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8章 约见老黄
    窄小却熟悉的公寓,温暖且柔软的大床。

    我和岚澜如同旷野中搏命的猛兽,彼此疯狂索取着、激情着、叫嚷着…

    小别胜新婚,当汗水将床单完全浸透,当喘息声终于渐渐平息,岚澜伏在我身上,如同一只温顺的小猫。

    “枫,你这次突然回来,是不是有什么紧急事情要处理?”

    沉默片刻,我决定对岚澜实话实说,“对,我专门为丽姐的事儿回来的!”

    “丽姐?舒丽雅?”

    岚澜问了一句,便明白了,“哦,你是说她老公吧?”

    “嗯,”我的手指在岚澜险峰峡谷上调皮地跳动,弄得她连连喘息,口中却一本正经说着,“丽姐帮过我,这次我得还这个人情债。”

    “你呀,唔~~~”

    岚澜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推开我,嘴唇贴在耳边说,“你是不是太热情了,谁的事儿都要管!枫,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让很多女人疯狂,换成谁都会喜欢上你的…”

    我有些底气不足,毕竟,今天已经是第二次有女人这么说我了,难道我江枫真的是一个情种么?四处留情,却留情不顾。

    “可是,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丽姐毕竟帮过我…你知道的,我哥们,老蔡和张斌,他们不是正在联手做基建方面的生意嘛,当时丽姐可是一路绿灯帮了大忙…”

    “我懂~~~”

    岚澜娇嗔着狠狠掐了我一下,“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道理,我岚澜明白!”

    “知道就好!”

    “哼,不过,你可不能有那种趁火打劫的念头,打人家丽姐的主意!我可知道深闺怨妇最受不了你这种人的诱惑了,丽姐和她老公的感情并不好,咱们沙山好多人都知道…”

    “说什么呢你!”

    我火大了,狠狠拍了一下岚澜翘挺的丰腴,怎么这也能牵扯到和丽姐的男女之情上去?

    我江枫就那么不堪嘛,是个女人就会上?

    不过,这种念头并没有令我增加更多的底气,自家人知自家事儿,我好像天生在面对漂亮女人的时候,缺乏免疫力。

    虽然到现在为止,我也只和岚澜、郝茹以及小娥嫂子有过那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亲密关系,但和我纠缠不清的女人,何止十个八个?

    我忽略掉和潇潇是不是真的发生了某些情况,毕竟,我记不得并且不相信已经烂醉如泥的我,还有那种坚石岩浆、征伐疆场的能力。

    最大的可能应该是,当时我沉睡过去时,只是在温柔乡里寻觅到一个最为舒服的姿势罢了…

    我只能这样自我解嘲,却不太敢寻求事实真相,我,还是有些无法面对。

    因为做不到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我江枫并有那份修炼功夫。

    见我不语,岚澜更来气了。

    “哼,竟然敢打我!好啊江枫,你是不是真有那方面的心思?我知道丽姐是个美女,还是那种另类美人…我可和你说啊,少打丽姐的主意,否则…”

    我便觉得被对方一把抓住,疼得一激灵。

    “哎哟,轻,轻点儿,弄坏了没得用了!”

    “坏蛋!”

    岚澜眼丝如媚,“还说没有呢,你自己看看,一说到丽姐你就雄赳赳气昂昂,坏死了你!”

    我狂笑,“酸,真是太酸了!”

    翻身上马,将岚澜狠狠压在身下,“那你就好好侍候小爷,以后夜夜笙歌,我没了力气,就不找别的女人了…”

    是夜,满堂春色。

    …

    第二天一早,我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时候,岚澜已经离去。

    “喂。”

    “还睡呢?都几点了?嘻嘻…真是个大懒虫。”

    我没好气地回了岚澜一句,“你就站着说话不腰疼,索取索取,我是索,你是取,花的力气能一样么?”

    岚澜便有些惊慌,似乎担心身边的人听到,小声嘟囔,“不许说了…对了,今天你准备去哪里?我得上班,没工夫陪你…自己记得吃饭!”

    我想起回到t市的真正目的,便对她道,“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我找找人吧,看看能不能帮上丽姐什么忙!”

    “也好!”

    岚澜想了想,片刻之后又道,“好像丽姐今天没有上班,你要不要直接去找她一趟?”

    “看吧…”

    我回答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心道,你就说吧你,到时候我真的找丽姐了,你个怨妇还不知道该怎么想呢!

    满肚子幺蛾子,我还不知道你了!

    挂断电话,我再次拨打老蔡的手机,却得知这小子已经去外地,好像正在谈一宗采购生意,而张斌也似乎很忙,电话里支支吾吾,好像有什么话不好说。

    依旧依旧了。

    我决定先不去找丽姐,毕竟她老公的情况我已经基本了解,再找她也还是那些话。

    并且,现在这个时候很敏感,我似乎不该和她单独走得太近。

    并非我心中存着某种旖旎念头,而是我很清楚,丽姐老公肯定是被什么人算计了!

    因此,保不齐就有人暗中盯着丽姐一举一动,和谁接触过。

    在事情还未真相大白的时候,我并不想给自己找麻烦,猪肉没吃上,惹了一身骚,那样简直太幼稚了。

    沉默良久,我忽然想到一个人!

    t市某区公安分局的常务副局长,老黄,黄猛!

    这老小子属于官场老油条,做事看人自有一套手段,从他那里我说不定能得到某些提点。

    事实上,给我出主意找市委杨书记,不就是他老黄的主意么?

    没有犹豫,我立马拨通电话,“喂,黄哥,是我江枫!”

    “草!”

    电话里老黄直接骂了一句表示亲热的脏字,连忙低声道,“等我两分钟,开会呢!”

    我点上烟,刚刚抽了两口,黄猛的电话便回了过来,“兄弟,你咋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猛哥,你这话说的,没事儿就不能联络联络感情了?”

    “哈哈,毛线!”

    没想到,黄猛四十多岁的人了,说起话来却满嘴网络用语,倒是与时俱进得很。

    不过他的态度倒是让我心中舒缓,毕竟这样口无遮拦,正说明黄猛没把我江枫当外人,心中并未设防。

    “行了,啥事?直说,老子正在学习上头的新精神呢!”

    “猛哥,我回t市了,中午有时间没?咱哥俩好好唠唠…”

    黄猛几乎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问道,“还是为了那个傻逼王海的事儿吧?嘿嘿,我倒是挺羡慕丫的,人渣一个却遇上你这么个大贵人,得嘞,就今儿个中午十二点半,南门外白记饺子馆,不见不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