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9章 纠缠的艺术
    当岚澜醒过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她这间狭小的公寓床边,轻柔地用热毛巾给她擦拭额头和身体。

    “枫~~~”

    岚澜叫我,“你在吗?是不是真的在我身边,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我在,就在这里,在这里永远陪着你!”

    我柔声道,“要不要吃点儿东西,你和我一样,一天没进食了。”

    “不想吃…”

    她的语气依然有些哀婉,“没有胃口,吃不下。”

    我苦笑,哄她道,“你看,我做了一大桌好吃的,你不吃谁吃?放到明天,冰箱里装不下,不都坏了嘛!这可是我忙活了三个小时的杰作,你不吃我也不吃,一起饿死算了!”

    要是以往,每当我这么说,开始用自己来威胁她的时候,岚澜往往便会服软,甚至反过来劝我、巴结我,以至于小小的别扭也会在一片其乐融融中,成为我们可以互相逗弄一晚上的话题。

    只是今天却不一样,岚澜脸上掠上一丝苦涩,“好,那就都不吃了,反正饿死也是一起死,也许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你就不会被别的女人勾走,也没人羞辱我,和我抢最心爱的人了…”

    我便没话可说,觉得这间公寓,呆得如此别扭。

    想了想,我半哄半强迫喂了岚澜半杯温水,柔声问她,“澜,要不去你的别墅吧,那是我们第一次真正拥有对方的地方…这里总觉得有些霉气,我来了两天就遇到这样不顺的事儿,咱今晚不住这儿了!”

    岚澜在t市有几处房产,但她惯常最喜欢住的还是这个精致狭小却布置得很温馨的公寓。

    而见证我和她彼此拥有的那个花园别墅,事实上岚澜并不常去。

    只是今天,我实在不想待在这里,总觉得一切不顺的源头,可能和住的不舒服有关系。

    其实,也许是我在自我心理暗示,或者只是在寻找一个离开这里的借口。

    因为我觉得回到别墅,我和岚澜可以鸳梦重温,在回味最初热恋的点点滴滴中,再次找回她对我的信任和爱的感觉吧。

    沉默一会儿,岚澜终于回应我,“好,咱们走,去别墅也好…”

    收拾起几样菜,我们相跟着下楼,才发现岚澜的奔驰车并没有停在楼下,被我们遗忘在批发市场了…

    于是,我再次开始四处寻找出租车,而岚澜则只是痴痴看着我,似乎只要和我在一起,哪怕就算风餐露宿,在街上呆一宿也是好的。

    来到别墅的时候已经过了半夜两点,我抱着岚澜,躺在水波荡漾的硕大浴缸里,亲吻她的肌肤。

    直到这时候,岚澜的情绪才有所好转,哼哼唧唧几声,按住我的手说,“枫,你和程瑶馨…”

    我连忙挡住她的嘴,赌咒发誓,“我江枫和她程瑶馨,我们一清二白三清四楚,绝无奸情!”

    她便轻笑,“我也没说你们有奸情啊,看把你激动的,一说起程瑶馨,哼,我怎么觉得某些部位雄赳赳,血气方刚了呢!”

    我只是嘿声笑,手上的动作开始加剧,好你个死丫头,我还不信治不了你了!

    …

    事实上,我的策略很快便显出成效,在一片水波翻滚中,岚澜娇婉轻呼,并在我努力迎合,使出浑身解数,几乎将十八般武艺全部演练一遍之后,终于瘫倒。

    抱着她,两人躲在被单下,岚澜又开始絮絮叨叨旧话重提,“枫,你告诉我,既然你和瑶馨没有什么,她干嘛非要死乞白赖缠着你不放?哼,威胁我,骂我,这些都算了,可…可她干嘛动不动就跳楼?这丫头一点儿脑子都没有吗?一死百了,自己的犯傻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好糊弄道,“我哪儿知道程瑶馨心里怎么想的?比如明星和粉丝,你能阻止一个明星实力圈粉之后,他却指定谁能喜欢他,谁绝对不允许爱上他吗?”

    “德性!”

    听我说得振振有词,岚澜又开始掐我,“拜托,你当自己是谁啊?还明星粉丝呢,我看你啊,也就勉强当当猪肉炖粉条里的粉丝还差不多!”

    我就顺着她,“行啊,我当粉丝,你当猪肉,我一辈子缠住你,别想跑丢了!”

    …

    不得不承认爱情就是魔鬼扔在人间的试炼石,爱情的力量的确能令人生令人死,让一个正常人发疯,也能让心智迷离者重新回到生活正常轨迹里。

    我和岚澜在别墅不同的房间里疯狂折腾,爆发或者被征服,就像第一次在这里一样,我们在每个角落都留下欢好的刻痕。

    渐渐地,欢愉和妖娆重新回到岚澜脸上,甚至不断眼丝如媚地纠正我,“上次在这儿不是这个姿势,人家在上头呢…”

    我便啪啪轻拍她的丰臀,“这次就这样,推陈出新与时俱进,爱爱也要讲究不断进步嘛!”

    “哼,你还说…哎哟,舒服…好舒服…”

    “别咬我,疼,疼啊!”

    “就咬,专门在露出皮肤的地方咬你,枫,你懂不懂,这叫盖章!以后啊,别的女人看见这些章,就知道烂草有主,就不会上赶着倒贴了!”

    我大恨,不服地反驳她,“谁说的?真正喜欢上一个人就会变得失去理智!嘿嘿,别说盖几个章了,就算你把我浑身上下全都盖满,连那里都不遗漏,也绝壁无法做到让别的女人不喜欢我!”

    岚澜大急,“好啊你,你想干嘛?你有了我,有了郝茹还不够,你到底想招惹多少女人?”

    她咬的越发欢实,我却疼得吱哇乱叫,开始求饶,“好媳妇啊,你又不是属狗的,我也不是属鸡骨头的,你干嘛这么狠,轻点儿成不…我去,你咋连后脖子都不放过呢…”

    其实,我能理解岚澜此刻的心态,她是吓怕了,既然不放心我,那好,就在属于她自己的领土上,尽量宣示主权…

    终于,在我遍体鳞伤之后,岚澜起身主动热上那些饭菜。

    而我的目光则一眨不眨追随者她完美如罗丹雕像的身体,随着她弯腰挺身、举手投足而彻底迷失…

    只是心情重新平静下来之后,我反倒有些后怕。

    特娘的,女人要是一个个都像程瑶馨那般刚烈执拗,或者学岚澜这样能够自主性神志恍惚,那这个世界的男人该有多惨?生活、婚姻该有多难缠…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