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6章 她回来了?!
    “枫哥,消消气儿,消消气儿!”

    张小琴见我快要忍不住发作,连忙劝道,“这不还是讨论稿嘛,并没有得到最后通过呢!据说几次上会,都被政委给压下来了。”

    “嗯!”

    我点头,田政委这个人还不错,搞政工出身,遇事儿能沉住气,为人确实正派。

    想了想我又问,“那大毛什么意思?”

    “你是说陈监么?这我哪儿知道?反正陈监好像没有明确表态,所以这事儿就拖着了…但私底下大家都人心惶惶的,总怕在风口浪尖上做错什么,成为反面典型…”

    “知道了,还有吗?”

    “不少呢,我想想…”

    张小琴思考着,半晌又道,“对了,狱警升职考核标准好像提高了,说什么在沙山工作不满三年的所有人,全都没有资格提升职级,如果一定要申报,就要当成破格对待,不占咱们沙山女监的固有名额。”

    听了这话,我便笑了,阴森森地笑!

    踏马的,冯监等人真是不要个逼脸了,丫们还能不能更无耻一些?

    就现在的情况看,整个儿沙山,几百人的狱警队伍,符合这个苛刻条件的,除了我和岚澜之外,根本找不出几个来。

    工作不满三年,破格,不占用沙山正常申报名额…你们真特么会算计!

    立睖着眉毛,我差点儿就要爆粗口问候冯监家里人。

    心中不断告诫自己要忍,忍住气,平和心情。

    良久,我对张小琴说,“小琴,谢谢你,改日哥请你一顿好的,嘿嘿,我江枫可以负责任地说,特么这个什么讨论稿,绝对推行不下去!”

    “但愿,但愿如此…”

    张小琴拍着胸脯,表现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看着她,我心中再次一动,特么的我瞬间意识到,这妮子也是很有些心眼儿的!

    保不齐讨论稿中会涉及对她这样的普通管教不利的条款,只是她却不明说,挑着针对我的说了几条。

    显然,小琴也想通过我这个‘有本事’的人,为她,为广大基层管教出头。

    我斜了这妮子一眼,决定点点她,别整天想着拿我江枫当枪使。

    “小琴啊,你这胸…好像又变大了啊,这么啪啪拍着,不疼的慌么?”

    “啊?枫哥,你,你讨厌!”

    张小琴大羞,我却紧跟了一句,“胸大是好事儿,可心却要始终摆正了,放到合适的地方!别回头恁大个胸,却被某些歪心眼子给充满,嘿嘿,那就不好玩了!”

    她有些楞,看向我的目光也变得躲躲闪闪。

    我叹息,“唉,小琴,其实你要是有什么不满意或者觉得受委屈的地方,完全可以和枫哥直说,可别这么叽叽歪歪,让我猜迷儿!我江枫是谁,你那点儿小心思,哥早就了然于胸!”

    说着,我瞄了对方的胸口一眼,心道,还别说,这段时间不见,小琴好像也不再是飞机场了嘛!

    对方便有些不好意思,糯糯道,“枫哥…你别介意,我,我回头把那个讨论稿文件拿给你看看,你自己决定怎么面对吧!”

    我笑笑,“行了,别往心里去!你是我妹,我江枫刚才那么说,就是不希望你拿我当外人,太见外了多没意思。”

    “嗯,我知道…”

    张小琴正说着,又有一个人闯进来,却是一监区狱医李玫。

    “江枫?你真回来了啊?”

    看见李玫比旁人高出半头的苗条身影,还有那如花笑靥,我笑道,“是啊,想你们了呗!”

    “哈哈,想我们劳苦大众是假,想某个人才是真吧?不过,人家丫头早就回到京城念书去了,开学季,你可甭想轻易见到她。”

    我一愣,几秒种后才反应过来,李玫说的是瑶馨丫头。

    不禁有些赧然,我好像好久没和程瑶馨联系了吧?而瑶馨,对我的一往深情从不掩饰,甚至在沙山这段时间,基本是个人都能看明白。

    “得了吧!”

    我嘴硬,怼李玫,“瑶馨昨天还跟我打电话呢,说随时欢迎我去公安大学踏秋,什么端茶送水的丫鬟活,她程瑶馨全包了!嘿嘿,包吃包住包玩,三包!”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瑶馨昨天还跟你打电话了?”

    李玫笑嘻嘻地揶揄我,“这有些人啊,说谎一惯不带打草稿的,骗人脸都不红!”

    “你就知道瑶馨没联系我?”

    我硬撑着,“你是她肚里蛔虫还是眼里的沙子?切,说得跟真事儿似的…再说了,哥们啥时候说过假话?说联系过就肯定联系过!”

    “嘻嘻,还啥时候呢,就现在!你这话啊,假得不能再假!”

    李玫也不知道怎么地了,今天见我头一面,没有热情似火欢迎回归,却忽然变得苦大仇深,似乎不把我江枫彻底搞残活,便誓不罢休。

    我有些不爽,正奇怪李玫来找我难道就是说些不相干的话刺激老子,却忽然听到有人接口,“就是,我自己都不知道他啥时候跟我打电话了!”

    顿时,我满脑门烟线外带头长三角,懵逼了!

    这不是程瑶馨的声音么?

    这下,我算是明白了,人李玫根本就是有针对性和我说那些话,只因为我冷落程瑶馨,从而路见不平出头拔怆!

    心中暗恨,我联系没联系瑶馨,你李玫激动个毛线,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口寡得不喷唾沫星子就不会说话。

    心里损着李玫,脸上却露出笑容,我喊起来,“谁在门后躲着?瑶馨,我数三下,你要是还不出来,哥直接给你从三楼扔下去!”

    李玫起哄,连带着一脸惊喜的张小琴也齐声喊道,“瑶馨,就不露面,急死他!”

    “一!”我开始叫起来,却没看到瑶馨闪脸。

    “二~~~”我的语气已经变得极为难听,心道,特么这几个女人,真是闲得没蛋也乱疼,今儿个看来非要跟我江枫过不去了。

    正准备怒吼出口那个三,程瑶馨却已经从半开着的门后转出来。

    俏丽的身影似乎显得有些清瘦,两个月不见,丫头好像瘦了一大截。

    瑶馨的声音哽咽而委屈,“哥,枫哥,你…你不想瑶馨,不要瑶馨了吗?你怎么这么狠心呢?好久都不联系人家…”

    顿时,我愣住,心脏处,好像也跟着有些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