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3章 直面竞争
    我连忙接过,见杨书记竟然作势要为我点火,蛋都软了,腿肚子开始转筋…

    我心知,对方顶多只是做做样子,绝不会做出亲手为我点烟的举动。

    但,即便如此,这举动也已经过于抬爱我江枫,令我承受不起!

    不过,杨书记越是这样,我便越感觉到肩头压力有多大,也意识到,接下来的表态,对我而言就是自古华山一条路,许进不许退,许成不许败!

    我颤抖着双手,先给杨书记点上烟,然后将他亲手递给我的那支中华烟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继而慎之又慎找出面巾纸包好,放进口袋。

    这才在对方略有些诧异的目光里,朗声说道,“杨书记,我江枫知道需要做什么,该怎么做!不过这根烟我现在不抽,我会等到大功告成那一刻,等到能再次向您当面汇报工作成果的时候,好好品尝这根烟的味道!”

    “好!说的好!”

    杨书记笑了,显然听明白我的决心。

    “小江,我现在倒是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哈哈,你江枫,是个好苗子,是个人物!”

    我轻轻拎了拎已经被汗水完全浸透的衬衫,脑海中一片空白。

    能当得起一方大员的市委书记赞一声‘是个人物’,这要是传出去,我…真心不敢想了。

    “嗯,五分钟后我还有个会…这样,你用几句话概括一下想要干什么,怎么干吧。”

    “好,好!”

    我整理思绪,尽量令自己的声音听着平稳顺畅,轻声道,“我想说三点,第一,干革命首先要胸襟开阔,兄弟单位的宝贵经验需要汲取,取长补短。”

    “嗯。”

    “其次,资源有限,我会尽力!”

    “嗯。”

    “最后,行百里者半九十,工作既然做了,就要做到位,并且做到最好…杨书记,虽千万人吾往矣,再大的困难,我也会尽力克服,不会给t市市委,给您,给我们沙山女监丢脸!”

    “好!”

    杨书记长身而起,淡淡笑了笑,径自走向自己的办公桌。

    我连忙也站起身,说,“杨书记,没别的事儿我先回去了。”

    对方点点头,不再看我,而是戴上老花镜开始低头批阅文件。

    我蹑手蹑脚走向市委书记办公室门口,打开门的刹那,却听杨书记那边似乎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老王推荐的人,看来还不错,希望不要令我失望…”

    脚步顿住,又在两秒钟之后拧开门把手,我轻步走出,却像洗了澡般,衣裤完全黏在身上…

    费秘书见我出来,鼻子动了动,目光复杂看着我问,“完事儿了?”

    “对的,完事了!费秘书,让您费心了,谢谢、谢谢…对了,书记说有一份t市监狱管理局报上来的材料放在您这里,让我拿回去学习一下,您看…”

    “哦,对的!”

    对方立即拉开抽屉,取出一份文件对我说,“等一下,我复印一份给你。”

    又指了指对面的椅子道,“小江,你先坐。”然后拿起电话,拨个号码,“小陈吗,来我这里一下。”

    于是,在等待文件复印的时候,我和费翔随意攀谈。

    “小江,老板…抽烟了?”

    “嗯。”我有些奇怪,不知道他干嘛这么问。

    费翔的面色更古怪了,又道,“你在他办公室抽烟了?”

    “这…是!”

    “呵呵…”

    费秘书笑笑,不再说话。

    我却含糊,沉默半晌终于忍不住问,“费大秘,您…是不是我错了?不该当着杨书记的面抽烟?”

    “这个嘛,”费翔想了想,“也不是吧,他让你抽,你就抽好了…老板这个人其实还是挺随和的…”

    “那您问我…”我还是不解。

    “嘿嘿,”费秘书摸了几下鼻子,扶正黑边眼镜,抬头看了看才急速而轻声地说了一句,“第一次,知道吗?来t市以后,这是第一次有人在他办公室抽烟!”

    …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市委大院的,只觉得,今天下午这次会面,对我而言简直就是一场爱丽丝梦游仙境。

    迷茫中,我仔细回味和杨书记的对话,意识到,他口中的老王,很可能就是山溪省委王书记!

    哎,要真是这样,我江枫可就欠老爷子太多了…

    不过,我却又有些疑惑,王书记他老人家怎么可能就我的事情专门和杨书记打招呼呢?

    毕竟,作为他们这个级别的领导,每说一句话都是有讲究的,我的身份不够,王书记根本犯不着和t市这边说啊,而且还是直接跟市委一把手说!

    事实上,如果王书记想要提携我,压根儿不需要自己出面,大秘李阳安排个关系和t市这边相关部门打个招呼,甚至远比和杨书记说起我来得更有效。

    这中间的门道,我还是明白的…

    越想越不明白,索性我也懒得再去计较这些,琢磨着以后找机会旁敲侧击了解一下杨书记和王老爷子的交情,到时候就差不多知道了…

    思绪再次回到我对杨书记的三点承诺上,我明白,当我说出这席话的时候,其实已经将自己置于绝境,许胜不许败的绝境!

    而我,将要做的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虽然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但性质却差不多少。

    因为我明白,当杨书记说出邻省那边做的很不错,鼓励我、希望我们t市有关方面,迎头赶上,并且决不可‘不进则退’的时候,我便已经清楚,一场积极却激烈的竞争,已经在两个甚至更多省级单位之间展开了。

    我所提出的女犯思想重塑工作,原本算是独一份,是司法部近期工作的重点,并且很有机会作为典型案例进行全国推广。

    而现在,邻省好像也在同样领域做出成绩,并且我从杨书记的话里猜到,人家的风头甚至比我们还有盛…

    可国家相关资源只有那么多,如果对方拔得头筹,成为司法部下一步工作重点,那我们t市,岂不成了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白白为别人做了嫁衣?

    尽管都是干革命,都是为了国家,但,成绩出在谁手里,终究还是有很大区别!

    何况,邻省那边是省委书记亲自批示,我们就更不能无所作为,任由人家搞得风风火火,最后眼巴巴看着对方出成绩,却只能在事后妄自菲薄…

    所以,我不能,也决不允许行百里者半九十的事情发生。

    无论为了杨书记、为了沙山女监还是我自己!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