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1章 猫腻袭来!
    当我一身臭汗做好晚饭,时间才是下午四点多。

    由于中午前后去找第五迎风,对方又没留我吃饭,此刻,我肚子里开始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感觉到相当饿。

    看了看手机,竟然发现出乎意料的平静。

    没有等来燕然的回信,也没有任何人骚扰我,似乎贼老天也在刻意为我安排这样为心爱女人好好做一顿饭的机会。

    忍住没给岚澜打电话,我开始四处踅摸吃的,沙山女监在东河县,就算岚澜正常下班,开车回到市里她的公寓,至少也在六七点钟。

    这段时间我要是啥也不吃,估摸着都能饿成纸片了。

    丝毫没有顾忌,我翻着岚澜的小吃,却再次被她感动。

    “这个是枫最喜欢吃的桃酥,他来的时候一定会开心!嘻嘻,最喜欢看他狼吞虎咽的样子了。”

    “唉,我啥时候才能学会做饭啊,这张饼烙得真不像样子,哼,管他呢,留着给坏家伙看!”

    “回来这么久了,我不知道他的消息,不知道他还好不好,是不是偶尔会想到我,冰激凌吃不下,我好想他,好想他一口一口喂我的时光…冻起来吧,也许有一天我们能一起吃完它…”

    …

    我不知道岚澜还有喜欢随手留下便签的习惯,看着看着,我便有些伤感,唉,问世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我不禁又想起这句话,于是,随着这句话而任由思绪在岁月的长河里随波逐流起来。

    思索或者回忆…

    七点多,迷迷糊糊的我躺在床上,被下班回家的岚澜弄醒。

    “下班啦?”

    我笑着,“快去洗洗手,哈,看我给你做了什么好吃的!”

    岚澜的眼角有些潮,哽咽道,“枫,我以为再也没有机会吃到你亲手做的饭了…”

    我便狠狠拍在她丰腴得超乎寻常的屁股上,“少特么煽情,快去洗手换衣服,哥饿了一天了,哎呦,肚子难受啊…”

    她却娇笑着跳到我身上,狠狠将我压在床上,“就不,就不去洗,不吃饭,吃你!”

    “晕死!”

    我推着她,“亲姑奶奶,你这大二百斤的重量,还不得把我压死啊!啊~~~救命啊,有人谋杀亲夫啊~~~”

    “你才二百斤呢,人家只有一百二十斤…”

    “是吗?啧啧,鬼才信!就你这屁股,差不多五十斤有了吧?”

    我装腔作势地喊着,引来岚澜愈发腻在我身上,咯咯笑个不停,又打又咬。

    好半天,我的手才从她高耸的****拿出来,恋恋不舍道,“妖精,真特么是妖精,受不了…娘的,投降了,投降了!”

    岚澜便向后面摸去,一把抓住我,“嘻嘻,果然投降了,竖起旗杆啦…”

    …

    难得的温馨里,我将饭菜重新热了一遍,无比艰难地抱着赖在我怀里的岚澜,侧着头,将饭菜一口口送进她或者我的嘴里,于是,一顿饭吃了足有快两个小时。

    “嗝~~~”

    我打了一个饱嗝,“喂,大小姐,谁去刷碗?”

    “当然是…”

    岚澜回头冲我笑,“当然是你啦!”

    “那你干嘛?”我悲催且心虚地问。

    “我?嘿嘿,你负责做饭刷碗,我负责貌美如花!”

    我有些不满意,在她的丰臀上狠狠捏了一把,“是我负责挣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好不好!”

    “差不多一个意思!”

    岚澜笑嘻嘻道,“反正咱们也不缺钱,你以后就负责做饭洗衣服刷碗拖地…”

    “我去,还让不让人活了!”

    我直接被其雷倒,却在岚澜的嬉笑声中,再一次感受到爱情的温婉和生活的美好来。

    晚饭过后,我有些百无聊赖,蹭在岚澜身后,看她写东西。

    “嗯,文笔不错,法度严谨,是个革命笔杆子的好苗子!”

    我评论着,却一直瞄向岚澜胸前的高耸,急切盼望夜晚来得更快些。

    “去去去,别打搅人家!”

    岚澜轰我,使劲儿将我向书房外推。

    于是,我重新将自己的身体扔回床上,看着不知道哪个台的无聊综艺节目,脑子开始昏昏沉沉。

    不知道过了多久,岚澜喊我,“江枫,枫~~~”

    “咋地了?”

    我应着,“是不是有猪刚鬣从高老庄来抓你了?”

    “讨厌啊你!快过来,帮我看看这一段。”

    于是在岚澜的不断催促中,我懒洋洋走过去,被她直接拉了壮丁。

    “你看,这件事儿该怎么批复才好?”

    她直接将我拉坐在椅子上,驾轻就熟将屁股挪在我腿上,娇声道,“帮人家看看嘛!好迪迪…”

    “叫我什么呢?”我一付深恶痛绝的样子,“喊哥!”

    “切,你比人家小好几岁吧?害臊不害臊啊!”

    我一脸肃然,十分认真道,“情哥哥没有年龄大小之分,到底叫不叫?”

    “叫~~~”

    岚澜装得有些委屈,却转着眼珠子,甜甜喊了一声,“好老公,帮人家看看嘛!”

    “哈!”

    我笑起来,转向摆在岚澜书桌上的这几张文件,凝神细看之后,疑惑地问,“澜,这个…有些不对吧?”

    “怎么不对了?你说说?”

    岚澜脸色也严肃起来,看着我道,“我也觉得好像挺奇怪的,但却没有发现到底哪里不妥。”

    我指着那个文件,问,“谁给你的?这事儿该你管吗?”

    “冯监转交给我的!”

    岚澜回答,“她明天开始要去外地培训一段时间,所以这件事儿就暂时由我负责!枫,怎么,你觉得有古怪?”

    我没有立即回答她,只是将那份几文件拿起来,反反复复看着。

    良久,我终于开口,“澜,咱绝对不能在上面签字,这事儿,你不能管?”

    “为什么?”

    岚澜有些吃惊,“可情况有些急,耽误不得啊!要是漏水严重,很可能出大问题!而且小枫,你不知道我现在负责基建这一块么?我管好像也名正言顺。”

    我冷笑,轻轻将岚澜从身上拉下来,按在另一张椅子上,问她,“沙山女监的财务,一直归谁管?”

    “冯监。”

    “对!”我又问,“那后勤呢?”

    “还是她!”

    “这不得了!”

    我伸手轻轻摸了摸岚澜的俏脸,“傻头啊,你差点儿被人家卖了,却还熬夜加班工作,特么这是给她冯监数卖身钱呢!”

    “有这么严重?”岚澜十分吃惊,“你可别吓唬我啊!”

    “有,你听我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