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2章 特殊群体…
    “等等!”

    就在谭菁菁即将告诉我她是干嘛的,我却忽然打断她。

    几个念头从心底升起,我迅速锁定一个词儿---小三!

    很可能,谭菁菁几位相貌姣好的年轻女人,应该属于某些大富豪暗中包养的金丝雀。

    不然,她们哪儿来那么多钱?而且面对大笔花销面不改色心不跳,特么就像那些钱不是自己的似的。

    当然,还有一些其他可能,比如富家女或者自主创业的女强人…

    但,无论怎么看,好像还是被人金屋藏娇的可能性更大。

    我抽着烟,在一明一暗的闪烁中,将头扭向车窗外,心中却在想,如果谭菁菁的确是这样的身份,我该怎么回答对方,或者说以一种什么态度面对接下来的交谈。

    她伸腿绊我的行为现在看来就是故意,而她口口声声不止一次要求我跟她走,更是表明其对我有着某种‘企图’!

    玛德,我暗道,听说不少深闺怨妇会在酒吧、夜总会、ktv这种地方猎艳,专门找一些年轻力壮的帅哥回去寻一夕之欢,从而在**交易中让自己不那么寂寞的同时,也得到生理上的满足…

    于是,日子便这样一天天消耗殆尽,换来的,只是豪车名包以及在寂寞中日渐容颜衰老…

    也许最开始谭菁菁她们所打的赌,就是赌我江枫会不会跟她走,并且在床笫上满足对方。

    这种感觉令我极为不爽,觉得自己的尊严被对方践踏了,面色就开始越来越难看。

    将手中还剩半支的中华烟远远弹开,我扭头,目光阴冷问她,“说吧…不过谭菁菁小姐,你其实不用说,我也大概能猜到你们都是些什么人!”

    “哦?你能猜到?”

    对方有些意外,“江先生,那你说,我谭菁菁是什么人?”

    “金...丝雀!?”

    我毫不退缩迎着对方目光,“我只是随口猜的,如果错了你也别介意,我先道歉!”

    “你…”

    谭菁菁看着我,有些吃惊。

    “你,你怎么看出来我是小三的?”

    这下,我更加笃定了,特么的,就你们几个那做派,一晚上坐在这里所接的电话全都是怎么吃喝玩乐,什么地方又出新款首饰衣服了,特么不是小三是啥!

    “我乱猜的,希望我猜错了!”

    我无所谓地晃着脑袋,“不管你是谁,什么身份,我觉得你和我都是有…有伴侣的人,我们之间不应该发生什么事情,你说对吗?”

    “江先生,你觉得我想和你发生什么?”

    “这个…”

    我语塞,总不能说你谭菁菁特么想和哥星星月亮一通交吧。

    “我猜对了吧!”

    沉默片刻,我还是有些出言不逊直接挑战对方底线。

    谭菁菁没有立即回答我,摇头又点头,面上的惨然却越发清晰。

    良久之后,谭菁菁终于开口,“可惜…江枫先生,您只说对了一半!”

    “哪里说对,又哪里猜错?”

    “我,我和姐妹们,我们的确很孤独、很寂寞,并且每日里无所事事,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而且我们也许也算得上金丝雀,但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哦?”我有些疑惑。

    “我们是自己豢养自己,并不是靠着那些臭男人!”

    见我脸上的不解更浓郁,谭菁菁笑了笑,“江先生,有一个数量不太多,同时知道的人也很少的族群,不晓得你听过没有?”

    “你先说说看。”

    “隐凤一族,听过吗?我们都是隐凤!”

    “…没听过,我是第一次从你口中听到这样的说法。”

    她的话让我产生兴趣,“隐凤?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人?”

    “被抛弃后获得大笔分手费,但又被勒令不许公开身份,甚至不允许轻易再婚的一类女人!”

    谭菁菁慢慢靠向身后的座椅背,将身体完全蜷缩进去,然后才艰难地说,“我们有钱…比如我吧,靠着那笔巨额分手费,一年下来,哪怕仅仅只是购买保本理财产品的固定分红都在几百万…但我们注定只能活在阴影里,见不得光,也没资格再选择想要的生活,更不要说追求一段刻骨铭心的真爱。”

    “哦…”

    我恍然,怪不得呢,谭菁菁她们的表现,倒是似乎能诠释其这个奇怪的‘隐凤’身份。

    她们本质上和金丝雀不同,但生活状态却相差无几,都属于被金钱奴役的一类。

    我在心里不屑,却转念觉得自己和绝大多数人,难道不一样嘛,物欲横流的社会崇尚金钱至上,谁也逃不开被钞票束缚的结局…

    见我默然,谭菁菁以为我看不起她,吸了几下鼻子,又道,“江先生,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觉得我的钱来得太容易,与那些用自己的身体、青春和男人交易的贱女人没什么两样…哎,随你怎么想吧,的确,比起你们这些为了生活得更好而奋斗拼搏的人,我们的确不值一提…”

    见她错会,我连忙道,“不是,你误会了!”

    轻轻敲打着卡宴的玻璃窗,我开始仔细措辞。

    毕竟现在得知对方身份,我就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口无遮拦,说话无所顾忌。

    无论怎样,人家谭菁菁没偷没抢,也没骗没卖,从某种程度上看,她也是一个可怜人,被夫家抛弃的可怜女人。

    叹了口气,我道,“菁菁小姐,其实你们也可以努力,可以奋斗…而且你们有强大的经济实力作为后盾,起点比起我这样白手起家,靠着借别人的钱冒险一搏做生意的人,成功的几率更大!”

    顿了顿,我的语气变得真诚起来,“谭小姐,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前夫家里不允许你再婚,不同意你出现在公众视线中…当然,虽然听着非常不合理,但既然你们已经达成协议,就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这个我不想知道,但我要对你说,你完全可以在不违背合约的前提下,招聘业界精英人士帮你打理生意,自己只是作为幕后老板隐形指挥…”

    “唉!”

    谭菁菁苦笑,“江先生,你说的这些我们都懂,可是,我们的经历注定自己其实没见过什么世面,素质低不说,知识层次甚至比不上一个普通大学毕业生…我有两个姐妹曾经投资做过公司,就是你说的这种当幕后隐形老板,可结局呢,被人家傻骗,最后血本无归欲哭无泪…”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