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3章 汇报演出
    我愣住,半晌无言。

    这特么的,喝口稀饭都能吃出石头子儿,我江枫也太尼玛点儿背了吧!

    “江队,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反正王英告的又不仅仅是你一个人,这不上面还有陈监、岚监顶着呢嘛…”

    刘孜好心劝我,我却没有心情听她絮絮叨叨。

    “刘孜,谢了啊,哥们心里有数,改天请你大搓一顿,回头有啥情况继续跟我通气儿!”

    “嗯,那成!江队您先忙。”

    告别刘孜,我独自来到办公楼外的空地,找了一个绿树成荫的所在,掏出烟闷头抽起来。

    监狱里,下了监区肯定不能明目张胆抽烟,但在监区外的露天场所或者自己单独的办公室,却基本没人管,不算违规。

    我点着烟,开始细细琢磨王英的情况,却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头!

    按照我对她的了解,王英应该属于那种心地狠毒,但性格多少有些大不咧咧的人。

    按说这种人,心理承受能力不应该很差,绝不会由于被我收拾几次,又被陈监因为其私下虐囚当众扇耳光,勒令停职反省而出现异常状况。

    丫要是这种瞻前顾后,畏畏缩缩的性格,哪儿敢跟领导对着干,早特么被人收拾成纸片了!

    仗着冯监力挺,还有自己叔伯姐们王莉在狱政科当副手,王英在沙山女监多少年嘚瑟惯了,期间也没少因为得罪某个监狱高层而被收拾,不然,怎么可能干了这么多年还仅仅是一个管教中队长,连指导员、副监区长都没混上?

    可这次她干嘛闹得这么大?

    王英究竟精神出没出问题?

    如果真有毛病,是不是受到别的什么刺激?

    退一万步讲,若是没有毛病,只是王英装疯卖傻,让家里人前来搞事儿、磕碜我们沙山女监,那她的目的究竟何在?

    难道不知道仅仅凭借沙山方面对她的处罚,根本不足以搬倒陈监、岚澜,甚至于我这个啥也不是,刚刚转正的小管教?

    …

    思绪万千,我却没有理出任何头绪,只是觉得王英的情况绝对不会像刘孜说的那样,因为身体原因迁怒沙山女监,从而豁出命跟陈监、岚澜还有我死磕!

    干部聘任延期、下水管道漏水需要维修、冯监躲出去培训、王英出现精神异常…这一切,是不是有着什么必然联系呢?

    正迷茫中,就听办公大楼的一间办公室窗户那里有人叫我,“江队,江队你听得见吗?”

    抬起头,我看到方雅正探头探脑,使劲儿向外伸出胳膊,挥舞着引起我的注意。

    “听见了!”

    我将烟头踩灭,“我这就上去找你。”

    “好啊,快点啊,茶水都沏好了。”

    我不好意思再琢磨自己的事儿,快步向楼上走,心里却在想,她方雅找我能有啥事儿?

    第一感觉,我还是觉得和女犯思想重塑工作有关系,尤其司法部姚部长不是说要下来视察工作嘛,沙山女监上上下下肯定要提前准备的,而主管宣传口的方雅,其肩负职责不可谓不重,或许她想着找我商量这件事儿吧。

    来到宣传教育处,我却没找到副科长的办公室。

    回忆刚才她所在窗户位置,我数了数,竟然发现门上牌匾已经换成宣教处科长室。

    不禁大跌眼镜儿,尼玛,我回去西京两个多月,看来人方雅已经升职了啊!

    心中有些羡慕,我开始敲门。

    “请进!”方雅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是江队来了吗?”

    推门而入,见屋里只有方雅一个人,我便笑言道,“哟,方科啥时候扶正了?嘿嘿,恭喜方科,贺喜方科,你是不是该请客啊!”

    见我调笑,方雅有些不好意思,“还没正式下文呢,只是在内部会议上通过了。”

    “那您这门上的牌匾倒是换得够勤快的…”

    “江队!”方雅有些羞恼,“门牌匾的事儿不归我管,后勤保障处换得勤,我总不能拦着人家不让换吧。”

    “确实,确实!”

    我点头,“要是那样啊,人家就该说你方科装了,嘿嘿,顺其自然挺好的!”

    方雅哼了一声,懒得就这个问题跟我纠缠,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两个单人沙发说,“坐吧江队,我有正事儿找你呢!”

    我坐下,毫不见外端起方雅沏好的茶水,吹了吹漂浮在上面的茶叶沫开始润嗓子。

    “江队你先坐,我找个东西。”

    方雅开始在办公桌上那一堆文件里翻看着,我瞄了对方一眼,发现已经换上秋装的方雅,竟然如此明艳动人。

    和陈倩飘逸洒脱的笔直长发,岚澜媚态百生的大波浪头型不一样,方雅梳着精干的齐耳短发,身材苗条气质绝佳,虽然身体比不上岚澜丰满,面容也不如陈倩妩媚,但方雅身上却不经意间散出一股恬淡中透着活泼的美感,有点儿贴近于汪珊的知性美,却并不完全相同。

    我便感慨,红颜祸水,女人是妖精,这话说的真心有道理。

    一百个女人有一百种美好,可法律约束下,弱水三千只可取其一瓢…怪不得那么多人包养小三出轨呢,好像、似乎、说起来也有些道理吧。

    我正在为自己周旋于几个不同女人之间找着无聊且无力的借口,方雅已经袅袅升烟来到我面前,递给我几张纸,说道,“江队,你先看看这个,哎~~~可愁死我了,这事儿从来没经历过,脑子里一点儿概念都木有…”

    我好奇,大大方方接过,顺手翻着,目光已经被这几份文件所吸引住。

    其中一张是t市监狱管理局下发的正式红头文件,另外几个则是关于这个文件的说明。

    只一眼,我便看到红头文件的标题,并且敏锐意识到这件事儿里,大有文章!

    《关于女犯改造历程的思想汇报会及汇报演出草拟稿》。

    这一行字,立马吸引住我的目光,脑子里快速飞转着各种念头。

    思想汇报倒是没什么,隔段时间就会来一次,通过这种方式,各个监狱可以形成汇报材料,向上级主管部门邀功。

    起码也要将自己单位做出的成绩让领导看到,对吧,这又不是什么闷声发大财的事儿,有了成绩摆在明面上,无可厚非。

    可,汇报演出这几个字,里面的学问可就大了,我心想,难道是文艺汇演吗?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