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9章 生活没有倒车道
    “在儿子快要两岁的时候,我和他虽然早已出去工作,尽量省下每一分钱,但家里的积蓄还是眼看着要花光。而他的女儿,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差,病情开始恶化。”

    “我知道,拖不起了!除非眼睁睁看着他女儿死掉!可,这可能吗?我们已经是一家人,我们有感情啊…”向敏花捂着脸,呜呜哭起来。

    我无言,麻痹的,除了诅咒这贼老天,我只剩下一根接一根抽烟。

    也许在烟雾缭绕下,便可以模糊向敏花脸上那令人心碎的凄苦,从而让我自欺欺人地以为,眼不见为净。

    “终于有一天,我们三个坐下来商量该怎么办,我提出,女儿的病不能耽误,如果医院同意进行骨髓配型实验,那我愿意让儿子去做!”

    “他就哭,说,敏花,我对不起你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几乎要休克…唉,江队,你也许没有经历过这么多苦难的时候,我觉得,有时候,无论一个人心志多么坚强,她也熬不下去,真的熬不下去,熬不下去的…”

    我伸出手,握住对方手腕,输入一丝内息帮她尽量平息心情,轻声道,“向敏花,当你倾诉完这些往事以后,在某种程度上,你就算打开心结,也许能够重新开始生活!至少,我江枫愿意全力帮助你,帮助你的家人!”

    “来不及了,知道吗,江队,来不及了啊!”

    向敏花终于再次失声痛哭起来,仿佛长江黄河的水,都在这一刻从她的眼眶中涌出。

    “我们去了省城最好的医院,带上仅有的六千块钱…可是到了那里,我才知道,这点儿钱连住院押金都不够,别说做手术了。”

    “我曾经想到过这一点,但却没有办法面对,只是抱着车到山前必有路的心思,走一步看一步。”

    “那天晚上,我们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苦闷良久,我终于下定决心,借钱!”

    我便问,“你找谁借?你不是孤儿吗?哦,你可以找同学是不是?”

    “嗯,只有找同学了…江队,在大学的时候我向敏花也算是出类拔萃的女孩子,成绩优良、洁身自好,并且长相也还不错,因此,追求我的人不敢说数以百计,但十个八个总还有…他们当中不乏有家境殷实的子弟,甚至富二代。”

    “向敏花,难道你借钱…被什么人坑了吗?”

    “没!”向敏花回答得很果决。

    于是我摇头苦笑,看来,自己再一次猜错了。

    也许,人世间并非像电影、小说里写的那样随处都有无良之辈,困难时,还是有善良人愿意伸出援手。

    这和他们是不是家境富足的富二代没有关系,纯粹源于人性。

    “我借到了钱,那个苦追我三年的男同学,一下打给我三十万,说,敏花,你想用多久用多久,手头紧不还钱也可以,只要你好好的…”

    于是,我脑子里那种龌龊的念头又泛起来,总觉得,这世上真会有这样的人,这样好的事儿么?

    “向敏花,那个借给你钱的同学是不是不知道你已经有了孩子?他…对你是不是还有想法?”

    “不,我没有瞒着谁,都和他们说得很清楚!”

    向敏花摇头,“我这人做事儿干脆利落,决定了就会去做,同时也会将丑话说在明处,绝不干那种损人利己,到头来伤害几方面的事情!他借我钱的时候,虽然还没有结婚,虽然依旧喜欢我,但我已经把话说绝,我和他…不可能的!”

    “唉!”

    一声叹息。

    我不明白,难道这就是命运使然吗?

    显然那个男孩子条件很好,而且对向敏花又是真爱,但生活,却没有将他们黏合在一起,反倒成了一个磁铁的南北极。

    “江队,我明白你为什么叹息…说实话,借到钱的那一刻,我有些难受,更多的却是感动!我承认,自己生出过另外的念头,如果当时毕业后,我和同学在一起了,我同样能好好照顾养父,关爱他的亲生女儿…我想,那样也不啻为一种不错的结局…但,时间不会回头,生活不会给任何人再次选择的机会,而且,直到那时候我也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

    “是啊,回不了头的!”我叹息,也只剩下叹息。

    “交了钱,他女儿住上院,而我儿子的骨髓干细胞配型也获得成功…”

    随着她这句话,我长出一口气。

    麻痹的,听得我太憋屈了,感觉自己快到崩溃掉。

    “这不是挺好吗?他女儿有救了,你们重新找一个地方开始生活,以后有钱再还给同学…唉,这样也算是完美了!”

    “是啊,我以为,江队,我真的以为苦尽甘来,一切都会归于安宁!我会安安生生相夫教子,会帮着他安排女儿的生活,做好一个堪比亲娘的后妈。”

    向敏花抬起头,眼中已经不再是凄凉和痛苦,而是全部化作仇恨!

    “我以为…呵呵,我以为…江队,我没机会了,没机会得到我想要的生活!一切美好,都在黎明来临之前,全部毁灭!彻彻底底的,毁灭!”

    我不敢听下去,麻痹的,她的生活,我无法想象还要怎么更惨下去。

    她却一刻不停说下去,似乎只有对我和盘托出之后,才能让自己的嘴停下来。

    “江队,手术很成功!我儿子,他女儿,都没有出现术后并发症,也没有任何遗留症的迹象。又住了段时间,我们从医院出去,想着在一个全新的地方,开始新生活。”

    “嗯。”我听着,手却开始抖动。

    “我和他说,我们应该去一趟同学那里,当面感谢人家救命之恩。他也同意了,于是…唉,我根本没想到,这一趟,竟将我对生活的憧憬全都粉碎,粉粉碎啊!”

    “江队,在见到同学之后,他热情款待我…尽管我看出对方依依不舍,却还是毅然决然离开他为我们安排的工作和住处…我不想让别人误会,我的心里,这一辈子只能装下一个人!”

    “几天后,我们告辞,辗转乘车离开同学那里。就在这一路上,我…永失我爱了…”

    向敏花站起身,攥紧双拳,怒视紧闭的房间门。

    我知道,她是在怒视院子里那个人,那个女犯人,郗杨。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