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2章 好事儿坏事儿
    心中叹息,我绞尽脑汁琢磨该怎么处理自己和郝茹、岚澜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虽然岚澜已经默认我和郝茹的现状,并且话里话外同意我照顾郝茹母子,但要是就这样和郝茹同出同入,岚澜恐怕心里不会痛快。

    谁也不傻,她和我都明白,也许去了茹姐住处,我和对方便会发生一些专属于男女之间的状况…

    只是,愁肠百转,我却想不明晰,琢磨不透…

    见到郝茹,得知她的情况还好,我就想着别在这里呆得太久,多事之秋,还是不要成为风口浪尖儿上的话题人物更好些。

    站起身,依依不舍撒开郝茹的手,正准备告辞,她的房门却被人一下从外面推开。

    “茹姐,茹姐你在啊,我正要找你呢…咦?江枫,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和郝茹的手快如闪电分开,我没想到,走进来的人竟然是宣传教育处副科长方雅。

    “方雅?!”

    我连忙打招呼,“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乎?”

    “嘻嘻,又臭拽,吊文字显你能耐?”方雅白了我一眼,问,“你找茹姐有事儿?”

    “没事儿…哦,有事儿刚说完,要不你们先聊。”

    说着,我迈步就要向外走。

    方雅却叫住我,“江队,你一会儿有空吗?能不能闲了找我一趟?”

    我问,“有事儿?”

    “嗯,还真有事儿,我正不知道该找谁帮我呢…嘻嘻,这不,想曹操,曹操就到…”

    忽然意识到自己话里有问题,方雅闹个大红脸,“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正愁没人商量,结果就碰上最擅长这方面的江队了!”

    “到底啥事儿?”

    我有些好奇,似乎除了上次女犯思想重塑计划推广外,我和方雅便很少产生交集。

    毕竟她在宣传口,我在监区,两人打交道的时候并不多。

    “哎,一句半句也说不清楚,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江队,咱可说好了,你办完事儿千万找我一趟啊,我会在办公室沏好香茗,等待江队大驾光临!”

    …

    晕晕乎乎中,我开始去人事科和监狱办公室销假,手续倒是办得很顺利,不过办公室的刘孜,那个和大明星同名的黑框眼镜女狱警却找机会偷偷跟我说,“江队,这次回来你见到王英、王莉了吗?”

    我一愣,反问道,“这俩货又整出啥幺蛾子了?再说了,我见她们干嘛,嘿嘿,恐怕就算我直接去找对方,丫们也会躲着不见我!”

    刘孜便笑,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问道,“嘻嘻,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个吧?”

    “当然是好消息了!”

    我立即说,“可一定要保质保量啊,只要哥高兴了,回头t市五星级宾馆任你选!”

    “干嘛!”刘孜警惕地看我,扶了扶黑边眼镜,“去五星级酒店?和你?”

    我去!

    我知道自己没说清楚,让人家小丫头误会,连忙解释,“去吃饭好不好?顶级自助餐,五八八一位那种!”

    “嘻嘻,我就知道枫哥人忒好,得嘞,你想先听好消息是吧,听好喽…”

    从刘孜口中,我听说一个的确算得上令我振奋的消息。

    按照她的说法,最近这段时间,沙山女监在全国监狱系统闪了一次光,主要就是因为我提出的对犯人思想重塑,加强管教、犯人精神文明建设的思路,在几个试点单位全部大获成功。

    于是司法部领导高兴,连带着对t市监狱管理局和沙山女监的工作大家褒奖,因此,这阶段,t市监管局内部上上下下,一片喜气洋洋。

    我心道,难怪,出了昨天那种丢人现眼的事儿,陈监除了摔桌子踢板凳当着我们几人面大发雷霆之外,竟然最后同意我找了一个虚假的借口上报。

    虽说这事儿也没有侵害国家、集体权益,但总归算是事故,好说不好听,按道理陈监不该这样拼命维护我,并且主动将一些责任揽到自己头上…

    原来根源在这儿呢!

    我江枫恐怕会被树立典型,这个节骨眼儿上,只要没有犯大错误,t市监狱管理局和我们沙山女监,绝壁要维护好我的形象啊!

    刘孜神秘兮兮道,“听说,司法部领导对江队赞赏有加,上次来的那个姚部长,好像过两天还会再来咱们沙山女监视察,昨晚接到的文件,点名要见江队你呢!嘻嘻,我看啊,这就叫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苍海,江队,您可要时来运转了!”

    我点头,心道坐办公室的就是有才,这张嘴闭嘴的,李诗仙的名句都用上了,刘孜妹纸还真是个人物!

    “嘿嘿,这消息不错!客哥请定了…不过姚部长是谁?是姚司吗?他啥时候升职了?真是够快的!”

    “就是因为姚司长一力促成犯人思想重塑这项工作,并且取得显着成绩,所以才在这次领导换届中上位,成为排名第三的副部长…”

    “哦,真该恭喜老姚!”我淡淡应了一句,在刘孜面前装了一回b。

    她就笑,“哟,看来咱们江队和姚部长关系匪浅啊,啧啧,老姚,叫得这个亲切…我想陈监都不敢当面这么称呼人家吧!”

    “切,你江枫哥是谁?我和别人能一样嘛!”

    我强行撑了一句,却在刘孜嘻嘻笑中,嘟囔着,“我也不敢当面叫,可,谁让现在咱俩私底下说话呢,对吧!”

    “嘻嘻,对,对的…”

    “行了行了,别扯淡,刘孜,现在说说坏消息吧!”我运气,装作鼓足勇气才敢听的样子。

    “江队,那我可真说了啊!”

    “讲,别墨迹。”

    “听说王英家里人正在寻求法律支援,想要向咱们沙山女监提出索赔,并且还要四处上告,矛头对准几个人,首当其冲就有你江队!”

    一瞬间,我蒙了。

    几个意思?王英上告,并且还将矛头指向我?还要求索赔…丫脑子进水了吧?

    见我不解,刘孜加快语速,“江队,上次因为私下殴打女囚,王英不是被陈监停职了吗?后来上过几天班又消失了,结果她家里人却说什么王英精神出了问题,需要长期休病假,住院观察…前几天,对方家里闹到监狱,一口咬定王英精神失常是陈监、岚监还有江队你们打击报复、公报私仇的结果…”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