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5章 虽死而无憾
    这一晚,我和岚澜极尽欢愉,在她如一滩泥般满足睡去后,我披上晨缕起身,打开岚澜的电脑,开始上网收电子邮件。

    点起一只烟,过滤掉一堆垃圾邮件,我看到三封分别来自不同人的伊妹儿。

    先打开洪蕾的,她发了几张和乔小娥还有胖丫的合影,在邮件中写道:

    西京的秋让我经常在梦中醒来,每每那时候,我就会想起枫哥,想起那少得可怜的几次在你怀中入梦的夜晚…

    我知道,也许这会是我睡得最踏实最舒服的几夜,只可惜,直到现在,我还不是枫哥的女人…

    再有不到十天我就要飞往魔都,转机去米国,枫哥,你能在我走之前见我一面吗?或者,去机场送送我?也许这一别,我们将很久很久不能见面,而那种思念的苦楚,我至今不敢去想象…

    邮件的结尾,洪蕾用一些娃娃脸的符号拼了一个大大的桃心,我想,她这是在告诉我,即便以后远隔重洋,我江枫也永远装在她的心里…

    叹息着,我想给洪蕾回一封充满感情或者热情洋溢的邮件,却在敲下一行行字之后,又一次又一次删掉。

    最终,我只回复的两个字,保重!

    心情有些怅然,我起身冲了一个凉水澡,却仍然感到身体里的燥热。

    玛德,什么才是心理学?我学了这么久,却永远不懂女人心…

    第二封邮件是英婕发过来的,我没想到她会给我发邮件,打开一看,我陷入沉思。

    英婕在邮件中说了几件事儿,首先,西京的局势仍然处在胶着、扑朔迷离的状态,他们英氏集团已经开始慢慢渗透进山溪省监狱管理局内部,并且总算争取到一些助力。但对手在这个领地依然占据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因此英家上下十分着急,因为眼看就要进入全省监狱系统监控改造项目的中期验收,她实在没底。

    英婕问我,我曾经信誓旦旦拍胸脯保证的所谓后手,究竟是不是安排好了?有几分胜算,并要求我尽快给她回邮件或者打电话详谈。

    另外一件事就是,据英婕说,t市派到西京的异地互查小组已经开始全面检查,只是很奇怪,不知道什么原因,作为矛盾焦点的西京女监,却始终没有列入首批巡视检查的范围。

    她请我在适当的时候给陈倩和大胡子张哥打电话问问,看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我反复看了几遍邮件,决定明天一早就和张哥、倩姐通气,了解一下西京那边到底是怎样一个状态。

    而第三封邮件就更令我意想不到,竟然是来自田伯光田哥!

    当我点开邮件,发现是田哥发过来时,神经顿时紧张了。

    因为我很清楚,他突然发邮件给我,并且我注意到发信时间恰恰是一个小时之前,特么那时候都已经半夜一点多了,这么晚发的邮件,绝对不会没事儿跟我这儿问候问候,打个招呼那么简单。

    果然,田伯光的邮件虽然字数不多,但信息量却…麻痹的,大到令我窒息!

    兄弟,本来想给你打电话的,又觉得时间太晚,这事儿虽然急迫,但也不在这一宿…现在的情况可能会出现大突破,你一定做好准备…

    上次那个飞机失事的秘密调查结果已经送到我这里,和我们之前猜测的类似,里面有坑,大坑!

    目前,更详细具体的情况还在进一步核实中,你随时做好出手的准备,到时候帮我联系一下李侃和蒋淑山,我觉得是时候收网了!

    …

    我愣住,直到香烟已经燃尽,烟灰掉在裸.露的大腿上,烫得我龇牙咧嘴,这才总算缓过神儿。

    我分明记得那次和田伯光的对话,按照对方猜测,导致英婕痛失爱侣的飞机失事,绝对是有黑幕的!

    因为乾通水处理集团的一名关键人物,集团负责研发和市场战略的副总,据说就在那班飞机上!

    而,按照田哥的想法,他并不相信乾通的副总已经在飞机失事中丧生,应该是被偷梁换柱,找了个替死鬼顶替!

    如此一来,那家伙就算凭空消失,方方面面谁也不可能去找一个已经死去人的麻烦!

    当时,就这个疑点我曾和田哥反复论证过,得到的结论还是倾向于田伯光的猜测---那个副总并没有死,而是被对手以这样的方式暗中保护起来…

    虽然不敢相信乾通的人竟然会用超过两百名乘客的性命施展障眼法,但我也不得不承认,这种可能性,的确存在!

    …

    我没有给田伯光回邮件,而是反复思量之后,将这封邮件删除,并且清空垃圾箱。

    来到客厅的窗前,我打开窗户,凝望漆黑的天际里点点繁星,心潮起伏。

    我无法想象某些人真能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特么用草菅人命来形容都显得不足以描绘对方的狠辣歹毒。

    如果这是事实,我江枫一定要亲手将乾通水处理的某些家伙绳之以法,并且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深深呼吸,让秋夜的冷冽在脑海中破浪而行,从而令自己的思绪更发散,更灵活。

    低下头我发了一条短信,给自己的短信,上面只是写着:虽千万人吾往矣,为了心中那份执念,我将虽死而无憾!

    …

    第二天,我没有和岚澜一同前往沙山女监,由于我办的是临时销假手续,并不算正式上班,因此行动上便灵活得多。

    我先给第五迎风大哥打了电话,听到他简单讲了讲丽姐老公王海案子情况,并得到一个虽然有些遗憾,但却不失为目下最稳妥的解决办法,这才联系了张斌和舒丽雅,约他们在北市那边的尚岛咖啡厅碰面。

    落座之后,我开门见山道,“丽姐,你家王海的事情我已经找人斡旋了,从那边传来的消息看,王海公职肯定保不住,双开是必然的!不过,如果他能够主动向纪委调查组坦白交代,争取立功,或许可以不用判刑入狱…”

    我喝了一口面前的蓝山咖啡,觉得有些苦涩,便将一整包黄糖全部加进去,又道,“丽姐,我找的人能量很大,如果他说只能办到这个地步,那就算求到市委杨书记头上,结果也不可能更好…哎呀,你看看你,怎么又哭了,急什么急!”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