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3章 欢颜
    秦队见我的面色不善,轻声问,“说完了?”

    “嗯!”

    我点头,目光仍然聚焦在向敏花身上,没有看秦队她们,只是沉声说了一句,“秦姐,你带所有人都出去等着,我要单独问向敏花几个问题。”

    “这…”

    秦队有些犹豫,却看到我面色不善,终于没有忤逆我,默然带着其他管教以及郗杨和姚静出了心理疏导室门,并且帮我随手关上。

    深呼吸,我指了指椅子对向敏花道,“坐吧,坐下说。”

    “江队,谢谢您。”

    我微笑,“向敏花,你认识我?”

    “是…一监区谁不知道您江队的大名…”

    “那好,你们,准确说是你个人,是怎么看我的?”

    向敏花有些茫然,问我,“江队,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就是说,在你向敏花眼中,我江枫是怎样一个人?我的工作作风、行事手段,你心里有概念么?”

    “这个…”向敏花便不敢看我了,好半天才低声嘟囔着,“我们都挺怕您的…不过,司马小乔等不少犯人倒是都说您好,整个儿一监区,私底下没几个人敢说江队不好的…”

    “大声!”

    我语气冷然,“将你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一监区,私底下没几个人敢说江队不好…”向敏花有些惶恐,身子不自觉向椅子背上靠了靠,似乎想要躲我远一些。

    “不敢说我坏话,还是真心觉得我其实并不坏,只是有些怕我?”

    我继续问,“向敏花,我没工夫和你打歪歪,只想听你说实话!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追究!可要是你敢骗我…你该知道沙山女监招我进来是因为什么吧?你的心思,你说没说真话,我保证看得一清二楚。”

    听我语气严厉,向敏花连忙解释,“江队,是我刚才没说清楚…大家都挺怕…不,是挺敬畏您的,但的确没几个人说您不好,都说江队工作作风虽然霸道,但的确有正义感,将女犯人当人,为了我们的命,为了让我们好好改造,倾尽全力。”

    我有些被她气笑的感觉,这特么的,说我霸道,又说我全心全意为女犯人着想,玛德,到底是在夸我还是损我?

    “向敏花,你说有人背地里说我…”

    我刚说了半句,向敏花立即接话---女犯人在管教没有允许的情况下抢话,这是不允许的…

    但她却抢了,显得很惶恐。

    “江队,我,我没说您不好啊,一句都没有,都是刘瑶琴她们…”

    向敏花一下停住,似乎觉得自己说漏嘴了,不敢继续。

    我却笑了,“你怎么知道我要问什么?我其实是想问有谁在说我江枫好!背地里传我是恶人的那些家伙,不用你说,我早就知道!”

    “噢~~~”

    向敏花这才稍稍放松,“那就好,那就好…江队,说您好的可不少,尤其伊眉,那丫头啊,只要谁敢在她面前稍微对您有些不敬或者语言不恭,伊眉就能冲过去和对方拼命!哎,您还别说,您江队的出现,倒是造就伊眉了…”

    我不明白,问道,“什么我造就伊眉了?我做过什么吗?”

    “那倒不是!”

    向敏花解释,“江队,伊眉就是那个右心女囚,你刚进咱们沙山的时候,出手救活的那个心脏病犯人。”

    “我知道她!”

    我心里好奇,脑海中却不争气地闪过伊眉那比任何一个华夏人都要白皙的娇躯,以及她两座漂亮如倒扣瓷碗的双峰…

    连忙收拾心思,我问道,“伊眉又怎么了?”

    “她啊,自从您救了她的命,伊眉就完全迷上,不不,崇拜,不…哎,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反正只要有谁敢抱怨几句,哪怕不是针对您江队,只要牵扯上您的名字,伊眉就会跳出来和对方拼命!那家伙,真猛!伊眉原来不这样啊…现在,谁也不敢惹她,更不敢同着她的面说您什么了。”

    我想笑,面色却没有任何异常,只是接着问,“那你为什么说我造就她了呢?”

    “伊眉这样拼命维护您,却没想到在她身边因此聚拢了一批认可江队的女犯人。比如司马小乔、比如黄英还有潘婷笑…人数还不少呢,现在啊,伊眉俨然成了一监区仅次于姚静的大姐头,我们都挺怕她的。”

    我便愣住,真是没想到,这也行?

    伊眉因为维护我而赢得相当一部分女犯人好感,从而树立威信,在监区里也有了一定地位…

    我不禁感叹,监狱这地方,也许是世界上最枯燥乏味、单调刻板的所在,但更是最最复杂,一切皆有可能的地方,并且,没有之一!

    “那好,不管你们怎么评论我,尊重或者怀恨在心,但对我江枫的手段、我的性格,我想你们都很清楚吧?”

    “嗯…是,清楚。”

    “好,那我问你,向敏花,你为什么要埋雷收拾郗杨,你丫的,你知道自己给狱方找了多少麻烦?”

    我用目光逼住向敏花,“听着,别想着耍滑头,我江枫今天想要起你的底,明天就能得到真实结果!现在我让你自己说出来,是给你一个坦白从宽,改过自新的机会!”

    她看着我,神色只是稍微有些慌,但并没有太过忐忑。

    显然,我会这么问,已经在向敏花的意料之中。

    见状,我又加了一句,“向敏花,别说什么你只是因为丢了东西而怀疑谁,更别告诉我你并没有向狱方暗示、没有举报…玛德,这些手段、伎俩、过程,我统统都不想听!现在,你只要老老实实回答我,为什么要埋雷收拾郗杨,说!”

    终于,在我目光逼视下,向敏花开口了。

    只是,令我诧异的是,向敏花竟然直接撂了!

    我不但没有听出任何隐瞒、欺骗,或者顾左右而言他扰乱视听,甚至让我提前做好的一切心理准备以及后续手段全都派不上用场。

    竟然和盘托出!

    “江队,您看过《欢颜》这部电影么?”她问。

    我便诧异,“你是说泰湾女星胡慧中主演的《欢颜》吗?那可是部老电影,我看过…不过是后来因为特别原因才看的。向敏花,你问我这个干吗?”

    我之所以奇怪,因为我并不认为向敏花会喜欢这样一部老片子。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