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1章 她竟然是…
    和梦翔等众女一起出了海王国际大门,我心情大好,正寻思着要不要请大家吃点夜宵以资鼓励,却看见一辆保时捷卡宴轰鸣着停在路边。

    谭菁菁的秀发从半开的驾驶座车窗飘忽而起,一根晶莹如玉的食指伸出,冲我勾了勾,“帅哥,现在是下班时间,我能不能请你上来聊聊?”

    我不解对方干啥非要跟我死缠烂打,身边的梦翔却嘻嘻笑着凑过来,烈焰红唇几乎快要贴在我的耳朵上,轻声道,“枫哥啊,我们几个先撤,您一定要当好只身入狼穴的孤胆英雄,不负人民重托…”

    说完,梦翔跳跃开招呼其他店员离去,甚至在我满目迷离中啪啪打了几个响指。

    “go!go!go!枫哥,一定给力哈!”

    我立马有些苦逼,看着几名青春美好的少女如风般远去,半天才苦笑道,“特么小心老子撤了你丫店长的职!”

    略略犹豫,我还是转身走向那辆簇新的紫红色卡宴,伏在已经完全摇下的车窗边,脸色多少有些难看。

    “喂,我说谭菁菁小姐,没错,现在的确是下班时间,可既然已经下班了,就属于我江枫私人支配的时间吧,你干嘛还阴魂不散死乞白赖地跟着?怎么着,春心萌动见到帅哥走不动步子吗?”

    心里想着岚澜还在等我,这丫头,特么要是真的开着门睡觉,我…我还不得蛋疼死!

    于是更不想和谭菁菁废话,毕竟我和她无论从生活还是事业上都没有交集,若不是今晚老夫聊发少年狂,客串了一把侍应生,我认识她谭菁菁是谁啊!

    别扭着,说话便不好听。

    对方却像没有在意,只是说,“江先生,再怎么说我在你家店里今天也消费十几万了,而且我还因为你输了赌约…我邀请你喝一杯,这要求不过分吧?”

    我摇头,“花钱买东西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儿,说不上谁欠谁的,对吧?还有,你们根本不应该用我江枫当赌约,我和你们又不认识,你谭菁菁胡闹凭啥非要带上我?”

    “江枫,你…哎哟,我就想不明白了,像你这样做生意,怎么还能赚钱呢?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做会流失很多优质客户的…”

    我立即问,“请问菁菁小姐,那您呢?流失了吗?我怎么觉得您比任何人买得都更兴高采烈,更踊跃呢?”

    “你…”

    谭菁菁显然说不过我,被气坏了,娇嫩的小嘴撅着,好像在我这儿受了多少委屈似的。

    “哈哈,好了,刚才跟你逗一句罢了,菁菁小姐千万别在意!”

    我也不想跟对方闹得太僵,特么她绝对算得上超级至尊般的大金主啊,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菁菁小姐,今晚真不行,我有事儿!很重要的大事儿!”

    “什么事儿呢?这都几点了,还有事情要办?”对方更加木乱,揪着我问个不休。

    我心道,哥们要赶紧回去检查岚澜是不是真的敞着大门睡觉呢,我的大事儿当然是和岚澜好好研究一下人体物理的运动轨迹问题,哪儿有功夫跟你耗!

    “嘿嘿,既然你是属好奇宝宝的,那我不妨告诉你,我要赶紧回家,抱着老婆做运动,然后…睡觉!”

    “你…无耻、下流、不要脸!”

    闻言,我顿时火起!

    特么我抱着自己女朋友亲热,这又关你谭菁菁毛线事儿,怎么我倒成了无耻下流了呢?

    “咋说话呢?!”

    我瞬间面冷,“谭菁菁,请注意你的用词!我江枫干什么你管得着吗?听着,就算我和跳钢管舞的野女人耍流氓,我特么也不会找你!”

    “你,你…呜呜呜…”

    没想到,我一句话竟然把谭菁菁给说哭了。

    我立马有些怂,讲真,我这人脾气不好,但就见不得女人哭。

    而且我和谭菁菁的确说不上有多大仇,相反,我应该感谢人家照顾我生意才对。

    男默女泪,半晌后我转向副驾驶,拉门上车。

    见我终于‘屈服’,菁菁破涕为笑,“呜~~~江枫,我就知道你是个有爱心的人,不会把我一个人扔下不管…”

    我没好气,“我有爱心也不会用到你身上!行了,说吧,干嘛非要缠着我!”

    “唉…你这人呐…”

    谭菁菁脸色有些黯然,“对不起,我们是不该拿你当赌约,更不应该用这种不太尊重人的方式对你…”

    “哟,你菁菁小姐也有良心发现的那一刻啊!”我阴阳怪气损了对方一句,心里却稍微舒坦些。

    其实如果她一开始就提出希望我能将那些衣服帮她送回去,哥们当然没二话。

    毕竟人家消费那么多钱,二十几套衣服,一个娇滴滴的小妇人,提都提不了。

    “对不起…”

    “算了!”

    我有些烦躁,挥手打断对方,“你们这些富家女、贵妇人,就特么闲的没蛋也哪儿哪儿乱疼…以后注意点儿,像这样拿一个有自尊心的五好青年玩什么赌博,只能说你们真是太闲了,太无聊…”

    “是,是我们不好,我们过分了。”

    谭菁菁的声音越来越低,情绪也变得好像愈加消沉。

    “好了,我不怪你总行了吧?现在可以说说为什么非要赖着我?”

    我注意到,和谭菁菁同行的几位女伴,这时并没有跟她在一辆车上,甚至已经打烊熄灯的海王国际周边,也没有别的豪车。

    很明显,谭菁菁找我属于个人行为,她的那些闺蜜很可能不知道。

    “我…”谭菁菁张了张口,没说话,眼中流出浓浓的伤感。

    “唉!”

    我只好叹息,掏出一根程瑶馨为我准备的软中华,想要岔开话题,缓和一下气氛。

    抽了一口烟,我问她,“菁菁小姐,你们这些有钱人平时是不是见天的无所事事?你们干啥工作啊?这么清闲?”

    其实我已经猜到对方很可能不需要上班,家里老公属于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而谭菁菁等人的确太闲了,甚至早已步入‘深闺怨妇’的行列。

    我开始警惕,这个貌美如花青春娇嫩的女人,别特么看上我了吧?甚至最开始以为我江枫就是那种兼职当鸭的。

    “江先生,您能…能给我一支烟吗?”

    “可以!”

    我立即掏出一支递给对方,并主动为她点上火。

    良久,谭菁菁忽然再次落泪,狠狠吸了几口烟,哽咽道,“你以为我是干嘛的?我其实是…”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