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4章 和电影吻合?!
    事实上,作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火爆一时的电影,《欢颜》可能很多人都没有看过,甚至都没听说过。

    但‘橄榄树’、‘走在雨中’、‘欢颜’三首插曲,则被齐豫唱红整个儿华人世界,可谓脍炙人口…

    她苦笑,眼睛有些潮,“江队,如果我说《欢颜》的剧情在现实生活里出现在我身上,而后续发展却和电影不一样,我被人坑了,坑了一辈子,您信吗?”

    向敏花的话让我更为吃惊,难道说,她的遭遇会和电影里的剧情存在极大吻合么?

    在我想来,电影就是电影,电影里的情节,怎么可能在现实中出现呢?

    毕竟,戏剧和小说一样,安排情节的时候,一定会存在强烈的、夸张的、甚至不大符合常理的冲突,而现实,则必须考虑太多日复一日的循规蹈矩、墨守成规。

    民国年间,曾经有两句话很好地反映了生活是什么:开开大门七个字,米草油盐酱醋茶!

    所以,在动荡的时代,生活,就是维持,就是生出来并且活下去,不求一辈子多么丰富绚丽,只要平平安安。

    现在虽然到了和平年代,但,平淡、和谐、安详,没有太多大风大浪,依然是生活的真谛和主旋律。

    因此,当向敏花说什么自己的经历,和《欢颜》这部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引起很大争议和轰动的电影情节相似时,我当然会觉得诧异。

    向敏花却好像开了口,便管不住自己的舌头,开始不停地说起来。

    “江队,我没想到您年纪这么轻,竟然看过三十多年前的电影。”

    我插了一句,“你不也看过吗?这部电影我看了几遍,由于电影题材涉及到那个时代被视作妖孽的婚前性生活以及堕胎,因此是被当做课外辅助案例剖析来看的!所以向敏花,你有什么说什么,不要心存顾虑,我应该能够体会到你的苦涩或者甜蜜!”

    她便忽然哭了,“呜~~~江队,我,我哪儿有什么甜蜜啊,我的生活里根本只有苦涩,只有灾难…”

    “你慢慢说,稳住了!”

    我见她情绪不稳定,已经语不成声,想了想又道,“这样吧,我来回忆《欢颜》剧情,如果和你相似,你就点点头,遇到和电影不一样的地方,你再接着说,可以吗?”

    我已经放缓了语气,态度也转变成有些温暖,和之前刚进来的时候怒视对方完全不同。

    向敏花抽泣着,捂着脸呜呜地哭,却重重点头。

    “我记得…”

    我开始说起来,“《欢颜》这部电影的女主人公叫齐盈,自小失去母亲,与在学校当工友的父亲相依为命…她长相俊俏,在小学当教员,并且因为声音甜美和生活所迫,晚上经常在歌厅唱歌。”

    “齐盈与青梅竹马的孤儿王恕相恋,后来,王恕有志献身教育事业,毕业后主动去台南山区教书。最后一次,为了护送远居的学生返家,不幸翻车坠崖身亡…噩耗传来,齐盈悲痛欲绝,终日愁眉不展、以泪洗面,在她眼里生活从此失去颜色…”

    我每每回忆一段剧情,便停顿一下,观察向敏花的态度。

    而,随着我开始讲述剧情,向敏花哭得越来越厉害,最后,几乎已经浑身战栗泣不成声。

    显然,我的描述让她想起自己的过往经历,想起曾经的喜怒哀乐,或者更残忍些,只有痛楚,难有欢愉。

    不过向敏花却一直在点头,似乎剧情就是她生活的真实写照。

    我便接着说,“齐盈的学生家长中有个青年企业家,叫…黄执中,妻子早逝,独自带着女儿生活。后来,每逢齐盈在歌厅唱歌,黄执中一定会在现场默默欣赏…久而久之,黄不觉对齐盈产生感情。而两人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齐盈慢慢走出心结,也逐渐重现欢颜。”

    说到此处,向敏花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渐渐向着椅子下面瘫倒。

    我连忙冲上前,一把拉住对方,“向敏花,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不咱们暂时停下,先不说了…”

    她却狠命摇头表示反对,在我的帮助下努力站起,重新坐在椅子上。

    并放下双手,满脸泪痕冲我道,“江队,你说,你接着说,我不怕听,呜呜~~~我听着会痛,但我还是想听…”

    一时间,我无法理解她的心情,只是觉得,也许向敏花正是通过这样狠狠自虐的方式,让她那颗本已经干涸枯竭的心,重新活泛起来。

    痛并快乐,或者痛到死亡。

    不管怎么说,能感觉到心痛的滋味,至少表示一个人的心还没有完全死去,她还有念想,有追逐有灵魂…

    我叹息,强迫自己继续说,因为我必须尽快查明白这件案子的真相。

    “…不久,齐盈发现自己竟然怀有王恕的孩子,她担惊受怕将这件事儿告诉黄执中,对方知悉后,表示可以不计较,但求她---流产!”

    “不~~~别说了,别说了!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说了!”

    终于,向敏花歇斯底里发作起来,猛然冲向我,伸出双手,似乎想要狠狠掐住我的脖子!

    “嘭!”

    我抬手,轻而易举架住对方,嘴里厉声喝道,“向敏花!你冷静,冷静听见没?”

    她还在挣扎,手脚乱舞,试图将我击倒。

    然而三两下,我已经反过来控制住对方,将向敏花的手扭向背后,膝盖顶在她的腰间。

    向敏花颓然跪倒在地,口中却哭道,“江队,你干嘛不打死我?打死我啊!你动手,你打啊~~~呜…”

    我心下恻然,不知道在这个可怜女人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以至于一部电影的剧情,就能刺激得她如此失态。

    简直快要赶上心理疏导室门外的那个疯子郗杨了。

    “向敏花!”

    我怒吼,“你踏马想死是吧?但我认为你并不会真的寻死觅活!玛德,你如果真有勇气去死,早特么死了,难道还用等到现在?你受不了我看得出来,你的心情我多少也能理解…那好,既然如此,我就给你断断病,给你治治心结!别忘了,我江枫是沙山女监特招的如假包换的犯人心理疏导教师,是能够看穿每一个女囚心思的人!”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