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7章 这狗日的生活!
    我无言,特么的,今天我已经遇到太多无言以对的时刻!

    而我通过思索向敏花和她养父的这段畸恋,也再次意识到,其实每个人的心理,都不可能百分之百健康,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缺陷甚至畸形!

    区别只是在于,大多数人被生活、工作、伦理道德和思维惯性所束缚住,一辈子表现正常,而少部分人则没有被约束住,从而放任形骸,终于做出在别人眼中无法理喻有违世俗的举动。

    就像很多疾病几乎在每个人身体里都潜藏着,只是有些人发病了,有些人却没有而已。

    “唉,江队,你也许不相信,那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我们以夫妻名义开的房间…你知道的,县城那种地方不比t市,大晚上的,管得也没那么严…”

    我默然,情绪却已经被向敏花的故事所完全感染,甚至不知道应该斥责她还是同情她。

    我只想说,麻痹的,这狗日的生活!

    …

    “再后来,我的肚子一天天有隆起的迹象,我虽然有些惶恐,却始终觉得很幸福!我教书、帮着他经营商店、做家务,甚至比以往更加主动买菜、做饭!我不奢望像其他孕妇那样受到公婆娘家悉心照料,我不在乎,我要的只是和他在一起,一起生活,一起到老!”

    向敏花目光有些茫然、有些呆滞、也有些酸楚,仍然继续说着,“可他却开始变得越发患得患失,在心烦意乱中惶惶不可终日。”

    我叹息,心里已经意识到向敏花后面的讲述,将会越来越趋于凄凉,而我,却没办法将这种已经存在于她曾经生活里的哀愁,帮她消磨掉、排遣出去。

    “江队,如果就这样,倒也罢了!”

    向敏花苦笑,“我早就想好了,当我掩饰不住体型变化的时候,我会请一段时间长假,去另外一个城市独自将孩子生下来,过上一两年,我回来,就说结婚又离婚了!这样一来,乡里乡亲就算有人会怀疑,但也没有啥凭证,最后也就多了一些风言风语罢了…江队,我在大学的时候拼命打工挣钱,做过推销、做过家教,甚至应聘小型车展当车模…我有点儿积蓄,足够生孩子的!”

    听到这里,我已经没办法让自己头脑保持清醒状态。

    我想象不到,向敏花该是多么一个隐忍、坚持的女人,她小小年纪,却已经在上大学的时候将今后几年乃至一辈子的生活,都已经安排好了!

    老天!

    这一刻,我不禁对曾经的她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样的女人,别说我,恐怕绝大多数人都很难在生活中遇到,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

    “唉,江队,可是我千算万算,仍然没有算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还是出问题了!”

    向敏花的面色突然变得无比凶残,充满恶毒。

    “他…唉,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他会那么多年郁郁寡欢!原来,原来他曾经有过一段恋情,甚至有过一个孩子!”

    我早已听得瞠目结舌,反应也随着向敏花的故事,而变得天马行空毫无逻辑。

    这特么的,她的生活根本已经脱离世俗理解、脱离社会正常轨迹,而我的思想或许也只能随之发散,从而一时间找不到焦点。

    “有孩子?这也…没什么吧?那个孩子…”我脑海灵光闪现,“是不是就是郗杨?”

    玛德,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推断从何而来,反正联想起这桩案子,我听了半天,还是没能理解向敏花说了这许多,却没有牵扯上郗杨的原因。

    所以,我觉得郗杨很可能就是向敏花养父的亲生女儿,不然,她们哪儿来的仇恨和联系呢?

    然而我再一次错了,就像我没想到向敏花和她的养父有了私情一样。

    她摇头,“不,不是的,不是郗杨!”

    “江队,就在我即将离开村子,前往临近的城市休养一段日子待产的时候,有一天,他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我亲眼看着,他的脸色从青白一下变得灰暗,甚至摇摇晃晃只能扶着桌子站住。”

    “噩耗吗?是不是…他以前的恋人要带着孩子找回来了?”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问了,因为我已经没办法按照常理推测发生在向敏花身上的种种异常经历。

    “是的,的确算不上好消息!但…唉,怎么说呢,他前女友已经去世,而他的那个孩子,当时和我差不了几岁,也是女儿…”

    “哦…”我点头,越来越觉得那个女儿就应该是郗杨。

    “只是那时候,他女儿病了,得了很严重的病!”

    向敏花看着我,目光迷离起来,“造血干细胞恶性克隆性疾病,俗称白血病!”

    我的身体,随着她说出这句话,不由打了一个冷战。

    沃日!

    这个男人,这一家人前世难道是卖国贼杀人恶魔吗?为什么遭到如此天谴,今生受尽人间苦难?

    我简直不能想象,已经心力憔悴的那个可怜男人,在得知自己亲生女儿患上白血病的那一瞬间,是怎样坚持着没有倒下,从而还在后续的岁月里,面对这许多煎熬!

    麻痹的,比起来,我们江家所受到的不公真算不上什么,而我那些因为儿女情长的所谓憋屈、苦闷,特么就是幸福的烦恼而已!

    老天爷,何其不公!

    “唉,好在她患的白血病,属于可以通过骨髓干细胞移植治愈的类型,并不是最危险,完全束手无策的那一种。因此,只要能够找到可以进行配型成功的骨髓提供者,他女儿的生命就有很大机会挽回!”

    立马,我似乎想清楚些什么,又不自觉问向敏花,“于是,所有希望是不是就寄托在你肚子里这个孩子身上了?”

    “对!”

    对方点头,“江队,这次你说对了。他跪下来求我,说如果他的骨髓无法配型成功,希望我生下孩子后,在适龄阶段,能够作为骨髓提供者,救救他女儿,也是我孩子同父异母的姐姐。”

    “那你怎么说的?一定答应他了对吗?因为你那么爱他,你不会让他伤心欲绝的,对不对?”

    我的第一反应便是如此。

    因为我实在想象不来,如此深爱其养父的向敏花,会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关键时刻,说出拒绝的话,伤绝那个可怜男人的心!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