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7章 气血换命!
    “哼!”

    听到我‘口出狂言’,旁边的周大校几人,眼中的不屑和怒气已经快要遏制不住。

    我想,要不是同着第五迎风的面,对方绝壁要教训教训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浑小子。

    然而我这么说,却并非完全胡说八道,仅仅为自己壮胆或者让第五迎风安心。

    因为在我脑海中,已经生出一个救治第五迎风的念头来。

    的确,我没有找到致使一个身有残缺的英雄身体如此虚弱的原因,更不清楚那些专家学者所下的结论是什么。

    可,我有必要知道吗?

    就算知道了,我也只不过听到一个罕见疾病的名称罢了。

    对吧,他们治不了,就算给我讲得再透彻,补习一遍这种病究竟有多么凶险,多么可恶,特么的又能顶球用!

    除了让第五迎风更失落,让我心中为他治病的信念发生动摇,还能起到什么好作用吗?

    我只想用我的办法试一试,火中取栗,搏一搏命数!

    至少,我从外公遗留下的几个古代医案孤本中,了解到一件医案,一种能够在特定情况下续命的方式!

    内视外窥之后,我没有找到所谓病灶所在,也没有发现引起第五迎风致病的源头,但我却知道---他的气血太弱了,弱到无法用‘气血两亏’这种词汇来形容!

    阳气黯淡,五行归阴!

    不客气的说,第五迎风随时可能在今晚睡下后,第二天永远醒不来。

    基于此,我便联想到那个医案孤本中所描述的一个病例。

    山有余脉而根不绝,溪有地穴而源不断,断患儿之五行真气,换以盛阳体之气血,遂于取舍之间,消无妄而入甘源,病可治…

    这一段,说的是高山只要有地脉,就永远不怕崩塌,溪流只要有源头,就不用担心干涸。

    那个身患绝症的小儿,断了已经无法维持其生命的阴阳五行真气,从而用健康的、阳气强盛壮汉身上的气血,进行换血补气,疾病或许还有一丝被治愈的机会…

    当时看到这一篇的时候,我只是觉得太玄了,好像在看天书!

    事实上,不但我有这种感觉,甚至从后代收藏这个孤本医案的历代名医所做注释中,再没看到除了最开始留下这篇医古文的神医之外,再有任何一个成功的案例。

    但,毕竟还是有人成功过,是不是!

    别人可以,我江枫为什么一定就、不、行!!!

    于是,此时此刻在我心里,这样的念头一旦生出,便如同春风吹又生的野草一般,迅速疯长起来。

    最主要的,这篇医案中并没有阐述那个患儿的病到底是什么类型,如何引起。

    只是阐述,当患者身体已经没有阳气支撑的时候,可以通过换气血的方式,对病人生命进行最后挽救…

    这一点好像和第五迎风的情况多有吻合---我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他得病,但一样看出他的气血已经衰落到极致,随时都可能殒命…

    从这个角度,迎风大哥的病和那个医案上的患儿,何其相似!

    我的思绪在翻腾,第五迎风却笑了。

    叹了口气说道,“小枫,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是啊,谁不想活他个五百年一千年呢?哈哈,变成妖精也好过立即就死啊…唉,虽然我第五迎风身体残疾,但我真不想这么快就死掉…你知道的,我主持的那个任务一直没有找到最适合的接班人,我曾经和你说过,你却…嘿嘿,你这个臭小子,猴精猴精的啊!”

    我明白他说的就是上次我和墨芷舞去山间别院第一次探望迎风大哥时,对方曾经暗示希望我能答应接过他的衣钵,成为那个神秘任务的后续完成者。

    当时迎风大哥曾说过已经找过好几拨继任人,但都不太满意,最后只能勉强先选定一个培养培养再说。

    按他的说法,我远比他们现在准备安排的家伙更合适,甚至就是这个任务的天选之人!

    但当时我却并没有立即承诺对方,只是含含糊糊说过,如果到时候的确需要我帮忙,我江枫一定会尽力…

    现在第五迎风老话重提,显然对自己离世之后,生前的未竟事业没人继承而万分不甘。

    迎着对方目光,我深深呼吸,努力平息自己已经激动,快要控制不住的情绪。

    良久,只说了一句话,“迎风大哥,那个任务,只有你亲自去完成才最合适,别人谁也不行!”

    “说的是啊…”第五迎风叹息道,“我也想…嘿嘿,玛德,可贼老天不给老子命!”

    “我说,给,老天爷一定会给!”

    说完这几个字,我终于放开他的手腕,将一切杂念,包括我此次前来找他的本意,全都暂时抛在脑后。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救他,救迎风大哥,在所不惜,万死不辞!

    虽,千万人吾往矣!

    老子非要向贼老天要一条命不可!

    “呼~~~”

    随着我撒手,第五迎风差点儿瘫倒在轮椅上,周大校连忙招呼门口守着的救护医生上来,又是吸氧、又是吃药,好半天,这才安生下来。

    我站在一旁,顾不上周边众人怒火中烧的凶狠目光,心中盘算着如何为迎风大哥治病。

    此刻的我,已经重新恢复到心沉气静的状态,渐渐地,一个完整而清晰的续命想法,开始在脑海中勾勒出基本原型。

    见迎风大哥脸上终于出现一丝红润,精神头也变得稍稍好转,我这才开口说了一句,“迎风哥,我的外公曾是当地十里八乡有名的老中医,跟着他,我也学过几分本事。”

    “嗯,小枫,我相信你的话!”第五迎风点头,顺着我应了一句。

    没有管他是否在应付,我继续道,“来到沙山女监之后,我救过不止一个人!有女犯人,有管教,还有医生…甚至我还曾坐飞机去了一趟魔都,将一个被所有人宣判活不过当晚,生命垂危的老人从阎王爷手里抢回来…哥,这事儿你知道吧?当时我还打电话问过你呢!”

    对方微微颔首,显然他没有忘记这件事儿。

    “迎风大哥,我江枫脾气不好,说话直,容易得罪人,一身臭毛病…这些我都知道,但有一点---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显摆,只会吹牛的主儿!哥,这一点没错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