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8章 罪与罚
    “是,我答应了!”

    向敏花点头,我也跟着长出一口气。

    玛德,虽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但经和经差得也太多了吧!

    绝大多数人家只是背背三字经而已,而向敏花一家,特么念得是不是修罗什么经啊!

    对方又道,“我是答应他了,但我也要为自己肚里的孩子着想,为她(他)负责,这没错吧?”

    我点头,“是,作为母亲,你有这个权利的。”

    “我当时和他说的很清楚,必须等到孩子满几周岁以后,医生同意可以进行配型实验,并且提供骨髓移植不会影响幼儿的身体发育,到那时候,我才会同意的。”

    “理解!”

    我应着,心中却在想,难道后来出现意外了么?难不成向敏花养父的亲生女儿,病情恶化,提前去世?

    就像冥冥中捕捉到我的想法,向敏花紧蹙眉头,又道,“他当时也没说什么,只是说想要去看看那个孩子,那个比我小不了几岁的女儿…我答应了,叮嘱他一路小心,我和肚子里的孩子会等他平安回来…”

    听到这里,我心道,坏了!

    一般而言,当某人说话使用这种口气,而且加上类似潜台词的时候,结局八成都不会太好,心便突突跳个不停。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我对向敏花和养父的畸形恋情持保留态度,但,起码在这一刻,我真心希望两人都能平平安安的。

    我觉得,自己其实还是挺有爱心的一个人,不管怎样,生命最大!

    “他收拾东西,带了一些钱,当天晚上就赶夜路去了外省。”

    我下意识地问,脑海中想着《欢颜》的剧情,“是不是,是…你养父,哦,是‘他’,在路上遇到什么…不测?”

    电影里,齐盈的初恋男友,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就是因为车祸丧生!

    而向敏花曾说过自己的遭遇和《欢颜》剧情有很大相似的地方,我自然而然便向这个方面去想。

    “那倒没有,他到了邻省,见到女儿,给我打电话说目前情况还算稳定,现在只能通过保守治疗维持病情不要恶化…又说这段时间不能陪我了,让我自己保重,注意身体…”

    向敏花苦笑着,“江队,你说说看,哪个丈夫在老婆只剩两三个月就要临产的时候,眼看肚子已经无法遮掩,还要去外地陪别人?”

    我没说话,尽管知道向敏花委屈,但也觉得她那个养父的选择也是无奈。

    毕竟这么多年没有见到亲生女儿,现在一见面就是绝症…他陪陪对方也无可厚非。

    但我却不能用这样的借口劝慰对方,因为我知道向敏花也很委屈,但她的委屈,她所遭受的磨难,百分之九十的原因都在自己身上,怨不得别人。

    “我答应了,心里难受但也只能接受,唉,江队,谁让我爱他呢?谁让我自己选择这样的生活?”

    “后来,我向乡初等教育科和县教育局请长假,离开住所来到外县。他不放心我,每天都跟我打电话,问我的情况…那段时间,我虽然过得很辛苦,但心里却是快乐的!快乐你懂吗?江队,也许对你们这样的人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事儿,但对于我,却是那么难得,是生活的奢侈品…”

    我的心情越来越沉重,她的故事,如同在我面前上映了一部虐情片,令我心里那么不舒服,那么烦躁不安。

    “江队,你知道吗,我每天掰着指头数日子,算着肚子里的孩子什么时候能够降临到人间,从而让这个小生命成为连接我和他感情的纽带,一起好好生活下去…我甚至愿意照顾他那个可怜的亲生女儿,将母爱分给对方一些…其实我看过她的照片,很漂亮,很清纯,就像她父亲一样。”

    我狠狠吸了一口气,终于忍不住掏出香烟点上。

    心情太憋屈,我也顾不上刚才对姚静的承诺。

    “呼~~~”我喷出一口烟,问她,“那后来呢?”

    “那段时间,我安心养胎,他曾来看过我一次,又说他女儿身体不好,身边离不开人,担心出现意外,呆了两天就回去…当时我并没有埋怨他,只想着尽快将这段苦日子熬过去,等到孩子出生,等到能够为姐姐做配型,一家人好好生活,其实也算是完满的结局。”

    我点头,“是啊,是…”

    只是心却始终吊着,不知道向敏花肚里的孩子到底生下来没有,而那个郗杨,她和向敏花一家又有什么难解的仇恨呢?

    “三个月后,我生下我和他的儿子,小家伙长得那么漂亮,身体很健康…抱着他,我感觉特别幸福,就像自己得到重生一样…”

    “江队,就是在孩子出生那几天,他第一次带着女儿来看我们。我记得很清楚,他们爷俩抱着孩子,哭一阵笑一阵,我也跟着抹眼泪…可我们的心却是快乐的,觉得天总算要晴了,苦日子快要熬到头…”

    我禁不住问道,“这不…挺好的嘛!虽然我对你和他的感情持保留态度,但我也不想说三道四…如果你们一家人能这样生活下去,也是不错的结局吧。”

    “唉~~~”

    向敏花长叹,“江队,要真是像你说的那样…我后来哪怕死掉,也心甘情愿!”

    她陷入回忆里,双手十指不停扭动,良久才道,“…我在医院呆了半个月,就和他们一起去往邻省,来到他女儿的住所。看到杂乱阴暗就像垃圾场一样的窄小平房,我惊呆了,无法想象他女儿这些年过得什么日子…我抱着她哭,说,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就像对你的小弟弟一样…她也哭着说,姨,我以后就把你看成我亲妈了,你救救我,你和弟弟救救我…”

    向敏花哭起来,而我的心也如同被醋酸泡着,无比酸楚。

    “第二天,我就下床干活,收拾屋子,煮菜烧饭…我们一家四口艰难却幸福地生活,虽然贫穷,虽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但却觉得日子是那么美好,我,很知足…”

    我心里明白,故事该出现转折了!

    如果生活越来越好,向敏花绝不会获罪入狱,而若不是遭受到无法承担的打击,她的情绪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失控。

    甚至于,我已经隐隐意识到,令向敏花一家不可逾越的那道坎,究竟是什么!

    钱!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