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9章 这事儿我接了
    我们说话的时候并没有背着另外几个人,因此周大校等人已经将我为何前来找到第五迎风的原因,听得清清楚楚。

    皱着眉头,周大校瓮声瓮气回了一句,“要我看,江枫这小子纯属多管闲事!”

    见我要变脸,第五迎风赶忙摆手,面色不愉道,“老周,你这话说得可不对!嘿嘿,要是按着我的性子,反倒觉得江枫的选择很爷们,是条汉子!”

    周大校等人似乎不服气,刚想要说什么,却被迎风大哥再次拦住,“老周啊,你也有青葱岁月吧?你也有过激情燃烧的年纪,是不是?你敢说你在江枫这个岁数,会做得比他更好?嘿嘿,这小子今年还不到二十五周岁,嗨,真是年轻…”

    顿了顿,迎风大哥又道,“为朋友两肋插刀,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难道这不是华夏千百年传承下来的美德么?难道不是一个有担当、有情有义的好男儿该有的反应么?嘿嘿,现在社会风气为什么有些畸形?遇到老人跌倒为什么没人敢扶?甚至有心伸手之前,先要拍摄一段录像,证明自己是在见义勇为?而有些无良之辈,明明是自己摔倒,却要诬陷别人?玛德,都是因为风气不正,风气不正啊!”

    狠狠喘了几口大气,第五迎风肃然又道,“要是江枫遇到这种事儿却假装不知道,装傻,那老子第一个看不起他!”

    我有些感动,觉得迎风哥对我的维护简直了,已经属于全方位无条件的支持。

    “小江,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为了给你面子才这么说?”

    第五迎风慧眼如炬,似乎已经看透我的想法,“小枫啊,如果你也这么想,那你就和他们一样,大错特错!”

    忽然挺直身体,第五迎风坐在轮椅上,单薄且残缺的身体猛地爆发出一股蔑视苍穹的气势。

    “老周,老郑,还有小江,你们都听着---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受人恩惠自当倾力相报,这个想法没有任何错误,我第五迎风,支持江枫!”

    再一次,我的心暖暖的,就如同寒冬腊月归家的旅人,由亲人送上一杯姜糖水,从心窝子里向外那么暖。

    “不过,”迎风大哥话锋一转,“小枫啊,你既然活在这个社会这个时代,又是风华正茂国之栋梁,你绝不能违反组织原则,做出一些令自己蒙羞,损害国家的举动。”

    我点头,“是啊…所以我才为难。”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找市委领导的确不可取…这样吧,这事儿你别管了,交给我来办!”

    我有些愕然,虽然知道迎风哥的能量巨大,却不知道他会怎样处理这件事儿,又会办到怎样的程度。

    “小枫,人所处的立场不同,所站的角度不同,身居的层次不一样…这些要素会决定其影响力,办事能力以及是否能够左右事态发展…你觉得,我出面是不是比你出面更有效果?”

    我还是不明白,用眼神询问对方会怎么做。

    第五迎风笑了,“你呀,还是太心急,太沉不住气!这样…我简单说说思路!”

    “我会安排人具体了解一下这个王海的情况,首先判断出他身上的事儿到底有多大!嘿嘿,值不值得我们江枫耗费这么大心血捞人!”

    “嗯!”

    对于这样的处理方式,我肯定没意见。

    “至于你所担心的,这事儿会牵扯到哪个层面的势力,有没有可能涉及到什么领导…嘿嘿,老哥就告诉你一句话,太祖说过,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玛德,反正这段时间也没啥具体的事物牵扯精力,我第五迎风倒是不介意活动活动腿脚,看看那些大老虎、社会蛀虫究竟能不能一手遮天!”

    立马,我安心了!

    事实上,我之所以对是否找杨书记而犹豫不决,并非仅仅出于为自己仕途考虑,生怕在********那里留下坏印象,甚至好心办坏事儿,在王海的案子上适得其反。

    我更多的顾虑是,如果不找杨书记,根本就不知道谁能在这件事情上帮我一把,我江枫有自知之明,特么哥们并不是一个能量特别大的人!

    而一旦夸夸其谈之后却没有任何能够落到实处的动作,我该怎么面对舒丽雅那渴望又可怜的目光?又该如何在和张斌、老蔡说起这件事儿的时候心安理得?

    还有,我也的确担心如同黄猛所言,王海事件的背后,很可能存在两个利益集团的博弈,那么,以我江枫这种蝼蚁般的身份,尼玛怎么可能横插一杠子进去?

    现在,第五迎风承诺出面处理这件事儿,当然比我上下奔走更要有效一万倍!

    而且以他作为局外人的身份,应该更能够从客观的角度看待案情,从而避免我某些时候头脑发热做出类似在西京时的出格举动…

    可以说,第五迎风揽下这件事儿,于我、于舒丽雅、甚至于王海而言,都是再好不过的结果,甚至比我所能想象到最好结局的还要强得多!

    于是,我倒不好再追问迎风哥具体会怎么做,只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搓着手,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谢意。

    “嘿嘿,”第五迎风又恢复第一次见面时的那种谐谑口吻,“小家伙,你啊,人小胆儿肥,你丫知不知道,现在国家着力整顿干部队伍的风气,尤其贪腐和作风问题更是最容易被人抓住把柄的方面,你小子,特么真敢顶风作案啊!”

    我便更尴尬了,“迎风哥,话可不敢这么说,咱能做到哪一步,一定要在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允许范围内,我可不想让您帮了忙还把自己饶进去,嘿嘿,犯错误的事儿不能干。”

    “滚蛋吧你!”

    第五迎风笑骂,“你让我管这件事儿,其实已经存在犯错误的倾向!对吧?那个王海身上不干净,捞这种人,就是纵容蛀虫滋生。”

    “那是,那是。”

    我知道不能再说下去了,毕竟,还人情并不是我可以违反纪律,甚至违法违规的理由,至少,并不充分。

    又闲聊了几句,看出迎风哥的精神头不太好,我便开口告辞。

    对方却忽然对着周大校等人说了一句,“小江,等一下再走,那谁,老周、老郑告诉你们个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