的态度不冷不热,只是说,他是来接程瑶馨回京城的,我和他见面不见面,意义并不大。

    我坚持,索性直言如果对方不和我当面把话说清楚,老子今天就带程瑶馨私奔,让他程家后悔一辈子。

    对方于是有些恼怒,却最终答应晚上和我在t市大学附近,我与岚澜去过几次的蓝调酒吧见面。

    当然,地点是我选的,t市是我江枫的主场,事儿成与不成另说,气势绝壁不能弱了。

    议定之后,我当即给燕然打了电话,告诉她先去蓝调酒吧安排一下,并叮嘱千万瞒着瑶馨丫头,别让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火爆女孩儿瞎掺和。

    随后我找了一个网吧,开始就杨书记跟我说的关于邻省干部交换一事查找相关信息。

    我的选择很有针对性,并没有按照某些关键词搜索。事实上,搜也搜不出来,毕竟这是具有一定保密等级的红头文件,就我的水平,根本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消息。

    故而,我所采取的方式是‘旁敲侧击、以点带面’,因为我明白,如果省级干部交换的举措势在必行,那么一定会从另外一些方面看到蛛丝马迹。

    我对着名单,锁定邻省唯一女监,打开对方网站,却没有看到那个和我同性别的男狱警王浩的任何信息。

    想了想,我觉得应该是对方级别太低,副科级干部而已,网站上没有关于他的信息很正常。

    索性,我仔仔细细一个个打开邻省的一些厅局级甚至处级国家机关的网站,专门注意有关干部人事任免的公示消息。

    果然,很快被我发现端倪---在杨书记给我的这份讨论稿文件上出现的邻省交换干部名字,有一些已经在相关部门的网站上挂出。

    而且基本都是免除职务,既没有指出这些干部是不是犯了错误才被免职,也没说明平调或者升迁后,他们的职能位置会重新安排在哪个新单位…

    我不断将看到的信息和文件上进行比对,又对照t市的情况,眉头渐渐凝成一个大疙瘩。

    凡事就怕总结,一查之下,我才意识到,邻省那边早已开始动作,甚至可以说已经做好准备!人事任免具备公示资格的那些国家干部,有相当一部分已经挂在各自单位网站上,显然随时可以进入干部交换流程。

    而我们t市呢,眼看着就被动得多,别说干部交流名单不完整,就算下面报上来的部分领导干部,其名字一个也没出现在各自单位的人事任免公示里…

    特么的,我们已经输在起跑线上,被对方落下好几个身位!

    我很清楚,双方现在正处在博弈前期,但很快就会进入胶着状态。

    既然司法部那边态度暧昧,便说明邻省的方案和我们t市提出的犯人思想重塑项目,在部里各自有一些支持的声音,上面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因此,邻省那边提出干部交流计划,实际上就是冲着互相学习经验来的,就要以堂堂正正的阳谋手段,学习汲取对手的经验,从而取长补短,完善己方方案。

    如此,谁的准备工作做得更充分,需要完善自己方案的时间也就越短,而提交给司法部的终稿也会越快。

    时间就是一切,人家拿出完美计划的时候,我们t市方面却还没摸到门儿,能赢得这场积极且激烈的竞争,机会渺茫甚至可以说微乎其微。

    以有心算无意,我们能占得先机才怪!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