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5章 我要,救他!
    点燃一支白娇子,我看着烟圈变化出白云苍狗的形状,心中已经越来越想明白一件事儿!

    如果我江枫还有在仕途上更进一步的愿望,还想将自己古代游侠的本质彻底发挥出来,我,必须清楚自己每一步该怎么走,而迈出这一步,无论成功或者失败,为人理解还是被社会摒弃,都要---冷静且坚持住!

    手指无意识敲着床头柜,我斜倚在宾馆的席梦思大床上,思索着,心惊着…

    越来越觉得,幸好我没有在第一时间想着和市委杨书记取得联系,麻痹的,要真是那样的话,我可能才是真正犯了大错误!

    ********这样的人物,绝不会因为一次对我见义勇为救小女孩的赏识而改变原则!

    这一点,我越来越想明白了…

    黄猛的话有一部分正确,他告诉我的那些门道,的确属于官场上一般性规则,但他却忽略了,我其实并没有真正在杨书记那里,获得黄猛所谓的‘一次人情’!

    我江枫,根本没有如此大脸。

    杨书记和山溪省委王书记不一样,他和我之间并没有那种天然的情感纽带!

    也就是说,老爷子因为外公的缘故,或许会视我如子侄,而杨书记则只会将我江枫看作一个身上还算有些亮点的年轻人,朝气且富有正义感,仅此而已。

    他不欠我什么,而正因为对方身居高位,因此更不可能为王海这样的人轻易说话…

    之前,我没想明白这一点,而黄猛则因为眼界不够,只是在用他所能接触到的那一级别层次官员,为人处世的惯例在为我出谋划策…

    所以,我和黄猛,全错了!

    只是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我却更加犯难。

    特么大话说出口,就算我没有向丽姐做出任何承诺,但毕竟给了她希望,我不可能只动动嘴皮子却没有任何作为,当个两面三刀的小人…

    唉!

    心中不知道叹息多少次,越发觉得自己突然回到t市的举动,有些太莽撞,太不懂官场哲学了。

    于是,我便想找个人帮我深度分析一下,却一时间不知道找谁才好。

    老蔡、张斌,根本想都不用想,他们比我还不懂这其中的道道。

    而燕然呢?岚澜呢?墨芷舞、墨战宇兄妹…

    我茫然,没有一个合适的。

    苦逼中,我开始翻看手机通讯录,试图从中找到真正能给我提点明义的某个人…

    目光落在一个名字上,我的心陡然一颤,好久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

    有点不敢拨通这个号码,但沉思良久,我还是咬着牙打了过去,心中却在祈祷,大哥,你,你千万不敢出事儿啊!

    “喂,小江?”

    第五迎风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还是那么爽朗。

    我的心忽然便安静了,鼻子有些酸。

    迎风大哥,一个身患绝症,时日无多的无名英雄,却成为我在这个尴尬且无助的时刻,唯一能想到的助力!

    哎,自从上次请他帮我分析过岚澜老爹的情况之后,好久了,我竟然从来没想过给迎风大哥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若是他已经不在人世,我特么的…我不知道会如何悲伤,如何后悔!

    “小枫?哈哈,是不是又遇到难事儿了?”

    面对睿智如斯的绝顶人物,我根本不可能和他说一句留半句,否则,就成了对迎风大哥最大的不尊重。

    定了定神,我道,“迎风大哥,你…身体还好吗?”

    “嘿嘿,死不了…”第五迎风的声音听不出悲喜,只是淡淡问我,“有话就说啊,都是大老爷们,别跟我这儿墨迹别的!”

    “好,好…”

    我快速将自己遇到的困惑和他讲出,良久之后,第五迎风问我,“你回到t市了?”

    “嗯,是,就在新北街这边。”

    “好,我正好也在市里,你来一趟,地点在…”

    我听出,那里应该是军事防区,属于门口有警卫,从来不挂牌子的神秘单位。

    “行,我这就过去!”

    看了看手表,心中估算时间,“迎风大哥,可能要半个小时!”

    “嗯,没事儿,我等你!对了,芷舞丫头呢?和你在一起吗?”

    “没…”我有些惆怅,之前还试着联系过墨芷舞,却从来没有打通她的电话。

    现在,我和岚澜重新复合,就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墨芷舞了…

    “哦,行吧,那你自己过来,咱哥俩见面好好聊聊。”

    …

    当我出现在第五迎风面前的时候,眼泪刷地一下便落了下来。

    这段时间不见,迎风大哥竟已瘦成如此模样!

    我无法形容面前的第五迎风,只能说皮包骨头、柴毁骨立已经不足以描述他此刻的情况。

    “迎风哥,你…”我泪如雨下,“你咋瘦成这样了?”

    “哭?哭个蛋啊!”

    第五迎风张口骂我,“怎么着,你哥还没死呢,这就开始哭丧了?”

    “我…”我却更加伤心。

    也许,我并不是一个特别坚强的人,而这段时间遇到的种种难题,更让我心口积郁着一股哀愁,从而会在某一个特定时刻不由自主宣泄出。

    比如和燕然在一起,比如看到此刻的迎风大哥!

    “过来!”

    第五迎风坐在轮椅上,拉着我的手,拍了拍肩膀,“人,谁无一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只要自己觉得没有枉过一生,便死而无憾…行了,娘娘们们,你这是成心给我添堵吗?”

    我忍住,抬头看天花板,狠狠吸了几下鼻子,“哥,没事儿了!”

    坐在他身边,我忽然想到,之前一直有个念头---在我内息有一定成果的时候,出手为迎风哥救治…唉,要说我江枫特么真不是个玩儿,这段时间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件事。

    事实上,我有出手为第五迎风看病的念头并不是好高骛远,不懂自己的斤两。

    中医本来就是这世上最神奇的医学,在我外公看来,中医和周易的结合,可化尽苍穹奥妙,若是运用的好,的确有起死回生的妙用。

    “迎风哥,伸出手,我想看看你的病!”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似乎在一瞬间重新找回自我,找回那个在冬日的清晨迎着寒风练武,在夏季的酷暑闷头琢磨黄帝内经针灸篇详解的江枫!

    此时此刻,我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救他,救迎风大哥!

    即便耗尽我所有内息,即便用掉十年苦练积攒的精气,我也要救他一条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