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0章 深度剖析
    我愣住,的确,我所知道的一切情况,都是从舒丽雅和老蔡、张斌那里得来的,不夸张点儿说,都属于道听途说!

    如果王海身上的事儿确实不小,那我楞不唧唧找到杨书记头上,这不是给大领导上眼药吗?

    不说人家会不会伸手管我的事儿,至少我在杨书记眼中,就是一个麻糜不分,辨不清是非,遇事冲动,当不得大任的主儿!

    从此,说不定印象分直接归于零,而我这号人再也别想在杨书记心中留下任何印记。

    我大汗,心道,今天找黄猛还真是找对了,最起码这一点我就没想明白。

    特么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啥时候才能改改自己只顾哥们义气,遇事容易冲动的脾性?

    “猛哥…这个,那你说咋整?我就几天时间,说不定随时都要赶回西京,根本来不及调查啊!”

    “切!等你?热馍都放成冷屎了!”

    黄猛骂了一句,转身从随身带来的公文包里掏出一沓纸递给我,“瞅瞅吧,老哥都给你准备好了!”

    心中感动,我接过来细看,正是黄猛通过自己的渠道暗中调查出来关于王海案子的资料汇总。

    我无言,只是通过重重拍了拍对方的胳膊,表示心中感谢之情。

    “长话短说,王海这货真特么不是个东西!用你们西京话来说,就特么不是个怂!”

    我一边低头看那些资料,一边支棱起耳朵听黄猛喋喋不休。

    “兄弟,这小子私生活混乱,和丫有不干不净关系的女下属,至少超过二十个人,卧槽,真几把坚挺,我都想不到丫怎么回家交公粮!”

    我更没话了,知道黄猛的调查结果更接近于事实真相。

    “还有,这家伙手脚不干净,身上背着经济问题,我看这次想捞人…难,很难!”

    我一惊,顾不上细看手中那一大叠文件,连声问,“涉案数目多少,够不够判刑?”

    “从现在得到的结果看,正好卡在临界点!数额倒是算不上太大,可判可不判,但公职肯定保不住了,双开算是最轻的!”

    我呼出一口气,“只要能不判刑,开就开了吧,麻痹的,这种蛀虫,留着也是祸害!”

    “可不是呢!”

    黄猛叹息着,“从我了解到的情况,王海的案子绝不像表面看到的这么简单,这后面的烟幕说不定很大,你要是决定伸手管,千万要小心。”

    对方这一判断,再次和我之前的猜测吻合,倒是更加令我心慌。

    如果真有某个势力在背后搞王海,那么,老王这厮绝对不是终点!

    怎么说呢?幕后烟手肯定希望通过老王打开一个口子,从而将矛头指向老王背后的势力!

    从这一点上,王海的角色很像我姐夫,很可能只是小人物,只不过被双方势力推上前台,显得很诡异而且很重要。

    我掏出烟,给黄猛一支,自己也点上,早已完全失去吃饺子的**。

    半晌,我才沉声问老黄,“猛哥,你觉得这事儿背后有猫腻?老王只是引子,是炮灰?”

    “绝壁是啊!”

    黄猛的胃口倒是很好,并没有因为我的愁眉不展而有任何吃不下的迹象,抽着烟喝着饮料吃着饺子,一付志得意满的样子。

    “兄弟,听哥一句,你做做样子得了,何必趟这淌浑水呢?你自己琢磨琢磨,王海发案也差不多有一个月了吧,怎么一点儿消息没传出来?就说这些背景资料,还是我私底下动用关系拿到的…草,你说要不是有大势力斗法,王海的案子看着又不是特别复杂,怎么就这么楞拖着呢?”

    “猛哥,那你说,会牵扯到什么层面?”

    我有些紧张,再别搞到连杨书记都说不上话,那就彻底没戏了。

    “直接幕后的级别应该不会太高,像王海这种处级干部,后面的靠山也就厅局级,因此按照我的估计,说不定就是这个级别的势力在互相咬。”

    我有些苦逼了,麻痹的,厅局级啊,放到地级市就是一任领导班子,********市长的角色,这特么还不够高?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叹息,黄猛又道,“要是只涉及到厅局级干部倒还好办了!嘿嘿,只怕啊,牵出萝卜带出泥,丫们背后的背后也要受到牵连!”

    “卧槽!”

    我控制不住,一惊一乍地叫着,“猛哥,照你这意思,难道还能牵扯出上面?”

    我用手指了指天顶,没敢明说。

    “说不好,不好说!”

    黄猛摇着头,“所以,兄弟啊,你就听老哥一句,装装样子,随便找个什么人问问情况,回头你给那个什么亲亲的丽姐一个交代,糊弄糊弄不就得了?犯不上把自己撂进去…”

    说这句话的时候,老黄变成大黄,开始猥琐了。

    “滚蛋!”我骂了一句,“你妹的猛哥,我和丽姐纯粹革命友谊,就是好战友好同志,绝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我有些气,“你说,要是我和她有一腿,岂不是正巴不得她老公进去才好呢,那样一来,我们这对狗男女就更有机会厮混了,对吧?”

    “得嘞!”

    黄猛见我有些恼,便也不再开玩笑,“兄弟,第一个问题我问完了,反正王海能摸得出来的情况基本就这样,是不是还要伸手管,你自己掂量!”

    “嗯!”

    “第二个问题,假如,我是说假如,你铁了心傻实轴非要找杨书记求情,那我问你,你该怎么找,和大领导见了面又该怎么说?这中间需要注意些什么,讲究怎样的策略,你全都想过没有?”

    我懵逼了!

    彻底被老黄的问题击沉。

    玛德,我哪儿想过这些啊!

    就算曾经偶尔想过,也都因为毫无头绪没有继续深究下去,现在人家黄猛这么一问,直接令我哑口无言。

    “看看,看看,就你这德性,去搞个毛线!”

    黄猛一付怒其不争的样子,“原本说不定还有点儿机会的,却被你根本不讲求方式方法,而彻底搞残活了…”

    我心中一动,连忙憨皮赖脸夹了俩饺子给对方,追问道,“猛哥,你就给兄弟透个实底儿吧,要是换成你,该怎么找上面领导,该怎么周旋这件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