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9章 急病
    今天五更,晚上七点还有三更。

    ---

    司马小乔这丫头,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清楚了,这是哪怕以身相许也要报答我啊!

    迷离间,一阵秋风吹过,从半开的几扇窗户和大敞着的大门处吹进一股秋风,带着浓浓的秋意席卷整个儿生产区。

    甚至于摆在墙角的几个用来做清洁的大水桶,也开始荡漾层层波纹…

    脑海中,忽然跳出一句不太应景的诗---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然而,我心知肚明自己之所以惆怅,并不是我江枫有多么多愁善感,而是忽然从司马小乔刚才的态度上,体味到一种苦涩来。

    这种苦涩,也许连司马小乔自己都没有感知,却刺痛到我的骨髓。

    怎么说呢,我相信她看见我那一刻的喜悦,以及向我吐露心声愿意以身相许,这些都是司马小乔发自内心的想法,觉得对我的恩义无以为报,只能以身体作为报答。

    但…我却从中感觉到人生的悲凉来。

    一个无依无靠、没有背景,并且家世凄凉身有污点的女孩子,她能够回报别人的,难道只有自己的身体吗?

    或者在司马小乔看来我不会有什么需要她的地方,也只有欠债肉偿了…

    可…特么的,换了不同的人,也许选择和结果根本就会不一样!

    那五万块钱对司马小乔而言是救命钱,救了她弟弟也救了她自己。

    可之于我呢?也许之前的确是个大数目,但自从有了燕然给我的五百万,我用这些钱进行经商投资,开始赚真正属于自己的第一桶金时,五万对我的意义已经没有那么大了!

    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像米国的巴菲特或者我们神州的牛云一样,将金钱的多少只不过看成一个数字而已…

    摇了摇头,我苦笑着收回思绪,心情却变得有些寂寥…

    这时候,今天在一监区生产区上大值,刚才一直陪着我的季敏走过来,问,“江队,你要不要去管教办公室休息一下?这里怪吵的…”

    我点头,已经没了再去看女犯人生产劳作的**,“不去管教办公室了,我随便转转就回去吧。”

    “那成,江队您自便吧,我就不陪着了。”

    我冲季敏等几个女管教笑笑,还没挪动脚步,就看张小琴和程瑶馨慌慌张张向这边跑过来,远远冲我招手,还大声喊着我的名字。

    心中一凛,我连忙迎上去,问,“瑶馨、小琴,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

    监狱最怕的就是‘出事’两个字,由于单位性质特殊,一出事儿就小不了。

    “对…对!”

    张小琴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连着喘了好几口才说,“枫,枫哥,你快去看看吧,那个伊眉好像又犯病了,李玫正跟监室那儿急救呢!”

    “伊眉?右心女囚么?”

    我的脑海中瞬间闪过一具异常白皙、青春美好的娇躯。

    伊眉姿色已经算是上乘,而她那白得刺眼甚至比大洋马一点儿不差的肤色,更是能给任何男人以致命诱惑。

    男人的天性令我有些恍惚,连忙吞了一口唾沫,将心中旖念强行驱走,当先向生产区外疾步走去。

    “她们在伊眉的监室么?多少号?做了什么救治措施?还有,呼叫急救了么?准备送哪里去?监狱医院还是市定点医院…”

    我喊着,一步不停留。

    “3166号监室,叫急救了,不过现在伊眉的情况很不好,李玫和田医生正在抢救,但还是觉得没把握,让我们来找你。”

    我没有吭声,其实对于伊眉出现今天的险情,倒不是完全意外!

    右心女囚伊眉之所以曾经差点丢掉性命,我不认为是偶然现象,总觉得她若不是有我没查出的潜藏顽疾,就是身患某些遗传疾病。

    只是那次我将其抢救过来之后,伊眉就被立即送到监狱医院进行后续康复治疗,我本以为会对她的病因彻查起底,却没想到并未除根,从而二次发病。

    箭步流星,脑海中闪过一个令我啼笑皆非念头,这个伊眉和我还真是有缘分,两次发病都刚好被我赶上!

    …

    “江队,江队来了!”

    我冲进熟悉的一监区女犯监室楼,伊眉所在3166监室大门内外已经围满管教,甚至田政委和陈监等狱方高层领导也面色阴沉站在门口,皱着眉看里面的人忙碌。

    见我到来,田政委首先开口,“小江你可来了,快看看!”

    我知道她已经有些慌神,顾不上跟我客套,便连忙说,“好,请政委、陈监放心,我一定尽力!”

    岚澜也在场,这时凑过来说,“这名女囚上午的时候还好好的,吃过午饭就说身体不好受,下午没去出劳作…谁知道,休息两个小时还不见好,忽然就休克了,可吓死我了。”

    我心中暗骂,李玫两个狱医都是吃素的吗?这种心脏病患者一旦觉得不舒服,别的不说,速效救心丸和复方丹参滴丸之类的急救药必须跟上,而从岚澜的话里,我却没有听出狱医采取过任何措施。

    “李玫她们呢?怎么才来处理?”

    我开始向里走,岚澜低声道,“她俩上午就被冯监叫走说给一个什么亲戚看病去了,她那个亲戚好像自己做买卖,没有医保…”

    麻痹的,我心中大恨,铁青着脸不再说一句话,心里对冯监已经厌恶至极。

    监室里,李玫两个正在对伊眉进行急救,忙得满头大汗,又是压胸助其被动呼吸又是掐人中,但效果好像很一般。

    “你们让开。”

    我懒得和她们客气,不管由于什么原因,在岗期间办私事儿,李玫她们已经让我看不顺眼。

    特么领导怎么样,领导就有特权么?还别说是给领导一个什么亲戚看病…

    见我脸色不好,李玫自知理亏,连忙起身让开位置,低声道,“呼吸还有,心跳微弱…江队,你看?”

    我没搭理她,坐在伊眉身边,探手捉住对方脉搏,一丝内息已经顺着对方手腕寸关尺处向其体内涌进。

    比起第一次救伊眉的时候,我此刻的中医水准已经有了大幅提高,不但可以熟练催动内息,而且练就内视外窥的手段。

    因此,我倒是很沉稳,显得信心十足。

    只是,当我握住伊眉的皓腕,将那条浅浅的气龙顺着其任督二脉游走小周天,我…忽然愣住!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