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7章 坑真特么够深的
    当我和程瑶馨达成这种没有定论的妥协,看着她寂寥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监狱的重重楼宇间,我身体斜倚在心理疏导室的门框上,软得就像一团面条。

    再一次,我开始反省和众多女人之间的关系,心知必须找到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从而快刀斩乱麻,让自己的情感明晰下来,理顺已经乱成一团麻的生活。

    只是和以往一样,我根本没有任何答案。

    这种无法抉择,不但因为她们都是各有特色在某些方面很优秀的女性,对我也极好,更是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心里最喜欢最放不下的是谁!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岚澜已经取代林芬成为占据我情感世界的女主,但…当我分别面对不同女人时,我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放下任何一个人!

    也许很多人会羡慕我江枫环绕群芳游戏花丛,但又有几个能真正理解我这种根本放不开任何一段情感的性格所带来的苦恼呢?

    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也许只有自己经历了,才能理解别人的处境吧。

    …

    抽了一地烟头,直到烟盒空空荡荡,我才想起一个多小时前对姚静的承诺。

    苦笑着,我蹲下身子,用手抓着一捧又一捧灰尘,慢慢盖在那些烟蒂上。

    也许我的做法,就像鸵鸟遇到危险的时候不是撒腿远遁或者勇敢战斗,而是将头藏进沙丘,似乎这样就能躲开灾难。

    不作为…

    再次没有吃上中午饭,我的身影出现在一监区里,从二道门负责检查违禁物品的周姐开始,每个遇到的管教对我表现得都很热情。

    甚至连曾经紧随王英的几名铁腿,她们看见我也笑嘻嘻主动打招呼。

    “江队,你回来了?”

    “江队,家里好不好?事情都处理完了吗?”

    …

    我迎合着一一回应,脸上并没有半分萧瑟。

    是啊,我没必要将自己的喜怒哀乐表现在脸上,于事无补不说,还会被别人猜疑从而指指点点。

    秦队拉我走进管教休息室,沏茶倒水,“小江,这次你又帮秦姐大忙了!”

    我含笑,“秦姐,你这话见外了不是?咱谁跟谁啊!”

    “就是这话呢!”

    向敏花和郗杨的案子有了定论,尽管也算事故,但毕竟第一时间找出根源,秦队的责任并不大,因此心情显然回暖。

    “小江,这次销假要呆多久?西京那边还回去不?”

    “可能很快就要走!”

    我苦笑,简单将家里的情况挑着能说的和秦队讲了讲。

    “噢,这么麻烦啊!”

    秦队叹气,“小江,说实在的,你刚来那会儿,秦姐只是敬你是条汉子,在领导面前不低头…但对你的能力还是有些保留。不过呢,你着实做了几件漂亮事儿,而且现在还知道你肩头扛着这么大一摊子事儿…啧啧,秦姐这下打心眼儿里佩服你了!”

    我连忙摆手,“您是前辈,这么说不是拿我找乐嘛!可别再夸了,再夸哥们上天了啊!”

    “哈哈!”

    秦队伸指头点我,“小样儿,就喜欢你小子这么说话,哈哈!”

    唠叨几句,我直入主题,“秦姐,问你个事儿…”

    我将冯监的种种怪异举动,以及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非要跑出去培训,而把确定下水系统改造新供应商的决定甩给岚澜的疑惑对秦姐和盘托出。

    末了我问,“秦姐,我江枫不拿您当外人,您在沙山年头多,人认准,眼毒!这事儿您咋看?”

    “玛德,这还用问嘛!有坑,绝壁有坑!”

    秦姐骂了一句,起身将管教休息室的门关好,这才凑到我面前低声道,“谁不知道她冯监多年把着财务和生产不放手?后来老大来了,硬是收回财务和狱政这两块,冯监这才老实了,不过作为交换却又负责基建和采购!嘿嘿,甚至前段时间工作职权调整,采购和基建不是调给岚监了嘛,但冯监还是把着好几个项目不放手,岚监也没辙…”

    我便问,“那这次干嘛躲得像个兔子?特么的,我也觉得有猫腻,就是想不明白猫腻在哪儿呢!”

    “我也说不好!”

    秦队摇头,“不过小江,我倒是觉得有一点你可以提醒岚监注意。”

    我没计较她自己不去说,却让我提醒岚监这样的话,心知我和岚澜的关系,恐怕在沙山也就是我俩自以为别人不知道而已,其实早就传开了。

    “行,姐,你就说吧!”

    “小江,那两家对头供应商,嘿嘿…”

    她向上指了指,“这年头,几百万上千万的项目,能有资格拿下谁没点儿门道啊,你说对不?”

    瞬间,我似乎想明白,追了一句,“秦姐,你是说,冯监回避,实际上是自己搞不定,不想得罪这两家竞标供应商的后台?草!”

    见秦队点头,我再无怀疑。

    原来坑在这儿了!

    怪不得冯监在临走时非要提议召开紧急扩大会议,而且间隔一天的第二次会议上就拿出讨论稿,还分别为两个竞争对手商家同时说好话…她倒是和稀泥了,可丫一走了之,后面得罪人的事儿就甩锅给了岚澜。

    枉我们还在想那些杂七杂八的理由,原来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直接!

    思索片刻,我又问,“秦姐,你还知道多少?那两家竞争对手到底什么来头?”

    这次竞标的供应商,包括市管道一公司在内一共四家,不过三家其实是一回事儿,而另外一家孤身强势介入,显然背景不浅。

    “知道一点儿…”

    秦队点点头,“市管道一公司毕竟在沙山经营多年,十多年了吧,输下水系统这一块都是他们一手修建、改造和常年维护,时间长了,所以我倒是知道点儿内幕!”

    “那您倒是说啊!”

    “猴急啥!我这不是说呢嘛!”

    秦队瞪我一眼,“据说市管道一公司的后台是市里某个领导的关系!”

    我有些纳闷,“市里领导?除了分管副市长外,谁会插手这事儿?再说了,人家领导既然分管,过问一下也是正理吧。”

    “谁说领导插手了?我说的是关系!”

    秦姐见我还是不解,耐心解释,“管道一公司是国营企业不假,但他们拿下项目,难道能让那些坐机关的国家公务员来挖坑下管道?不得有施工队啊!而那些施工队,就不见的是谁的人了…”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