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5章 我想和你生个孩子
    对了,大家看看手里还有没有月票,别嫌麻烦,电脑端登陆一下,帮饰戒投票,目前暂时排在第一,谢了!

    ---

    向敏花和郗杨,她们谁更可怜?

    对于这样的问题,我无法回答。

    实际上,我自己并不能确定正确答案是什么。

    摇头叹息,“瑶馨,你问这样的问题…嘿嘿,幼稚!说明你程瑶馨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狱警。”

    程瑶馨不服气,手上加劲儿,捏得我龇牙咧嘴,哼哼唧唧道,“枫哥,人家还没毕业好不好?我再适应适应,肯定能当一名合格狱警,比你更合格!”

    “快得了吧!你啊,还是老老实实听家里安排,在司法部或者上面机关找个地方好好窝着,混几年提提职级…监狱可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没想到,我的话却让瑶馨一下翻刺了,她在我耳边大叫,“枫哥,不带你这么看不起人的!秦队、倩姐还有岚澜,她们不都是女人嘛,她们能干好,我程瑶馨干嘛就不行?”

    我一时没有更好的理由回答她,只是心里觉得瑶馨和陈倩、秦姐她们不太一样,却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没话了是吧?哼…算了,我去哪儿工作也不是你江枫能决定的,懒得搭理你…哎枫哥,你倒是说啊,向敏花和郗杨,她们谁更可怜。”

    我不知道瑶馨干嘛非要纠结这样的问题,遂耐着性子想了想,最后回答她,“我觉得秦姐的话更有道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无论向敏花或者郗杨,虽然她们都是不幸的人,但并不代表她们就是什么好鸟,不值得同情!”

    “说具体点!”

    “瑶馨,你想想看,向敏花身世是可怜,但她选择的方式却不对!如果人人都像她一样不通过法律手段解决问题,全凭着自己私下里残忍报复,甚至祸及对方家人,那你说,这个社会乱不乱?国家还怎么维护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还有那个郗杨,她要是没犯事儿会被关进监狱?向敏花想要报复她是不是也不可能?嘿嘿,瑶馨,你要记住,万事皆有因果,郗杨自己行的端坐得正,就不会给向敏花算计陷害她的机会,对吧?”

    瑶馨似乎听进我的一席话,于是不再做声,手上一下轻一下重继续为我揉捏肩膀。

    而我们两人就向敏花和郗杨谁更可怜的话题,也终于没有继续下去。

    缓了缓精神,我让瑶馨停手在对面坐好,问,“瑶馨,这件案子基本已经水落石出,后面自然有狱侦那边跟进,咱们就不要再操心了…现在正好没什么事儿也没别人,那就跟枫哥说说你这段时间的生活学习情况好了,这一转眼毕业四个月了,说实在的,我有时候还会恍惚,总觉得自己还处在学生时代…唉,谁想到一晃已经毕业好久。”

    见我有些落寞,瑶馨主动拉过我的手,轻轻握住,“枫哥,其实我们早就没课了,这学期学校只开了几门专业课,都属于选修性质,我呢,早就修满学分,所以根本没去上。”

    “哦…”

    我点头,“自由自在,闲云野鹤….还是当学生好啊!”

    “嘻嘻,枫哥,那你就继续去上学啊!”

    说这句话的时候,程瑶馨忽然双眸一亮,“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碴口呢!枫哥,还真是,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倒是有个好机会!”

    “什么好机会?”我一头雾水。

    “上学啊,上研究生,继续深造!”

    “什么?”

    我吃了一惊,“瑶馨,你没和我开玩笑吧?你枫哥年纪大了心脏不好,特么经不起你开这种玩笑!”

    “谁开玩笑了?”

    程瑶馨有些不乐意,“枫哥,我可是认真的!你想想,现在在社会上混,哪儿哪儿都要求学历!就拿咱们沙山女监来说吧,研究生毕业进来,直接就是副科级待遇,一年后提科级,并且有了实缺位置会优先考虑!这些可都是明文规定好的,我没胡说吧!”

    我点头,“好像是有这些说法…”

    “什么好像,本来就是事实!沙山女监人事制度上关于任免提拔的那部分,你是不是压根没好好看?”

    我又点头,“的确,我还真没看过!以我的驴脾气和不会巴结人、搞关系的干事儿风格,能顺利转正就谢天谢地了,哪儿还敢想什么提拔、晋升?”

    “所以啊,你更要好好琢磨琢磨了,对吧?咱既然不想搞那些歪门邪道,自己的条件就要更过硬对不?枫哥,你考虑一下,要不要上个在职研究生啥的,到时候我帮你报名,包括复习材料、考试大纲,全部帮你搞定!”

    还别说,我倒是被程瑶馨的一席话打动,开始沉思起来。

    大学时,导师老爷子特别想让我报他的研究生,继续跟着他好好学几年。

    按照老爷子的说法,我江枫属于心有慧根的可造之材,他很愿意收这么一个关门弟子传承衣钵。

    只是那两年我和前女友林芬打得火热,就想着赶紧工作赚钱,从而早早买房买车,扎根t市。

    当时我的想法,和林芬在一起就是我最近这些年的奋斗目标,没了她,我宁愿浪迹天涯或者回到西京。

    结果…我没有留住林芬,也错过了一毕业就上研究生的好机会!

    我不愿意承认是自己没考好差了几分,事实上,我自家人知自家事儿,要不是根本心思没放在学业上,我沉下心来准备个一年半载,考上t市大学研究生,跟着导师老爷子深造的可能性还是极大的…

    俱往矣,往事令我不胜唏嘘,情绪也跟着寂寥下来。

    瑶馨见状便有些慌,摇着我的胳膊问,“枫哥,怎么了?你不愿意继续上学了吗?你想想,如果我们在一起念书,去公安大学或者就在t市大学,那不是挺…挺好吗?”

    说这话的时候,程瑶馨的声音似乎都有些颤抖,好紧张的样子。

    我呼出一口气,收回散在半空力的神思,苦笑道,“瑶馨,你原来是想骗枫哥和你再一次经历无数门考试的水深火热啊,说,你个死丫头,还想让我跟你干嘛?别藏着掖着,索性都说出来,干脆点儿!”

    程瑶馨忽然抬起头,双目直视着我问,“枫哥,你真要听么?”

    “说呗!”

    “那我可就说了啊…”

    “说!磨磨唧唧的,一点儿也不利飒!”

    “枫哥…人家,我,我更想和你生个孩子!”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