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1章 接头行动
    听我这么问,老黄一付早就猜到我会向其取经的**样,吧嗒着嘴巴说,“要我换成你,压根不会管这破事儿!兄弟,虽说明哲保身对有进取心的人来讲,并非最好的方式,但你要知道,你准备捞的人,根本就是一个人渣,而且身上的事儿不小,你丫犯傻了才捞他。”

    我点头,却依然催促对方赶紧传授真经。

    “唉,真拿你没辙!”

    黄猛狠狠抽了几口烟,看看没人注意我们,这才低声道,“直接找肯定没戏!”

    “啊?我去~~~”我傻眼了,“那咋整?”

    “汇报工作啊!”

    老黄瞪我一眼,“你小子以为人家********,省部级大员,杨书记天天闲的蛋疼有时间为你办私事儿?”

    我想想也是,便又道,“汇报工作?我哪儿有工作需要汇报啊?而且,这特么都越了多少级,名不正言不顺!”

    “谁说的!”

    黄猛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谁说没有需要汇报的工作?你小子忘了,杨书记曾经给我做过什么指示?又怎么说让你配合我工作的?”

    “卧槽!”

    我瞬间明白过味儿来,“猛哥,你是说,在全市公安系统展开精神文明建设,进行思想重塑,树立正确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这件事儿?”

    “对喽~~~”

    黄猛隔着桌子,两只肥厚的熊掌直接拍在我肩头,其中一只手上还夹着半拉饺子,酱油醋和着饺子馅蹦了我一脸。

    “嘿嘿,嘿嘿,太激动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哈!”

    黄猛连忙递给我几张餐巾纸,“兄弟,这事儿吧,你们沙山女监才是真正源头!我听说司法部那边反馈回来的结果很好,很快就要在全国推广…我去找领导汇报,人家说不定会忙得顾不上搭理我,你可就不一样了,杨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表扬的青年才俊,你找他汇报这件事儿的进展,难道不是名正言顺,顺茬儿的事儿嘛?”

    我目瞪口呆看着黄猛,半晌才言道,“尼玛的,猛哥,你丫够狠!”

    黄猛看出我已经看破他的心思,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兄弟,你也别怪老哥利用你啊,唉,我眼看就要过四十五岁,这特么再不向上动一动,基本就没机会了!这几个月,老哥没日没夜忙活,自认为成绩出了不少,但…你知道,老哥和你不一样,自打前两年关照我的老领导退居二线,我特么就变成寡妇睡冷炕,上面没人了啊。”

    我明白,黄猛这番话的确有自己的私心,他何尝不希望借助我江枫的口,将公安系统这段时间的业绩传入********耳中?

    只要杨书记发句话,他黄猛被扶正,甚至向上再动一动,机会大大滴啊!

    玛德,怪不得黄猛对我的事情如此上心,看来,丫在这儿等着我呢!

    不过,既然黄猛当面直言,没有藏着掖着,并非那种卖了我还让我帮他数钱,我便也不打算计较这些。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要是无利可图,他黄猛干嘛涎着脸往我江枫身上贴?

    毕竟,从我现在的能力看,根本不可能直接帮到他。

    想通这一点,我举杯,“猛哥,我江枫就一直人,您以后有啥话有啥想法,甚至有用得上兄弟的地方,尽管直说就是,犯不着拐弯抹角的…我可把你看成亲大哥,你真没必要不好意思说…”

    “嘿嘿,嘿嘿。”

    黄猛笑着,也不再更多解释,举杯和我碰了一下,“走一个!”

    问完这两个问题,黄猛又叮嘱我一些需要注意的细节,便道,“下午顶门还有个会,不能缺席,老哥这就先走一步…兄弟,我的意思是,你不妨还是先接触一下那个丽姐,探探她的底儿!你要明白一件事儿,你江枫实际要帮的不是那个什么王海,而是舒丽雅!既然如此,你何不了解清楚对方到底怎么想的,然后再对症下药呢?要是人小媳妇根本就不想捞王海,你丫上赶个什么劲儿?”

    言罢,黄猛匆匆离去,而我则继续坐在角落里,面对一片杯盘狼藉,开始狠狠吃着饺子。

    “老板,重新煮一份儿皮皮虾馅儿的打包!”

    终于,我还是认可了黄猛的建议,决定先探探丽姐的口风再说。

    毕竟没有同着本人的面,我无法确定电话里丽姐落寞的情绪,是不是因为王海被双规。

    若是果如黄猛所言,丽姐对于捞人并不积极,那我还真犯不上为一个不相干的蛀虫出手!

    说实在的,对于王海这种货色,我以为最好的方式就是让法律来制裁他,给其应该承受的惩罚!

    和舒丽雅通了电话,确认丽姐此时正在家中,我想了想对她说,“丽姐,我觉得我们还是见个面更好…这样,回头我给你发地址,你直接去那里找我!”

    对方应承,我立即拨通张斌的电话,“老张,你小子上午几个意思,打电话支支吾吾的,是不是不想认我江枫这个朋友!”

    “哪儿的话!”张斌话里话外洋溢着幸福,“兄弟,嘿嘿,没事儿啊,我…哈哈,你说吧,找我干嘛?”

    我懒得猜他想要对我隐瞒什么,直入主题,“你家里有没有宾馆产业?”

    “有啊?怎么着,泡妞,开房?”

    “滚蛋!”

    我骂了一句,“不是泡妞,就是开房…为了丽姐的事儿!这样,一会儿我先去,丽姐一旦进入宾馆,你们立即安排人盯着点儿,如果后面有尾巴,千万想办法甩了…”

    张斌思索片刻,“成,这事儿简单!”

    很快,我的手机上便收到一条短消息,看后,我乐了,麻痹的,这特么跟解放前地下党接头一样一样的。

    转发给丽姐,张斌短信上原话是,“去新北大街,进入今天宾馆大堂,会有人带着去员工工作区,然后出后门,上车,再去另外一个宾馆…房号,1211…”

    发完信息,确认丽姐已经收到,即将动身,我马不停蹄直接去了第二个宾馆。

    早早进到1211房间,心想,按照这样的方式,恐怕就算有盯梢的,丫们也会失去丽姐的踪迹。

    唉,深深叹息一口,我骂道,“特么的,这都叫什么事儿?”

    百无聊赖躺在宾馆房间大床上,我数着时间,等待丽姐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