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8章 生命的最后一瞬!
    我永远也想不到会出现这一幕!

    不知道为什么一惯活泼可爱,虽然倔强霸道,却对我言听计从的程瑶馨竟会做出如此过激的反应!

    甚至于,不惜用生命来威胁我!

    事后多日,我回想起今天这一幕,依旧会冷汗淋漓。

    直到那时候,我才意识到,千错万错其实都是我江枫一个人的错!

    我错在滥情却不绝情,错在柔肠满腹却用到不同女人身上。

    可,真的怪我么?

    见到光头猥琐男欺负程瑶馨,我能视而不见,路见不平闭眼睡觉?

    而当我做出一件件提升形象的壮举,我能强求程瑶馨,不允许她喜欢我?

    心长在她身上,我管得了吗?

    或者,我的错误在于,不应该觉得没所谓,十分自然地接受程瑶馨的关爱,接受她一次次病榻床前送温暖而滋生的爱意?!

    唉,他麻痹的,我错了么?我错在哪里?

    …

    然而,归咎于自己太滥情而不够绝情,终究是以后的事儿,这一刻,我没办法控制眼前的局面,我呆住,就像一个对世事懵然无知遇到惊吓的孩子,直接傻掉。

    见我没有反应,程瑶馨哭得更凶,“枫,枫哥,呜呜呜,你好,好狠心!”

    指着我,又指着岚澜,“枫哥,这个女人有什么好?当时利处他们要收拾你,她岚澜站出来说一句话了吗?还有,我们熬夜陪你写那些材料,还有一次次为你遇险而担惊受怕的时候,她岚澜又在哪里?事后跳出来直接摘果子,假惺惺来医院一趟半趟,这样的女人,你干嘛鬼迷心窍爱她?”

    我说不出话,反驳不了程瑶馨。

    的确,岚澜在和我交往的过程中,做不到像瑶馨和倩姐她们那样无条件、无保留始终站在我身后,支我撑我。

    甚至于,由于我为了她痛殴利处而不惜与我反目…

    从纯感情的角度来说,岚澜其实是有污点的。

    一切过往,在程瑶馨声嘶力竭的嘶吼中,从我脑海中重新闪过,我便更没话了。

    其实,我知道这其中存在一些误会,而岚澜之所以那么做也有她的苦衷和顾虑。

    何况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事后岚澜也多次向我忏悔自己当时不坚定犯下的过错,并且懊恼不已。

    但在这一刻,我却没法为岚澜辩驳,更不能和程瑶馨说什么爱情其实并没有道理可言,我爱岚澜,就只能接受并且容忍她曾经犯下的过失…

    我不能刺激瑶馨,生怕她做出什么蠢事儿,以瑶馨性格的暴烈,我真不敢再惹恼她。

    心里很清楚,程瑶馨做事儿不怕捅破天,有时候胆子甚至比我还大!

    也许她天性如此,也许和她神秘的出身背景有关系,至少,在搞定那个专治花柳病的吴良神医时,程瑶馨直接招徕记者,一锤子将对方彻底打死的举动,足以展示其大胆妄为的性格。

    然而,我的不言不语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瑶馨看着我,看着一脸惶恐面色惨白的岚澜,惨笑且伤感。

    “枫哥,我不后悔这辈子爱上的第一个男人这样伤我,但我却不能容忍心爱的男人受了委屈,却还不把自己当回事儿,非要跟在某个下贱女人身后,摇尾乞怜,向对方求什么鬼爱情…枫哥,我程瑶馨就这脾气,自己得不到,更舍不得毁了你…那好,我滚,我死还不行吗?眼不见为净,在天堂里,我也许会发发善心祝福你们的!”

    说着,瑶馨转身,纵身而起,向宿舍楼下跳去…

    时间,在这一瞬间定格。

    甚至我都没有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做出任何一个救她的动作,程瑶馨,已经消失在窗口。

    我,如坠冰窟,从头到脚完全麻木,脑海中一片空白,天旋地转…

    张小琴和李玫先于我冲到宿舍窗前,撕心裂肺喊道,“瑶馨~~~”

    我却手脚颤抖,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如同死人。

    岚澜开始往楼下冲,李玫和张小琴也哭喊着向外跑,我萎然倒地,身体蜷缩成一团,筛糠般抖动着。

    不敢想象程瑶馨此刻倒在血泊中浑身抽搐的样子,无法接受这样一条鲜活生命,如此深爱我的女孩,一瞬间香消玉损。

    咫尺天涯,我和她就像在黄泉路的两端,我活着,她却已经跨过奈何桥…

    终于,心胆俱裂的痛楚将我惊醒,我没有意识,顾不上许多,只是做出和瑶馨一样的动作!

    跳起,跃步,上窗,一跃而下!

    也许,我只能通过这样做,和她一起去死,才能让自己的心变得稍微不那么痛!

    只有这样做了,我,才是江枫,是瑶馨眼中顶天立地的男人,纯爷们!

    一定会有很多人觉得我这一刻的反应太傻,尼玛就是大傻逼!

    但我自己明白,我只能如此,只会这么做,也只有这一种选择!

    风声,在我耳边呼啸,我的心却在这一瞬间变得无比恬静,天好高,云好淡,生命如此美好,而我,却将追随程瑶馨,在另外一个世界开始无法想象的历程…

    闭上眼,我不愿意在死前的那个瞬间看到瑶馨的惨状,就让她那清纯可人的样子,永远在这一刻定格…

    短短几秒钟,也许连几秒钟都没有的那生命中最后的时刻,我想起很多人,很多事儿。

    有外公背着药框,佝偻着身躯喊我,“小枫,你小子动作快点儿,我们必须赶在日头下山前采到那些药,不然晚上李婶儿家孩子镇不住魂儿了!”

    还有虎子,茹姐的孩子,我的干儿子,他拉着我的手大声叫,“叔叔,我好开心你带我去游乐场…长大了我要做个像叔叔一样的男子汉,我会去救小姐姐…”

    也有胖丫,“大,抱着额讲故事啊,胖丫不识字,最爱听大讲小矮人和白雪公主的故事了…”

    更有无数的身影在我眼前晃动,老爹老娘,姐姐小外甥,老蔡、张斌,燕然、晨晖、洪蕾、英婕、陈倩…

    以及我曾憧憬能够有机会去深造的米国最高学府,麻省文工的校园照片,还有答应晨晖,陪她游遍神州山山水水的那些话。

    光怪陆离,杂乱无章,却无比清晰。

    泪水,夺眶而出!

    在生命的最后那一刻,我的心很净,纯洁如斯,圣神如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