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6章 张斌有女人了!
    面对泫然欲涕的舒丽雅,我心烦意乱掏出香烟点上,又道,“相信我,这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丽姐,这么跟你说吧,按照已经查实的情况,要不是那边打了招呼,就算王海现在坦白交代,恐怕牢狱之灾还是免不掉,重刑不会有,但轻罪难逃!”

    “可,可我联系不到他啊!”

    舒丽雅六神无主,紧张地绞着双手十指。

    我略略点头,“是,别说你了,现在恐怕谁都见不到王海。”

    “那咋办?消息进不去,他要是不知道好歹,还跟工作组死扛…唉,这不是浑吗,他以为他是谁,一个副处级,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谁会傻到暴露自己捞他啊!”

    “丽姐,消息怎么传进去你不用操心,我只想确认一件事儿!”

    “嗯,嗯,小江,你说!”

    “丽姐,王海相信你吗?我的意思是…哎,咋说呢,你们已经同床异梦很久了,他在外边有那么多女人…我不知道你们现在的感情到底怎么样,你的话他是不是能听进去,对王海还有多大影响力!”

    舒丽雅看看我,又看看我旁边的张斌,终于咬牙苦笑道,“唉,也不怕你们笑话,我和王海,我们…已经至少两年没有那个了…就是性…”

    “哦…这不重要。”

    我硬着头皮,追问,“丽姐,现在可是关键时刻,您可千万不要跟我这儿打马虎眼啊,有啥说啥…我是问你,就算那你们已经没有夫妻之实,但王海他到底还信你不信你?”

    “这…”

    舒丽雅陷入沉思,良久后才说,“要是谈恋爱那会儿,或者结婚后前五年,我敢保证他对我肯定百分百信任,但现在…哎,我也说不好!”

    我点头,默然。

    的确,舒丽雅的回答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丽姐要是说王海还能对她无条件信任,那我反倒会怀疑丽姐的话,毕竟,这世上最善变的就是感情,谁特么能说谁会爱一个人矢志不渝一辈子?

    因此,如果王海不信任舒丽雅,那也合乎情理。

    “可是我觉得,王海现在除了我,也没有别人可信了…唉…”

    舒丽雅连声叹息,“所以如果我当面和他说,也许他还是能听进去一些的…”

    “那不可能!”

    我直接截断对方,“丽姐,别说你还是嫌疑人家属,就算其他公检法方面的人,如果得不得到专案组允许也别想见王海一面!”

    “那咋办啊?”

    “我的意思是,”我沉声,轻轻握住舒丽雅颤抖不停的手,道,“你能不能写点儿什么,不要有任何传递消息的嫌疑,却能让王海懂得你想和他说什么…哎,我也表达不清楚,总之,写点儿什么吧,只要不让我托的人太为难就行。”

    “好,好,我试试!”

    舒丽雅找了一张便签纸,开始苦思冥想。

    趁此机会,我冲张斌使了个眼色,“老张,走,陪哥们抽根烟去,咱别打搅丽姐想事儿…”

    张斌会意,同我相跟着出了尚岛咖啡大门。

    日光里,我点上烟,也没让让这个从来不亲吻过滤嘴的家伙,问他,“老张,你查到丽姐老公王海的其他情况没有?”

    张斌神色凝重,“有点儿,但不太多!特么的,王海的情况很诡异,我甚至动用技术手段侵入他们招商局的oa办公系统,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

    “沃日,你特么黑人家了?”

    我吓了一跳,毕竟现在信息安全已经被国家重视,信息法的出台和完善,标志着国家在这方面已经越来越当回事儿,弄不好张斌的行为就是违犯法律。

    “没事儿,我可没黑谁,哥们只是灰客而已…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特么的,你小子以为之前得到的那些信息我就没上手段吗?天上掉下来的?草!”

    我没话了,心中对张斌的感激之情更加深重。

    的确,从我最开始搞女犯思想重塑工作,到丽姐的案子,再到英家的山溪省全监狱系统安防监控改造项目,甚至前几天有关岚澜的麻烦事儿…无论哪个都找人家张斌帮忙。

    因此,如果说老张犯了事儿,我特么第一个就得给他顶缸,说什么也不能让老张陷进去。

    吞了几口烟,我无奈道,“小心点儿,千万别犯事儿,麻痹的,为了帮我,不值!”

    “扯几把犊子呢!”

    老张恼了,“疯子,我跟你说,自从你上次替我出头…哎,我张斌就已经把你和老蔡看成一辈子的好兄弟,铁磁儿!为了兄弟,就算我打一些擦边球,那又有啥打不了的!”

    我还是担心,说,“总之,千万别把自己绕进去,实在拿不到有用的消息,那就沉沉再说。”

    “放心吧!”

    张斌挺直胸膛,一瞬间英姿勃发,“别的不敢说,在网络技术方面,我老张能在国内排进前十名!嘿嘿,只要我不想故意露出马脚,特么谁也甭想抓住哥们的把柄!”

    “那就好,就好!”

    见张斌这么自信,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却觉得还是找个机会把张斌的情况和第五迎风大哥念叨念叨,要是从他那里拿到某种特殊身份,张斌的一切行为也算有了出处,特么他也是有组织的人了!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毕竟,对于第五迎风而言,张斌这种匿藏在民间的绝顶网络高手,说不定正是他求之不得的助力呢!

    转回念头,我又问了问关于沙山女监输下水管道投标的几家公司情况,不过这次我却没从老张那里得到更新更详细的进展,因为人家根本再没查过,以为我那天问完就算了。

    我调侃张斌,“草,你小子,哥们叮嘱你的事儿你特么也不放在心上,说,最近是不是被什么女人给勾了魂?”

    我想起那晚我和张斌隔着无线电波分别和身边的女人研究某种物理运动,顿时引起好奇心,“老张啊,你可不许瞒着我,嘿嘿,是不是找到真爱了?”

    “嘿嘿…”

    张斌有些不好意思,“疯子,就算你不问,我还寻思着找个机会跟你和老蔡说道说道呢!”

    “是吗?”

    我兴趣大增,八卦心理开始在胸口荡漾,“特么真有女人了啊?是哪个美女这么有福气?回头带出来哥们???”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