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0章 好好学着点…
    “帅哥,你倒是说话啊!”

    这次并非谭菁菁问我,而是和她同来的一名女伴忍不住开口。

    看来,我已经成功调动所有人的情绪,并且铺设好无形装逼的前提条件。

    深吸一口气,我沉声问,“菁菁小姐,你认为我有必要在两小时搞定超过十五万的单子,从而证明自己的营销能力,也证明刚才我的话其实并不是讽刺你或者瞎掰吗?”

    “不然呢?”菁菁歪着脑袋看我,脸上竟然一扫各种阴霾,变得笑意盈盈。

    “其实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两个半月前我做的一件事儿!”

    “你做了什么?和现在我们要说的问题有关系吗?”

    “当然!”

    我十分肯定回答,继而环视众人,淡淡笑了笑。

    这特么的,非得逼着哥们装13你们才好受么?

    “两个半月前,我从家里打车来到海王国际…对了,我住在…”

    顺口报出郝茹家所在的小区,再一次,引起一些好事之徒的嗡嗡声。

    显然有不少人知道,郝茹家那里只是一个平民小区,而既然我住在此地,并且还是打车来海王国际,已经不打自招说明我江枫其实就是一个平头老百姓,根本不是什么富家子。

    “江枫先生,说重点好吗?嘻嘻,现在您只剩下一小时四十分钟了,我担心您到商场打烊的那一刻,根本完不成十五万的订单。”

    “急了?”

    我挑着嘴角,“菁菁小姐,我从家过来,算上红灯和堵车,大概需要十五分钟左右,距离嘛,肯定不到十公里,只有五六公里的样子…所以,如果是晚上夜深人静,可能一脚油门就够了,对吧?”

    对方点头,我便又道,“然后,我又花了大概四十多分钟办了一件事儿…因此,算上路上耗费的时间,一共不到一小时。”

    “你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斥资三百多万,盘下这家店面,成为这个国际品牌服饰专卖店的新老板!”

    轰~~~

    这次,店里彻底炸锅了!

    倒不是说我是这个服装店老板有啥了不起,我相信,能在这里购物的人,身家千万上亿的不在少数,像我这样数百万买卖的手笔,也不见得就没人做过。

    令大伙儿炸毛的是,我特么一个住在他们眼中贫民窟的普通青年男子,竟然能够在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做出这样大手笔的举动!

    更重要的,众人应该已经听明白我想要表达的真正意思---无论从时间、从距离上算,我既然能够在一小时内,仅仅奔行五六公里,便做成超过三百万的‘大单子’,我又怎么会在意陪菁菁回去,耗费两小时挣这十五万?

    …

    我不语偷笑,事实上,哥们这是在偷换概念,或者说,讲歪理。

    但我铺垫得极为到位,而且只是咬住时间和距离两方面不松口,淡化事件本身性质上根本不一样,从而让谭菁菁无法反驳。

    其实,买衣服是一种群体行为,而且是每天每时每刻都可能发生的常态情况。

    而我这种一掷千金的盘店面行为,只能偶尔为之,本质上算不得日常经营…

    但,大伙儿已经被我的话惊呆,便没有人想明白我偷梁换柱的把戏…

    “菁菁小姐,你还认为我江枫有必要花掉两小时,一身臭汗给你送货上门吗?唉,我虽不是比尔盖茨,做不到面对五万美元支票视而不见,但…我江枫也很忙啊,两小时会耽误我收购多少大生意?”

    “你…”

    对方没话了,我则转身,冲着一脸坏笑的梦翔眨眼,“还不快给菁菁小姐把衣服包起来啊?我看你也不用亲自送了,就让…”

    我随手指了指门迎,笑道,“就让这个小妹送一趟吧!对了,业绩算在她头上啊…”

    “哈哈,嘻嘻…”

    谭菁菁一桌的几个女客笑起来,甚至有人冲我伸出大拇哥,疯狂点赞,“帅哥,干得漂亮!”

    “见笑,见笑!”

    我颇有些江湖地冲那几个笑逐颜开的富家女拱拱手,继而不动声色,拿起咖啡壶,为她们续杯…

    其他的客人看到竟然是这样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一个个如同被打了鸡血般,竟然来了一次二轮采购。

    而且还不断冲我喊,“帅哥老板,续杯,续杯啊!”

    这一幕,令梦翔惊得目瞪口呆,在我三番五次使眼色之下,连忙领着几位美女店员帮着客人试衣、打包、划卡交钱…

    于是,不消半小时,店里竟然又做成五六笔生意,一波流之后,进账十万元!

    而我江枫,则忽然成为店面最忙碌且唯一的打杂,穿梭在春夏秋冬四个区域八张桌子前,为已经超过二十五名客人不断添茶倒水,忙得不亦乐乎。

    脚步纷乱中,我感觉到谭菁菁的一双妙目始终没有离开我的身体,也不知道这女人在想些什么。

    只是偶尔从彼此四目相交的刹那,我才意识到,这个妖娆魅惑的小妇人,似乎对我的态度已经发生根本改变…

    至于这种变化是好还是坏,我却无从判断…

    挣钱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麻痹的,当我还没从瞬间十几万营业额的喜悦中明白过味儿来,商场大喇叭开始播放即将打烊,请客人们离场的告别语。

    将近夜里十点钟,一桌又一桌客人离去,唯一坚守在这里的,只有谭菁菁和三名死党闺蜜。

    其实在二十分钟前其他客人已经走得差不多,只是当我每次客套地问菁菁她们要不要加水,通过这种隐晦的方式示意对方该走了,这桌女客中便会有人指着宣传图册随意点一件衣服,以此表明她们耗在这里,其实还是有需求未能满足…

    我想笑,尽管不明白人家为哈跟我这儿死耗,却一次又一次欣然接过对方银行卡,轻快而惬意地刷着,脑海中想象一张张百元大钞是如何流向我们店面的账户里。

    这一刻的心情,引用一句古老的校园民谣歌词来形容绝壁贴切:这感觉,就像在,喝酒…

    直到十点整,那桌客人不得不提前离去,梦翔这才凑过来对我说,“枫哥,比起你来,我哪儿敢当你一句牛逼啊?我看,真正牛到碉堡的人是你枫哥…娘哎,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能这样赚钱的…”

    我则转身,在七八名美女店员崇拜无极限地注视下,淡然装逼道,“那就好好学着点儿…”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