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6章 伤了她也痛了我自己
    我的手顿时一抖,半截烟灰掉在大腿裤子上,遂手忙脚乱掸着,差点没烫出个洞来。

    “瑶馨,你和我,生孩子?我…”

    我已经有些语无伦次。

    因为无论我怎么猜测会从程瑶馨嘴里说出什么要求,也绝想不到对方能说出和我生孩子这种话。

    “枫哥,你别紧张…”

    瑶馨的神情有些落寞,“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想不但你该感觉到,甚至沙山女监的其他人也都看出来了吧?”

    我哑然,没办法接她的话。

    此次瑶馨回到沙山女监,这已经是第二次向我直陈‘爱’这个字,而第一次,就是跨在我宿舍的窗台上!

    回想起她纵身而下的那一幕,我不禁暗自打了个冷战,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不敢刺激对方,但还是在沉默半晌后终于反问,“瑶馨,我江枫不是木头人,你的情意我当然看得出来、感觉得到,但是瑶馨啊,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之前咱俩见天腻在一起嘻嘻哈哈,你好像从来也没有说得这么实诚吧?”

    我又追了一句,“到底发生啥事了?”

    瑶馨摇头,面色越发不好看,良久才道,“我的事儿你不用管,这次我之所以非要当面和枫哥说清楚,因为…哎,你就当成我担心你被别人抢走了吧!”

    她的借口很蹩脚,我却明白多说无益,这话题只能尽快打住。

    “生孩子不是过家家,你才多大啊,对吧?再说咱俩名不正言不顺的…你家里人肯定不能答应。”

    “唉!”

    瑶馨叹气,“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枫哥,那句生孩子只是我的奢望,但是如果不说出来,总是堵在嗓子眼儿心里会难受,你知道吗?”

    我默然,明白和我生孩子只是瑶馨表达想要与我长久厮守的一种愿望,并不是说今天就要跟我回去造人。

    “枫哥,有的人一生下来生活便会被安排好,命运差不多就是定数了,可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人,不想!”

    她盯着我,“我大了,现在大学生结婚也不是个别现象,我程瑶馨不想被人安排生活,我想按照自己的意愿走完人生旅程,我…我希望,一路上有你!”

    瑶馨的泪水缓缓落下,而我的心里同样也不好受。

    比较而言,如果不考虑程瑶馨神秘的家世背景,从年龄、身份以及愿意随我天涯海角等等方面来看,她的确是我最合适的人生伴侣。

    我的脑海中闪过岚澜、林芬、燕然、墨芷舞、晨晖、洪蕾、小娥嫂子和茹姐…

    心中有些惊,特么的,什么时候我竟然惹上这许多桃花?

    但同时也承认,程瑶馨的确是其中最适合我的女孩。

    于是,男默女泪中,我抬手轻轻为瑶馨擦掉眼泪,柔声道,“傻丫头,你很好…问题不在你身上,在我啊!唉,枫哥配不上你!瑶馨,你就像一张干净到不染一丝尘埃的白纸,而我呢,早就被蜡笔、墨水涂抹得伤痕累累…瑶馨,今天话赶话儿说到这儿了,我得告诉你,在我的生活里,已经有过几个女人!”

    “有?”瑶馨用眼神询问我,目光闪烁,似乎害怕却又执着想知道这个‘有’究竟代表着什么。

    “就是…发生过男女关系!”

    我狠着心,低头不敢看她,终于说出这几个字。

    “呜呜呜~~~”

    瑶馨又哭,直接哭出声,而我只能心烦意乱闷头抽烟。

    不过十几秒钟后,哭声却突然停住,“枫,枫哥,然后呢?你,你和她们谁领证结婚了吗?”

    “没有!”我连忙摇头。

    “哦…”

    瑶馨长出一口气,“我可以说,我虽然很在意,但我会做到不在乎吗?”

    “可是…”

    我特么的,咬着牙觉得自己就像在犯罪,但还是认定长痛不如短痛,必须要和程瑶馨摊牌,否则含含糊糊给她念想才是真的害了她。

    “可是,我现在还和至少三个女人保持那种关系!”

    抬起头,我迎着瑶馨可怜巴巴的目光,一字一顿,伤着她也疼着我,说,“性…关系!”

    瑶馨呆了。

    木然如一尊雕像,仿佛罗丹那个着名的断臂维纳斯雕塑。

    只是,她的眼神更加空洞,似乎在一瞬间已经丢弃灵魂。

    我的心也在这一瞬间扭曲而灼痛。

    拒绝一个深爱我女孩的爱情,本已是践踏对方尊严的举动,而采取这种最极端的方式,则是在这种践踏上又狠狠插上一把尖刀。

    又过了不知多久,也许几十秒也许几分钟,瑶馨回过神再次凝视我,执拗地又问,“如果我认了呢!如果我不介意你和她们保持那样的关系呢?”

    “瑶馨…”

    我叫她的名字,却没法说下去。

    泪水,已经顺着我的面颊、腮边滚滚而落,她的话让我想起自己曾对初恋女友林芬一次又一次的妥协,一次又一次和她说,只要她能留下来,我会如何如何,我认了遭尽她家里亲戚的白眼,认了被她中学小学的一些富家子弟发小看不起,认了拼命打工,甚至同时做四五份工作的辛苦…

    那些时候的我,和现在的瑶馨何其相似!

    我们都在为争取自己的爱情一步步降低底线,一步步扔掉做人的尊严,却…最终还是得不到!

    伸出手,我抱住同样哭得泣不成声的瑶馨,嘴里喃喃道,“傻丫头啊,你真傻啊…”

    …

    我和瑶馨的对话终于没有任何结果。

    我没能无耻到接受对方的爱,从而将瑶馨一颗纯洁的少女心栓死在我身上。

    但我也不忍再伤害她!

    话已经说到这份儿上,还要人家瑶馨怎么样呢?

    难道非要跪下来抱着我的腿求我吗?

    生活,总有一些痴情的男男女女,他们不懂得放弃得不到或者很难得到的爱情,却最后因为心里的那份柔软,而伤心很久很久。

    最后,我只说了一句话,“瑶馨,现在我们都年轻,你先顺顺利利拿到毕业证,并且将眼光放得开一些,看看身边的男孩子,去发现他们的优点…也许,你会遇到比我江枫更好更适合你的人…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完!我也答应你,至少在你和我的关系没有定论之前,我不会和任何人结婚,这样可以吧?”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