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2章 捆绑还是国王?
    随着姚静描述,我听得虽然心惊胆战,却在惶恐中有些入迷。

    而姚静还在说,也许她也想借着这个机会向我传授一些经验吧。

    “还有,让管教锁定郗杨所在的监室也很容易啊!比如,我和郗杨的确表面上没有矛盾,但我可以和与郗杨同在一个监室住的其他女犯人有纠纷,是不是?我举报却不明说,然后在集体活动或者排队去买饭的时候,路过郗杨所在的监室,故意摔倒,或者和她监室别的女犯人发生口角…枫哥,你说,要是换成你当值,你看见了,会不会对那个监室特别注意?嘻嘻,于是,锁定监室,又被暗示该查哪个地方…狱方能查不出来吗?退一步讲,就算失误了,那我也不会遭到任何处罚,毕竟我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啊…”

    我看着姚静,就像在看一个怪物!

    事实上,我只是做出这样的姿态罢了,心中早已清楚,姚静知道的手段,恐怕大部分女犯人都会掌握,只是这属于她们之间的秘密,也是犯人们必须遵守的监狱生存法则,任谁也不会跟管教去说。

    也许,甚至经验丰富如秦队这样的老资格管教,可能也没有完全掌握犯人那些层出不穷,如同彼岸花诡异绽放的搞事儿手段吧。

    “行了,枫哥,不说那么多了,嘻嘻,省得吓着你…不过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将自己了解到监狱里的种种猫腻,毫无保留都和你说清楚的…枫哥,你信我吗?”

    我还能说什么?特么还能怎么说?

    这一刻,我只是感受到来自姚静的款款深情!

    因为在监狱里,和管教走得太近,从另外一个层面便意味着可能受到某些其他女犯人的孤立和敌视,尤其是这种泄露犯人之间隐秘的所谓叛徒!

    毕竟,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管教和犯人间的关系都属于世间最难解的那一类范畴。

    有些真心实意希望好好改造,尽快获得减刑出狱的犯人,会将对她们好、愿意帮助她们的管教视作亲人,而另外一些家伙,尤其五、六监区的重刑犯、无期犯,在她们眼里,生活早已生无可恋,什么管教不管教的,在监狱里混一天是一天,如果能有机会称王称霸,也不见得比出去了过得更滋润。

    因此在面对这一部分冥顽不化的群体时,管教的工作相对要难做得多,彼此对立情绪深重。

    而,犯人之间更会严惩、仇视所谓的‘叛徒’!

    我明白,当姚静将这样的话毫无保留和我说出,她已经在某些女犯眼中,成为‘叛徒’了…

    只要这事儿传出去,姚静将很难维持自己一监区大姐头的地位,会受到其他犯人联合起来的刁难,甚至存在生命被威胁的隐患…

    可以说,姚静对我的情意比之前向我宣誓效忠时更深百倍,已经算是将性命交于我江枫的手上…

    只有对我无比信任,确信任何情况下我江枫都不可能把她告诉我的话和其他人说,更不会出卖她,才会像现在这样对我毫无保留。

    心中感动,我却无法充分表达自己的情感,只能伸手将她的如玉小手轻轻握住,以此表示我的心情。

    姚静笑了笑,缓缓抽出手掌,继而旋身,娇躯划出一道曼妙的弧线,从我身体遮挡处显出,重新落入心理疏导室中众人的视线里。

    我只好侧过脸,面对姚静,叹息道,“信,我相信你…”

    “嘻嘻,”姚静笑了,“枫哥,真的相信我吗?你可要小心哦,我是一个女犯人,嘿嘿,属于身上带着污点,出去了也会被人嫌弃的社会渣滓…你信我,不怕信出毛病吗?”

    我知道她是在和我打趣,但还是有些恼,没好气地说,“那你是说,我不应该相信你是不是?你个小丫头片子,人小鬼大,真一句虚一句的,小心惹毛了我,收拾得你哭爹喊娘!”

    姚静笑得更欢实,“哟,我们江队果然厉害,这眼看着就要虐女囚啊!嘻嘻,怎么着,想怎么收拾我?捆绑?国王?还是打屁股游戏?”

    立马,我大汗。

    这特么的姚静,丫要不是狐狸精转世,我江枫从此叫水木,名字直接去掉一半!

    不但是妖精、狐狸精,而且还是那种媚入骨髓的小骚狐狸…

    “枫哥,嘻嘻,不难为你了,记住啊,你欠我一次‘收拾’呢,人家可是很期待哈!”

    说着,姚静甚至伸出小香舌,做了一个舔嘴唇的动作…

    我顿时觉得小腹热气蒸腾,某个所在坚硬如铁,便直接蹲了下去。

    “咦?枫哥,你这是咋地了?肚子疼么?要不要紧啊?那我可要喊秦队她们过来啦!”

    没想到,姚静竟然态度大变,不依不饶继续整我,也不知道我江枫哪句话说错了得罪她,变成和她姚静苦大仇深,被这丫头如此欺凌!

    “闭嘴,你敢喊叫!干不死你!”

    我急了,我蹲下去的原因,相信姚静比我还清楚!

    但,也仅仅是属于两个人的尴尬小秘密,这要是被秦队等一众女管教看出端倪,我特么还有脸在沙山混下去吗?!

    “嘻嘻,好,那就不说!不过,你可是说了要干死我的啊,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数,人家真的很想知道被干死的滋味呢!”

    我根本不搭理姚静,只是对着觉得奇怪,看意思这就要走过来了解情况的秦队等人挥着手喊道,“秦队,我没事儿,鞋带开了,玛德半天系不上…”

    我甚至双手开始在皮鞋上动着,只是心中越发苦逼起来。

    麻痹的,一会儿秦队她们要是有心注意我的鞋子,绝壁会晕掉。

    我特么穿得是一脚蹬松紧口的皮鞋,哪儿来的鞋带啊!

    半天才站起身,我狠狠瞪了姚静一眼,“说正事儿,姚静,你认为郗杨是真的疯了,还是在装疯卖傻?”

    “这我哪儿知道?枫哥,你可是科班出身的心理专家,你都判断不出来,我又怎么可能知道?”

    “我这不还没顾得上施展手段了嘛!”

    硬着头皮撑了一句,我怒道,“少废话,回去尽快给我查清楚,我总觉得向敏花和郗杨之间有猫腻,事实真相绝不像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样…行了,你回去后尽量了解两个人的底细,随时向我汇报!”

    “好!”

    见我神情严肃,姚静也不再嬉皮笑脸,相跟着我回到心理疏导室。

    秦队、程瑶馨等人站起身迎向我,她们尚未开口,我的目光已经越过秦队几人,集中在哪个始作俑者,埋雷的向敏花身上,凶狠逼视…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