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5章 落花人独立
    对方的疑问,就像一支强心剂,令我顿时容光焕发,神采奕奕。

    的确,面对美女的由衷夸奖,我江枫这种天生对漂亮女人缺乏免疫的主儿,的确会头晕脑胀,沾沾自喜。

    当然了,必要的前提是,我得对这个美女有好感!

    至于像大长腿上官晓倩或者因为性贿赂获罪的明佳,就算她们长得再如何美若天仙,我也只能敬而远之,毕竟,与美女蛇谋蛇皮,我还没那么弱智。

    挺直胸脯,我敲着自己的额角大声道,“天才,总是在不经意间被他人看到其无与伦比的智慧!而,就算明珠暗投,就算被灰尘遮蔽多年,也会找到时机给点儿阳光就灿烂,给个拥抱就伟岸…要不你拥抱我一下,哥们绝壁说出掏心窝子的真知灼见!”

    方雅看着我,良久才道,“我算是长见识了,懂了啥叫无耻!”

    “过奖过奖!”

    我随便拱手,却在一秒钟之后重新肃然道,“不扯淡了,方科,既然从上面的文件就能看出这次活动的重点到底在哪各方面,那我们当然要有的放矢,而且绝不能理解错误,跑偏题了!”

    “对,对!”

    方雅连声附和,“这句倒还像个人话!”

    “你妹!”

    我直接骂了对方一句,“我江枫哪儿句说的不是人话!”

    “嘻嘻…真难听,我妹还在上高三…对了,要不要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我便无语,原本挺直的胸膛也瘪下去,被丫气坏了。

    怎么就没看出来方雅比我还没羞没臊呢?

    “好啦,快说吧,这都二十多分钟了,可没说几句正文!嘻嘻,我的好江队,你就一口气都说出来不行吗?”

    “没心情…忘了要说啥,都被你给气的!”

    方雅便拉我的袖子,结果,虽然已经初秋,但我却不像其他人那般换上长衫,依旧只是短袖t恤,因此方雅的手一下抓空,便落在我手背上。

    轻轻柔柔,滑滑腻腻。

    我和她,同时都愣了。

    只是,方雅却不像我预料的那样快速收回手,反而索性用柔美光滑的手心覆在我手背上,轻声道,“江队,我心里真的很乱,总觉得这里面有些什么事儿,却看不透彻…我想你能帮我,帮帮我,好吗?”

    我有点儿含糊,总觉得对方的动作有些暧昧,想要抽回手掌,却被她按得极紧,竟一下子没收回。

    “怕了?不好意思了?”她浅笑,看在我眼里却变成坏笑。

    “没有!”

    我嘴硬,“你这样,我没办法写字。”

    “可我按着的是你的左手啊…”

    “我…好吧!”

    我被她的动作搞得心烦意乱甚至有些浪血上头,索性一咬牙,翻过手掌,伸出食指在她手心上挠了一下…

    立即,方雅便像受惊的小猫咪般,逃也似收回手,并且不再敢看我。

    我又有些讪讪地,心道,江枫,你特么真无耻,你丫真的见了美女没有免疫力,挪不动步子吗?你这是干啥?挑逗?

    可,我又开始给自己找借口,明明是她方雅先动手动脚的好吧…

    木乱中,两人沉默,半晌后我道,“你看…被你搅和的…方科,我的看法是,这项工作,思想汇报要干的漂亮,但不能作为重点;而汇报演出要办得完美,不经意间当成重中之重!”

    “嗯,你接着说!”

    “所以,首先咱们沙山要全面、深度仔细揣摩、理解上面的真实意图,从而不要像刚才那个游戏,凭着感觉走,以为自己做的对,却避重就轻,没有抓住重点。”

    她似乎明白了,我们之前玩动手指的游戏,只是我用来比喻t市监狱管理局文件中,哪个方面才是重点!

    借此提醒她不要想当然,不要错会,从而本该动右手无名指,却动成左手食指了…

    “还有呢?那首诗怎么解释?你想断章取义哪一句?”

    “落花人独立!”

    我沉声道,“本来这句话的本意是,孤独的词人,久久地站立庭中,对着飘零的片片落英,又见双双燕子,在霏微的春雨里轻快地飞去飞来…说的是一种怀旧且落寞的情怀。”

    “那,江队,你用在这里想要告诉我什么?”

    “落花,独立!”

    我的双目射出凶狠的光芒,令一直凝视我的方雅似乎有些害怕。

    “方科,你要知道,这件事儿既然是上面想做文章,那么一定会有很多人会千方百计揣摩上意…嘿嘿,你我何尝不是?不过,咱们这是在做分内的事儿,而有些人啊,我就呵呵了,你等着吧,肯定会伸手的,伸手,要、成、绩!”

    最后几个字,我几乎一字一顿说出口,语气,杀伐果决。

    “你…江队,你还真是神了哎~~~”

    方雅一下激动起来,下意识再次抓住我的手,“你是已经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我不动声色,停了几秒钟,才缓缓将手掌抽出。

    “哎~~~”

    方雅的脸今天就一直在红,不好意思道,“冯监,还有新调来的邱监,她们都在过问这件事儿!”

    我立即反问,“现在宣教处归谁管?不是上次,就是姚司长,哦,不,现在是姚部长,他们下来视察的时候,冯监怕事儿推掉犯人思想重塑工作,放权给汪监了?那现在你这块工作到底对口归谁?”

    “宣教口这边已经全部划归汪监了…”

    方雅回答我,“所以我才奇怪呢,冯监不是要去培训么,干嘛过问这事儿?最新工作职权调整后,陈监主抓全面工作和警卫队、探视这一块,岚监主抓基础建设、精神文明和采购,冯监除了生产抓住不放之外,其他的好像什么都不想管,汪监则主管宣传、教育、犯人身体和心理健康,而新来的邱监,她现在对口卫生防疫、后勤保障…”

    我明白,监狱虽然只是一个处级单位,也只有一把手有资格高配成为副厅级,但这个处级单位规模却不小,而且五脏俱全,里面的事儿多了去。

    方雅并没有说完整,比如狱政,肯定是一把手牢牢把着,还有六大监区以及入监队、出监队,规章审核、督察队、防暴队…都需要都对口的领导主抓。

    否则,出现紧急情况该找谁,发生恶**故,又该由谁来负责?

    …

    既然如此,冯监、邱监,她们本不该管宣传口的工作,又来过问个鸡毛?

    我冷笑,“所以,落花纷飞,这是要迷乱你的双目!你方科呢,一定要站好队,稳住心思,独立,自主,做那个不被干扰的中指!”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