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4章 家你管,监狱交给我
    被岚澜逗弄得心头火气,我翻身将她压在身子底下,终于心无旁骛研究起钻木取火这项业务。

    “想你,想…想死你了。”

    终于,岚澜三番五次在险峰看完风景后,瘫软在我怀里,“枫,你觉得冯监到底怎么想的?本来人家觉得她其实更倾向于市管道一公司,但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儿!”

    我心中一动,问她,“澜,冯监后来专门提到的那家公司,是不是老张说的和市管道一公司存在裙带关系的其中一个?”

    “不是!”

    岚澜十分肯定回答我,“恰恰相反,是另外那一家!”

    “哦…这样啊!”

    我似乎抓住些什么念头,又推翻了一些想法。

    原本,我第一反应是冯监在打埋伏。

    她总不好说只有管道一公司满足条件,因此就会在夸完管道一公司之后,再选一家说几句好话,而这一家应该和一公司属于同一联盟。

    如此,就算以后相关部门检查会议纪要,也不会因为冯监这番倾向性很强的话而怀疑她,毕竟,人冯监并没有只说一家的好话。

    反正最后这三家公司哪家中标都无所谓,老奸巨猾如冯监,才不会让自己陷入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境地。

    可岚澜的话却颠覆了我最开始的想法,我没想到,冯监夸的,恰恰是站在对立面的另外一家公司。

    “嘿嘿,看来水还挺深的啊!”

    我叼着烟卷,示意岚澜帮我点燃,并在她丰腴的身体上横卧下,荡漾着思绪。

    岚澜叹息,“是挺深的,我已经完全想不明白了,哎哟,头疼!”

    我有些爱怜地轻抚她凝脂白玉的肌肤,“澜,以后监狱里出现任何棘手的情况,你不要擅自作主张,可以事先和我商量一下…”

    “哼!”

    岚澜却不领情,“人家好歹是个监狱长好不好?凡事都要通过你来拿主意,我成什么了…”

    “你早就白痴了知道不?”

    我逗了她一句,心中却在想,的确,好像自打我进入岚澜的生活以后,那个高雅、聪慧遇事能沉住气的岚监便再也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没有什么主见,就像依人小鸟一样的小妇人。

    不禁慨然,麻痹的,爱情果然是毒药,竟能将一个如此出色的女人变成傻瓜…

    “想什么呢?”

    见我神游天外,岚澜有些好奇,拍着我的肩膀问,“是不是想别的女人了?”

    我无语,这特么的,看来岚澜已经彻底没心没肺了,似乎棘手难题只要交给我就万事大吉,再没她岚澜什么事儿…

    “没错,我是在想一个女人…”

    “想谁?郝茹吗?你这次回来还没见她吧?哼,或者是晨晖、洪蕾?唉,枫啊,你到底有几个心?你心里究竟能容下几个女人?”

    “沃日,哥想的女人叫岚澜,我在想她遇到的难题好不好!”

    我呲着牙,奋力从岚澜死命拧我的魔掌下抱头鼠窜,却在冲入卫生间后,在喷头下射出的热水灌溉中,重新思索起来。

    冯监这一系列组合拳打得极好,高明啊!

    我不得不承认,冯监玩弄权术的确有一套,她对时机把握,借刀杀人的手段,即便算不上炉火纯青,但也绝对游刃有余。

    虽然我还不知道冯监会借谁的刀来毁岚澜,但她出手设局让岚澜往里跳,却一定错不了。

    然而苦逼的是,尽管已经了解到更多细节,我仍然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清楚冯监的真实目的究竟为何,而她,又在回避什么…

    同时力挺对立的两家公司…这特么的,真心想不明白。

    洗漱干净,我围着大浴巾出来,接过岚澜泡好的大红袍,慢慢品着。

    半晌,我笑着对岚澜说,“丫头,你先睡吧,我一个人静静,好好琢磨琢磨这件事儿。”

    “我不,就不!”

    岚澜打着呵欠,张口拒绝我,“人家就要陪着你一起想!”

    “可别!”

    我笑道,“算了吧,你看看你困的那样!本来脑子就不好使,现在更别提了,早就一团浆糊了对吧?”

    说着,我伸手抱起她,轻轻放到床上,拉过一条毛巾被盖好,柔声道,“听话,乖乖睡觉,以后啊,家里的事儿你说了算,监狱嘛,有啥难题就交给老公我来解决吧!”

    “哼,大言不惭…”

    岚澜哼哼唧唧,脸上却露出甜甜幸福的笑意,我还没直起身子,她竟然已经打起轻轻的咕噜声,酣然入梦。

    我有些心疼,唉,看来这几天岚澜累得够可以,而且身心俱疲之下还被我数次征伐…

    不禁苦笑,岚澜要是能受得了才怪呢。

    走回书房,打开电脑接收老张发来的离线文件,我开始认真研究四家公司的资质和相关背景。

    的确,在张斌做出来的表格里,清清楚楚显示和管道一公司存在裙带关系的另外两家公司情况,果如其所言,从网上查到的管道项目上看,这三家公司存在我中标了包给你做,你中标了联合我一起干这样的情况。

    并且,数量还不少!

    甚至我还从张斌给我的几个截图里,看到几家公司股东发生变化的记录,双方高管之间的跳槽情况,都不能用屡见不鲜来形容,直接就是频繁!

    这特么的,佩服老张牛逼之余,我越发警觉。

    要不是有张斌这个it高手帮我,就凭我和岚澜,怎么可能从如此繁杂,存在极大干扰项的海量网页里,找到这些蛛丝马迹?

    沉默中,我的头脑渐渐冷静下来,心中豪情再一次被激发!

    骂了隔壁的,如果我江枫不能保护好自己的女人,任凭人家下烟手欺负、陷害,我特么还算个男人吗?

    暗自冷笑,我心道,“老冯啊老冯,这次老子要不能查你个水落石出,或者做不到顺势扒掉你丫一层皮,特么我江枫从此以后跟你姓!”

    我相信,冯监选择这个时候出手搞岚澜,一来因为时机刚刚好,二来,也是趁着我江枫不在沙山这个空档期。

    跟我斗了几次,便宜没占到,却被我一直踩得死死的,她冯监若是不忌惮我才怪!

    再次研究了张斌发过来的四家公司资料,我伸着困乏的懒腰爬上床。

    迷迷糊糊中,岚澜雪白的大腿斜压在我身上,前言不搭后语,“唔…起床了?几点了?你干嘛去啊?”

    我微笑,抱紧她道,“跟你回去沙山啊,踩人玩儿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