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1章 来自远方的柔情
    前两个电话,我还是分别打给陈倩和英婕。

    我告诉倩姐,留个心眼注意利处等工作组成员的动向,尤其对方和什么人走的比较近,是不是存在某些异常举动,发现任何情况随时和我通气。

    和英婕的通话中,我要求她们英家立即发动方方面面关系,搞清楚英家对手在山溪省司法口具体掌控的部门有哪些,近期以及之前半年、一年,有过什么大动作。

    尤其要注意是不是某些情况曾经在西京司法局或者监狱管理局引起争议,最好能够拿到相关会议纪要或者录音。

    我有一种感觉,异地互查小组就像一把双刃剑,对方虽然很想借此给英家犀利一击,从而令英雄仕途受阻,英氏集团元气大伤。但他们自己屁股也不干净,因此在动手发难安防监控项目之前,首先需要把自身可能存在的种种隐患处理干净,杜绝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从而立于不败之地!

    在我想来,一般小小不然的问题,方方面面都不会太在意,就算查出来也不可能影响到哪家的根基,而且工作组既然派下来,不找出点儿问题好像也说不过去。

    因此,能让对手慎之又慎的,只会存在于一些比较敏感的操作上,比如项目实施、人员调动、职权分配或者财务问题这些方面。

    而工作组既然能够不遗余力一上来就稽查财务,显然这方面没有大问题,或者已经被处理干净,根本不怕查!

    而检查财务从来都是审计稽查工作中最为繁琐的部分,从上到下查一遍,足以为对手赢取充分时间进行其他漏洞的补救…

    如果我的猜测大致吻合,那只能说,特么权利斗争真是千变万化勾心斗角,真心不是我这样无根无基的小人物能够掺和的…

    然而既然已经站队,我便只好硬着头皮向前冲,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自己小心注意。

    …

    又点上一根烟,第三个电话我拨给西京检察院第一副检察长晨叔。

    “晨叔,您上班了吗?”

    “是小江啊,我刚到办公室,有事儿吗?”

    “不好意思又要麻烦您,是这样…”

    我简单扼要讲了讲目前的形式,心知检察院一方并没有合适理由介入工作组的调查,因此只是请晨叔让各个驻监监督员以及在西京监狱管理局监察处常驻的巡视员盯住这件事儿,如果发现某些人存在违规违纪的举动,先不要打草惊蛇,随时和我沟通。

    末了,我感谢晨叔,“叔,上次西京女监那个驻监监督员,请您替我向她说声感谢,等我过几天回到西京,咱们约出来一起坐坐。”

    晨叔便笑,“小江,搞什么搞?监督工作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你这么说难道是要拉我下水吗?”

    我大汗,连声道,“晨叔,瞧您说的哪里话,我怎么敢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呢!”

    “这样想就对了!”晨叔温声道,“小江,纪检监察公安司法,干得都是得罪人的事儿,容易结仇更容易被某些不法之徒拉拢…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你要记住,干我们这一行的,必须保证时刻警惕,偏偏就不能弄湿鞋子。”

    挂断电话,我想起晨晖,觉得这丫头一家对我实在太好了,好到我无以为报。

    尽管晨叔口口声声说什么都是其职责所在,我心里却明白,要是没有晨晖这层关系,对方就算帮我,也需要走官样流程,绝做不到如此倾尽全力。

    心中便有一股柔情涌上,我没多想,怕自己再彷徨,直接给晨晖拨电话。

    和陈倩一样,晨晖好像还在睡梦中,嘟嘟囔囔接通手机,问,“谁啊?”

    “晨晖…是我。”

    “江枫?枫哥?”

    丫头一下清醒了,喜叫道,“枫哥,你今天可是破天荒头一次,嘻嘻,大发善心啦!”

    我明白她是怨我很少主动打电话,更没有在这样的清晨给她任何关爱和问候,心中愈发觉得亏欠对方。

    只是,我想说些柔情蜜意的话,张开嘴却变成,“晨晖,我爸妈还有姐姐他们都还好吧?”

    “...还好。”

    晨晖情绪立时有些低落,显然因为没有听到想要听到的话,有些不快。

    “丫头…辛苦你了,谢谢你,谢谢。”

    半晌,我举着电话,听着晨晖轻轻的喘息声,总算说了这么一句。

    只是,这样的言词在如此一个令她意外的清晨,却显得那样苍白干涩。

    “不用说辛苦,我是自愿的…”

    于是我更说不出什么来,而晨晖则在沉默片刻之后,开始给我讲他们又去什么地方了,遇到哪些奇闻异事,甚至有一次旅游大巴坏在半路,他们苦耗五个多小时等待救援,一人吃了三桶方便面这种细节,也嘻嘻哈哈说出来。

    “枫哥,哎呀,那天真是出糗了呢!”

    “怎么说?”

    “你可不知道,车坏在省道上,周围没有村落没有人家,甚至连个厕所都没有…哎呀…嘻嘻,人家当时憋坏咯,最后只好一个人跑到山凹里…羞死了都要。”

    我不禁莞尔,脑海中想象晨晖慌慌张张,探头探脑四处张望,然后羞红了脸蹲下嘘嘘那一幕…

    “傻丫头,这你也和我说啊!”

    “不然呢?我该说什么?那些比山水画还要美的风景你看得见吗?哼,就算你以后看见了,身边也不是我陪着…”

    我听着对方抱怨,只好讷讷道,“这和你跟我说嘘嘘…有啥联系嘛!”

    “有啊,”晨晖好像有些羞,头似乎躲进被子里,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变得沉闷,“枫哥,风景你没见过,当然无法想象是什么样子,对不?可我你见过啊,我的身子…枫哥你都看遍了…嘻嘻,所以,你脑子里一定能想到我…想到人家那样的样子。”

    “哪样啊?”我装傻,却无奈于女人的敏感,这丫头,还真算死了我。

    “那样呗,蹲着…”

    “你…”

    我不敢再说下去,生怕身体某一部位起了反应。

    又煲了几句电话粥,我嘱咐她好好照顾自己,也许用不了多久她和我爸妈就能回西京来。

    晨晖却说,“我心玩野了,还不想回去呢!嘻嘻,你可不知道,叔叔阿姨和我好亲啊,总说要是他们能有我这样一个儿媳妇,这辈子也就值了…”

    于是我的脑仁开始疼,继而沉默不语。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