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9章 官场游戏规则
    提前十几分钟,我已经来到白记饺子馆,等了半天才轮到一个两人座位,便擅作主张点了几个凉菜,还有一份三鲜馅、一份鸡茸馅饺子,玩着手机思索一会儿见到黄猛该怎么开口和对方说。

    十二点二十几分,黄猛一头大汗冲进饭馆,四处张望寻找我。

    “猛哥,这儿了!”

    伸手招呼黄猛,我的心情却颇有些复杂。

    说起来,我应该承认燕然对我的评价---至刚易折,和对手干仗就死磕,不弄死对方或者被对方弄死,似乎誓不罢休。

    因此,我很少有那种不打不相识,通过互相干仗交下的朋友。

    而黄猛此人,对我来说的确是个意外。

    看着老黄风风火火向我这边一溜小跑,满是褶子的脸上绽放笑意,我不禁慨然,比起老黄来,从为人处世角度,我江枫特么就是个雏儿啊!

    我尤其佩服对方的一点是,无论什么人,嫉恶如仇或者从善如流,身居高位或者下里巴人,好像只要老黄愿意,就能以一种令对方赏心悦目的姿态出现面前,让例如哪怕曾经是对头的我,也生不出一丝憎恶来!

    所以说,市委杨书记都能放他一马,可见黄猛此人绝非有口无心缺发无脑的主儿。

    “哎哟,渴死我了~~~”

    黄猛说着,随手放下公文包,毫不见外拧开一瓶冰镇可乐,大口大口喝着,心满意足之后才放下半瓶饮料对我说,“兄弟,这一路没把人堵死…嘿嘿,现在上头管得严,没事儿也不能随便早出来…让江兄弟久等了,见谅,见谅。”

    我连忙招呼对方坐下,口称不敢,没事儿,哪儿能呢!

    于是在这番双方都知道是虚假的客套中,这次见面便显得就像上周刚刚聚过的老友,完全没有半点儿生分感。

    “我瞅瞅啊,嗯,三鲜馅,鸡茸馅儿,哈哈,都是老哥爱吃的!”

    黄猛说着,连着夹了几个饺子,狼吞虎咽送进口中,这才抹着厚嘴唇问我,“想问啥,只要老哥知道,绝对义不容辞!”

    “猛哥,这个…”

    我沉吟着,其实也不很清楚自己找他到底想问什么!

    唉,对于捞人这种事儿,说实话我根本就是个愣头青,啥也不明白。

    “嘿嘿,来,走一个!”

    黄猛举起可乐瓶子,以饮料代酒和我碰了一下,又大灌一口,这才道,“我来说说吧,保不齐兄弟就是心急,其实也不知道想要问什么,对吧?”

    “是,没错,就这意思!”

    我连忙点头,心道,玛德,姜还是老的辣,不服真不行。

    “唉,其实按我的意思,这事儿你就不该伸手!”

    黄猛夹了一块酱牛肉,有滋有味地吃着,说道,“唉,江老弟啊,你是谁?毫不夸张地说,那就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懂吗?你的前途无量啊!”

    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讪笑着,不知道老黄怎么忽然说起这个来了。

    “兄弟,你敢作敢当,头脑清楚大胆心细,有能力而且运气特别好,有贵人相助,啧啧…”

    黄猛砸着嘴,似乎遗憾我拥有这么好的条件却不知道该如何运用,显得比我还要捉急。

    “江老弟啊,上次给你出完主意老哥就后悔了,这官场上的事儿啊,太复杂太木乱,我应该和你多说几句再发表意见才更好。”

    我更懵逼了,禁不住问道,“猛哥,你怎么越说我越听不懂了?”

    “嘿!”

    黄猛嘿了一声,“兄弟,人情这东西,用一次少一次!你自己想想看,还能没事儿遇到困难就找杨书记帮忙吗?说不定啊,这辈子你也就有一次半次开口的机会!”

    看我若有所思,黄猛又道,“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你说说你,这么好的条件,你自己不留到关键时刻用,却想着找大领导给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垃圾求情通融!不是老哥说你,兄弟啊,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或者说,你到底有没有脑子,我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了!”

    我被黄猛损得有些无地自容,不过却一点儿没生气。

    对方越是这样直言不讳,越表明将我江枫当哥们,否则,说这种得罪我的话干嘛?

    如果我是一个小肚鸡肠心胸狭隘的人,就凭黄猛这席话,他就彻底把我得罪死了!

    一口气将心里话说的差不多,老黄才一付恨铁不成钢痛心疾首的表情,“兄弟啊,哥老糊涂了,说话管不住大门,有啥喷啥,你可别见怪!”

    “没,猛哥,其实从******的角度,你说的都是真知灼见,都是对的!”

    “可别!”老黄连忙摇手,“这话说的,什么真知灼见,整得我说的就像圣人演讲似的!其实啊,江老弟,我只不过跟你说了点儿******需要了解的常识罢了,这路能走多远,仕途发展成什么情况、何种程度,还得看你江老弟自己的道行!”

    我更没话说了,只觉得老黄说的的确是大实话。

    “吃饺子,快吃!”

    我招呼着黄猛,“老哥,可是我专程回t市,就是为了帮助丽姐!”

    “你和杨书记那边打过招呼了吗?或者说,杨书记通过什么渠道知道你要伸手管这件事儿么?”

    “那倒没有,我人还没回来,哪儿敢打电话找杨书记求情,你当我江枫真有恁大脸?”

    “说的也是,正好,没说就好!”

    黄猛伸出胳膊,隔着餐桌拍了拍我的肩膀,“兄弟,既然这事儿你非要强出头,那老哥也不能拦着!但扯上市委杨书记,我看啊,还是算了吧!”

    听黄猛这么说,我立即摇头道,“不行,绝对不行!我想不出除了借助杨书记的力量,我还能找到什么别的方式帮到丽姐!”

    “你丫的…”

    黄猛无奈,闷头吃了几口凉菜,又大口吞掉几只饺子,这才又道,“那好,我问你几个问题,回答上来了,咱就正经唠叨唠叨该怎么出手捞人!”

    我立即应承,“问,猛哥,你随便问,我不介意!”

    “兄弟,你既然不准备遵守游戏规则,甚至不惜将自己最宝贵的晋升机会用掉,只是为了帮那个渣男,那老哥我也不藏着掖着了,第一个问题,你到底了解王海这货到底多大事儿没有?噢,啥也不明白,就敢出手捞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