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0章 暗流涌动
    双手抱膝,我将头埋进两腿之间,任那已经变得颇有寒意的风在我身畔吹过,却又似乎围绕着我,偏偏将秋的凉强加在我身上。

    岚澜的倩影始终在脑海中萦绕,想着这次莫名其妙却又似乎冥冥中注定的误会,我哑然苦笑,又在嘴角刚刚撩起的一瞬间,僵在脸上。

    有时候,人不能太执拗了,不得不相信很多事情就是命运使然。

    可能换成另外一对恋人,三言两语便会将晚上的误会解释清楚,继而亲亲热热相拥回家…

    可,之于我和岚澜,我们却没有那么好的命。

    因为用以维系彼此之间信任的那根纽带,早已不知在什么时候变得千疮百孔,随时都会撕扯断开…

    联想到我的工作,那些女犯人,也许有的人的确属于屡教不改的惯犯,但也有一些只不过因为一次错误,便被打上罪犯的烙印,从而即便改造出狱也将终身带着污点,甚至很多时候难以获得他人的信任和谅解…

    我便叹息,我和岚澜何尝不是与此类似,我们经历了太多互相怀疑对方的时刻,以至于变得见风就是雨,彼此之间更加疑神疑鬼…

    我不知道该怎样改变和岚澜的现状,冥思良久,也觉得她说的或许有道理,我们是该各自冷静冷静了。

    第一缕晨晖投下,我被打扫街道的环卫工人推醒,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靠在天桥的栏杆上睡着。

    大姐埋怨道,“小伙子,你看看你自己,穿着这么好的衣服,人模狗样的,干嘛躺在天桥上睡觉啊?这人啊,要懂得爱惜自己,别年纪轻轻不当回事儿,老了老了落下一身病。”

    我连连点头称谢,赶忙费力起身,只觉得浑身上下骨头酸疼,仿佛四肢都已不属于自己…

    又试着给岚澜打了个电话,结果对方依然是关机状态。

    我没辙了,也只能将这件意外暂时抛在脑后,想着让时间来做决定吧,毕竟,强扭的瓜不甜,我和岚澜或许终究缺了点儿缘分。

    漫步在已经出现稀稀拉拉上班人流的街头,找了一家早点铺,摊了一套煎饼果子,就着t市特有的‘老豆腐’,呼呼噜噜吃了起来。

    手机忽然响起,我连忙抓起,却发现是英婕的电话。

    “江枫,你起来了吗?”

    “嗯,英姐,这么早啊。”

    “哎呀,都急死我了…你到底问了没有?”

    听到英婕抱怨的声音,我这才想起自己给她回邮件,说昨天一早会给陈倩和大胡子张哥打电话,问问情况。

    心中便有些赧然,我不好意思道,“英姐,昨天忙晕头了…这样,我马上联系倩姐和张哥,你等我电话。”

    对方不情不愿挂机,我也没心思继续吃东西,顾不上时间尚早,直接给陈倩拨了过去。

    “小…枫?”

    倩姐的声音有些慵懒,却在几秒钟之后清晰,“这么早,怎么啦?”

    “倩姐,不好意思啊,是这样…”

    我问了问西京那边现在的情况,尤其打听异地互查小组是不是已经进驻西京女监了。

    倩姐回答我,“四天前开始进入巡视调查阶段,三个组长各自带队…唉,最近都要忙死我了…不过利处的意思是,西京女监先放一放,等到时机成熟了再进驻。”

    我不明所以,问,“什么叫时机成熟?利处到底咋想的?”

    “谁知道呢!”陈倩的声音听着很不满,“神神经经的,不知道见天想干嘛!”

    “哦…”

    我沉吟片刻,又问,“倩姐,现阶段异地互查小组的工作重点放在什么地方?安防监控方面么?”

    “没,”陈倩回答我,“工作组开了几次会,决定先从财务状况入手,所以我们最近天天在局里看那些财务报表数据,头都要疼死了。”

    “查财务?”

    我想不明白,又问,“倩姐,查财务一定要有熟悉此道的专家把关,你们…嘿嘿,你们行吗?”

    “不行呗!”

    陈倩也像是有些迷惑不解,“小枫,说实话,别人不知道怎样,反正我啥也看不懂,抱着那些台账、表格还有总账记录,就像傻子看天书,完全对不上眼。”

    “哈哈,”我大笑,“倩姐,这可不是你一个人傻,我估摸着,利处带着的这帮家伙基本全都傻逼了,谁也不是干会计出身,怎么能搞明白这些?”

    “也不是,倒是有几个抽调过来的成员,具备高级会计师资格呢!”

    陈倩解释,“不过我还是觉得有些搞不懂,因为查财务和查其他方面明明可以同步进行,如此一来,大家各自发挥自己擅长的优势,省时省力,对吧?”

    “哦…”

    我沉吟,似乎从和陈倩的这番对话中,隐隐觉察到有些古怪的地方。

    又寒暄几句,并且信誓旦旦向陈倩保证我这里一切安好,这才在对方依依不舍中挂断手机,陷入沉思。

    我是见过一些单位进行过这种核查的,比较起来,异地互查小组的做法便显得十分耐人寻味。

    领导离任,会进行离任审计,上级主管单位派下来工作组,有全面或者专项核查,甚至本单位的计财部门和审计部门,也会时不时对平级部门进行年终或者季度考核…

    尽管形式五花八门,侧重点不一样,但像这种一个工作组集中了方方面面人才,却连续好几天盯住一点不放,百分之八十人力完全闲待着白白浪费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眯着眼,我点燃一根香烟,百般思索。

    半天没有头绪,最后,我决定采用反向思维的方式进行逆推。

    英婕和她身后的英雄、英勇兄弟,以及背靠的英氏集团,他们最担心什么?不就是害怕项目中期检查查出毛病,从而产生恶劣影响,牵扯到英家的整体利益嘛。

    因此英婕方面肯定不希望对方立即核查安防监控方面改造情况。

    类似的,英家的对手,他们是不是也有自己所担心的关键点,同样也需要时间进行亡羊补牢的修缮工作,从而在工作组查到相关方面时,应对起来游刃有余不露马脚?

    按照这个思路我似有所悟。

    难道说,以利处为首的工作组已经和某些势力达成协议,并且在某些人的暗示下,暂时按兵不动,为那些需要遮掩起来的猫腻赢取时间上的缓冲?

    玛德,越想越觉得有理,我立即翻动通信录,分别打出几个电话…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