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0章 人间悲剧至于斯
    我就说,“向敏花,你别激动,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和郗杨有关系吗?”

    “发生了什么?哈哈,哈哈哈哈,江队,你只要看看我为什么会在监狱,一判就是八年,你就知道发生什么了!”

    我只能劝,“虽然我还不清楚最终实情如何,但既然已经既成事实,那你就算气死也没有任何意义,对吧?向敏花,你先坐下,如果你还想向我倾诉,那就继续说完。”

    好半天,向敏花才算稳住情绪,只是目光中闪烁着无尽无休的痛苦…

    “那天,我们决定先去附近的一个县城,因为他以前曾经接受过蘑菇种植培训,而那个县正是出产蘑菇的大县。当时我们身上还有些钱,我觉得只要踏踏实实生活,迟早能赚到钱,将欠我同学的钱还上,从此心无旁骛,简简单单平平安安生活。”

    我点头,“是啊。”

    “去往邻县那个蘑菇培育基地选种,需要经过一段山路。我们下了大巴,当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他就劝我先找地方住下,明天再赶路。我没有同意,就想着赶紧过去敲定这件事儿,省的白白耽误时间。结果,结果…”

    向敏花又捂住脸,呜呜开始哭。

    我心里烦躁,再次点上烟,转身推开心理疏导室的后窗户,看向此刻空旷无人的放风场。

    外边天很蓝,没有什么云彩,秋意随着微风扑向我的脸,而我,却要站在这里听一桩人间惨剧怎样一步步发生…

    半晌,向敏花抽搭着又说,“我们被车撞了,是那种经常在城乡结合部拉货的小面包。我发现的快,第一时间拉着他女儿闪开,大声冲他喊…而他,他却没来及躲开,被车,呜呜呜…被车撞了,江队,当时他还抱着我的儿子啊!”

    我的心,简直了,都不能用抽搐来形容。

    随着向敏花的讲述,我似乎能够‘看到’那悲惨的一幕…

    夜幕降临,一家四口,正说说笑笑走在乡间小路上,突然从后面开来一辆面包车,失控般对着向敏花等人撞过去。

    下一刻,两个女人躲开了,而男人和幼儿则倒在血泊中,面包车司机肇事逃逸,只有两个可怜的女人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颤声问,“他,还有你儿子,他们…还活着么?”

    向敏花没有回答我,只是捂着脸,肩膀剧烈抖动,一直在摇头。

    心沉下,我的掌心已经被紧紧攥住的指甲掐破,可即便我再如何用力,哪怕将手掌掐得鲜血淋漓,也一丝一毫改变不了发生在向敏花一家人身上的惨剧。

    她猛然抬起头冲我哭喊,“江队,我不相信,你知道吗,不相信这是一次意外!不,我不信…一定是早有预谋,早有预谋啊!”

    “…”我无言。

    “江队,之后的经过我不想再说了,心里难受啊…”向敏花哭道,“后来,处理完后事,安葬了他们爷俩,我将她女儿送到他的一个远方亲戚家里,留下一些钱,孤身一人再次回到我同学所在的城市。”

    “找你同学?”我问,“你认为是他一手策划的么?他为什么会这样做?他完全可以通过别的方式追求你、拆散你们吧?比如,他可以不借钱给你…”

    我说着,却也觉得向敏花那个大学同学嫌疑很大!

    也许,他这是欲擒故纵,先示好向敏花却暗中下毒手,上演一出欲擒故纵的把戏呢?

    当然,我一切猜测的前提必须是,这桩车祸并非意外,而是有人蓄意为之。

    “为什么找我同学?就凭,直觉!”

    向敏花冷笑,“那条路虽说是土路,但并不狭窄,我们几个又是靠着路边走,按说面包车完全有足够的空间开过去…还有,司机撞了人连刹车都没有踩,反而加速逃逸,车子后面的牌照也被摘下...江队,你说,这不是蓄意谋杀是什么?”

    “是,的确像。”我叹息。

    “我想不通谁会对我们这样与世无争的可怜人下手,除了…我同学!因为他一直想要得到我,曾经为了我在学校打过好几次架!”

    向敏花再次激动起来,“我要当面问问他,问问他的心是用什么做的,怎么会这么狠毒!”

    “我见到同学,他表现得很惊讶,问我怎么突然回来了,老公呢,孩子呢…我盯着他看,好半天没有说话,然后离开!我相信自己的直觉---我同学的惊喜不是装出来的,显然他并不知情!但我仍然相信,开车行凶这件事儿,一定和他有关系。”

    “我躲起来,暗中盯着同学…终于被我发现问题了。”

    我便接话,只想让向敏花的情绪能够不那么激动,“我理解你当时的心情,你慢慢说,到了现在,愤怒也不能解决问题。”

    她却好像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只是又道,“对,我很冷静,一个心如枯槁的人,怎么会不冷静呢?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查出这件事儿的真相!至少,也要搞清楚和我同学到底有没有关系…结果我看到了,看到了那个女人!有一天,她和我同学一起出来,拉拉扯扯,哭哭啼啼,而我同学对她却一脸不耐烦,似乎很嫌恶的样子。”

    “那个女人是你同学的女朋友?”我似有所悟,“你亲眼看到他们感情不好,所以你就怀疑她?”

    “难道这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向敏花再次冷笑起来,“我跟踪了好几次,都发现那个女人似乎对我同学很在意,而我同学却十分讨厌她,甚至不愿搭理对方,懒得和她说句话。”

    “再后来,我用了点儿手段,总算在他们没有察觉之下得知两人之间的一些情况…我清楚了,我同学之所以不太待见她,就是因为对我一直念念不忘!”

    我有些肝儿疼,知道向敏花说到关键地方了,于是问道,“那个女人,是郗杨?”

    “不!”

    我又没猜对,但没等我再开口问,向敏花直接道,“那个女人也姓郗,郗杨是她妹妹,所以郗杨本人并没有见过我!”

    …

    一瞬间,我明白了!

    自认为已经猜出这桩人间悲剧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

    如果我没有猜错,整件事情的经过,应该是这样的…

    ---

    这几天拼得太厉害了,身体直接来了个样!

    病了,浑身发冷,嗓子疼流鼻涕,容偶稍微缓缓存稿,很快还要爆!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