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1章 监狱里的猫腻
    当世豪杰,大英雄!

    这样的赞美令我汗颜。

    说实在的,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具备远超常人的地方。

    我江枫出身卑微,骨子里就是草头小百姓。

    甚至于,曾经在大学刚毕业时就被富家女友所抛弃…

    我当不起这样的褒奖,更受不起姚静的倾心。

    于是,我拦住她的话,轻叹,“姚静,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这样高看我,更想不明白,为何你对我信心十足,甚至比我自己对自己还要有信心!当世豪杰、大英雄这种话以后千万不要再提…但我还是要感谢你,感谢你的青睐,感谢你对我信任有加!”

    “不!”

    姚静摇头,“我看人一向很准的,基本上只要见过一两次面,交流过几句话,我就差不多能将一个人以后会取得怎样的成就,将会走上什么样的道路,钻营投机或者努力进取,看得一清二楚!”

    见我面带不信,姚静苦笑,“枫哥,你还真别不信,我这个能力可是得到很多次验证,就算在我的家族里,也是被公认的…不过,唉,也正是因为我的眼太毒,所以才会落到这般田地…”

    听她这样说,我忽然想到,姚静因为什么入狱,我好像从来不知道。

    甚至在陈倩所在的狱政科,也没有查到相关档案资料---那里根本就没有姚静的犯罪记录和狱政卷宗!

    而随着时间推移,随着我来到沙山女监,接触管教这个职业的日子越久,我已经知道,这种情况只会存在于某种特殊状态下。

    那便是,某一名女囚的犯罪情况太复杂牵扯的层面太广,需要绝对保密!

    因此,她的囚犯档案不会保存在监狱的狱政科,而是留在监狱管理局甚至司法部或者某些特别部门。

    故而监狱里只会记录一些该犯人的基本情况,比如出工记录等,至于获罪原因,根本不会提及。

    念及此处,我便忽然好奇,脱口问道,“姚静,你是不是说,你之所以会被判刑入狱,和你‘看人准,眼光毒’这个特长有关系?那你到底是因为什么进来的呢?”

    姚静脸上闪过一丝落寞的神情,“枫哥,你就别问了,心里装着十万个为什么,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儿…哎,该你知道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不过,我却希望你永远也不需要知道…”

    我心中便更加茫然,总觉得在这个姚静身上,存有太多太多难解的疑点,而这些疑点,又会在我和她的交往过程中,成为某种难以逾越的障碍…

    姚静轻轻碰了碰我,道,“枫哥,说正事儿吧,刚才那些话,你记住就行了…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我点头,“行,说正事儿!”

    “埋雷的女犯人叫向敏花,那个疯掉的是郗杨。”

    “嗯,接着说!”

    “她们并不是住在一个监室,平时…”姚静陷入回忆,片刻之后摇了摇头,“平时好像两人没什么直接接触,更没听说有什么私仇。”

    我便奇怪了,问她,“既然没有私仇,向敏花干嘛和郗杨过不去?还有,如果想要举报她,直接找管教汇报不就得了?至于用这种曲里拐弯的办法嘛!”

    “她俩为什么过不去我还不知道,但我会尽快查清楚…还有,枫哥,你说的直接向管教汇报只是一部分表象!”

    姚静沉住气,不紧不慢地解释,“犯人之间相互举报的现象的确存在,但相比起来,这种借刀杀人或者说…怎么形容呢,对,声东击西的手法更多。”

    “枫哥,你想想看,向敏花和郗杨并不住在一个监室,如果她的判断或者消息有误,那么她举报郗杨,狱方却找不到违禁品,那她岂不成了造谣生事,伪造瞒报?三十六条监规里,可有着犯人之间不得打压的说法啊!所以,出手之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在监狱早就是不成文的规矩了…”

    我点头,琢磨姚静的话的确有一定道理。

    但我还是想不明白,向敏花既然只是说自己丢东西了,狱方却如何晓得去其他特定监室寻找?并且直接查到东西藏在被褥里?

    一般而言,临检和突击检查、全面检查不同,临检只是做样子居多,根本不会查得那么细!

    我就曾经在下大值的时候多次参与临检和突检,基本上遇到临检的时候,就是翻翻床铺,找找旮旯拐角,最多搜一下女犯人的私人物品。

    至于体内藏毒、被褥棉花里藏违禁品,或者将某种东西混进牙膏,并且在厕所便池冲不到的地方贴上裹着药丸与便池同色的胶布…这些根本查不到也查不出来。

    而,向敏花既说丢了东西,大哭大闹却又不明说丢的是什么,最多也只能促使狱方进行一次小范围,甚至只在其自身监室内的临检而已,断不能牵扯到八竿子打不着,另一个监室的郗杨。

    除非,向敏花曾经做出过某种强烈暗示,甚至直接举报!

    可这样一来,不是又和姚静的说法自相矛盾了吗?如果搜不出来什么,向敏花自己肯定要担责任。

    …

    我思索着,不自觉又想掏烟,却反应过来刚刚答应过姚静,只好缩回手,讪讪地笑了笑,问姚静,“那你说,向敏花是怎么向狱方暗示偷她东西的就是郗杨?还有,若不是她点明某些违禁品藏在郗杨的被褥里,狱方临检绝不可能查出来。”

    “枫哥,你还真当我是中华小当家,什么都知道啊!”

    姚静笑我,“这个你倒是可以直接问秦队!不过,其实也不用多问,我就能给你举出至少十种以上的暗示方法。”

    我被她逗起兴趣,“那你现在就给我暗示一种呗。”

    “嘻嘻,好!”

    姚静没有推脱,直言,“比如我是向敏花,我根本不用多说什么,只是告诉管教,我从监狱商店买了什么东西,担心别的女犯人偷吃、偷用或者拿错,藏在被褥里…枫哥,你说,管教的第一反应会不会是,那种东西是可以藏在被褥里的?她们是不是在检查别的犯人时,自然而然不会遗漏这个细节?顺手的事儿,查也就查了!”

    我点头,不得不说,比起这个小妖精来,我对监狱里的种种猫腻,经验上还是太嫩了!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