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 这就是真相?
    “我知道,知道的…”

    岚澜拼命点头,“枫,我不怪你,就算你有别的女人我也认了,都是我自己不懂得珍惜,才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你可以和她们保持关系,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

    心头的苦涩让我再一次陷入那种无尽无休的伤感中,“岚澜,覆水难收,物是人非,我们结束了,没有再续前缘的可能了…”

    “不~~~”

    岚澜疯了一样扑过来,紧紧抱着我,甚至我用力推搡都不能让她的胳膊松动分毫。

    “枫,你听我说,听我说一句,就一句!”

    “放开,你放开我,撒手啊你!”

    我根本不想听,却也不能用武力对付她,便一时间无法挣脱。

    “你要听,一定要听,就一句。”

    我停止挣扎,冷声道,“说。”

    “韩阳,有一个孪生兄弟!街头杀手说的照片上的人并不是他,是另外一个!”

    “什么?”

    我,惊呆了。

    回想起在西京街头,我曾经住过的快捷酒店街角,被来路不明的杀手暗害的那一幕…

    似乎,当时我曾让对方辨认过照片,他的确指着照片上的人,承认就是幕后主使!

    而,我一肚子怨气的最终根源正是来自于此,麻痹的,丫的韩阳抢我女人,害我性命,我江枫和他不共戴天。

    但此刻,从岚澜口中听到对方竟然还有一个孪生兄弟,我便傻眼了。

    心中有一种预感,也许这次我真的错了,错把冯京当马凉,冤枉了韩阳。

    “你说的是真的?”

    我问道,想了想又说,“好,找个地方,你全部跟我说清楚!”

    …

    还是在t市大学附近的那家蓝调清吧,我和岚澜面对面默默坐在一个僻静角落,听着舞池里驻场歌手在有气无力地唱着一首不知名的校园民谣。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虽然我已经几乎接受岚澜的说法,但,既然想要我命的人仍然是他韩阳的一奶同胞,韩阳便和我依旧算是仇人!

    死敌的亲人,永远不可能是我的朋友。

    “韩阳的家族很有势力,尤其在西北五省和西南地区影响力很大…”

    岚澜将一杯夏威夷之梦兑好绿茶递给我,“刺杀你的那件事儿,我曾经质问过韩阳,他赌天发誓并不知情,并且承诺我,一定会向家里长辈要个说法,从此再也不和你为难…”

    “然后呢?”

    我绷着脸问,“就这就算完了?他麻痹的,他们韩家想要息事宁人,可他们问过我江枫的意思么?老子还要找丫的算账,有他没我有我无他,非特么拼个鱼死网破不可!”

    “唉…”

    岚澜苦笑,“韩阳兄弟虽说是孪生,但二人脾气秉性完全不同。他一步步靠着学习、努力和才华进入仕途,并且在家族扶持下名声鹊起顺风顺水!而另外那个,早早开始混社会,这些年主要在商界打拼,据说烟白两道都混得很开,现在早已羽翼丰满,家里老人也管不了…”

    我听出岚澜说的是实话,至少应该也是韩阳告诉她的那些话。

    但我却并不认为,家人管不了就能够成为对方可以肆无忌惮要我性命的理由。

    沉默良久,我等到岚澜基本介绍完毕,这才道,“你说韩阳不知情我可以相信!你说他向家里说过这件事儿,并得到承诺再也不和我为难,我也相信!”

    “那就好,就好…”

    “但是,”我语气变得阴森起来,“岚澜,那你说,如果我不愿意就这么算了呢?我特么就要和他韩家全面开战,你站在哪一头?”

    “不要!”

    岚澜的表情再次惊恐起来,“枫啊,你知道吗,为什么我要死命拦着你找韩阳的麻烦?因为他的家族势力太大了,在我们岚家看来都属于庞然大物,你…哎,你怎么和他们斗?”

    我不语,却明白岚澜的意思。

    去过一趟魔都,亲手挽救岚镇南老爷子的性命,我很清楚岚家也算一个大家族,财富惊人资产亿万,但按照岚澜的说法,比起来韩家来,岚氏集团什么都不是,何况我江枫这样一个没有根基的草头平民。

    我的情绪沉静下来,也许吧,岚澜不让我干死韩阳,真是不希望我和韩家彻底结仇,形成不死不休的局面。

    从这个角度,也许她是在为我考虑。

    我却不想领情,抬眼盯着岚澜那张吹弹得破的精致面容,轻轻问了一句,“岚监,如果那次街头暗杀我没能躲过去,你以为现在还能见到我么?还有,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会怎么办?”

    几乎没有经过大脑问出这句话,我的本意是,如果我死了,你岚澜岂不成了未过门的寡妇,你的爱情你的生活,难道不是一步陷入深渊里?

    岚澜却没有正确理解我的意思,愣了几秒钟,仿佛下定决心般回答道,“如果你真的出了事儿,我一定和他们韩家拼命,就算豁出性命也要让杀人者偿命!”

    我没说话,因为我未曾想到会从岚澜嘴里得到这样一个答案,看来,她误认为我在问她会如何报复对方了。

    岚澜开始落泪,呜咽道,“也许我的力量不够,如果不能给你报仇,那我,我,我也不活了,跟着你去天堂或者地狱,反正这世上也没什么可以令我留恋的…”

    虽然我知道她只是情绪激动之下才会如此说,至少对于老爸岚镇南,岚澜绝无可能弃之不顾随我殉情。

    但我的心里还是升起一股暖意。

    只有未经深思熟虑说出的话,才能真正代表一个人的真实情感,反应出对方此刻到底怎么想的。

    “唉…”

    我长叹,不再说什么。

    尽管如此,我并没有生出放过韩阳孪生兄弟的念头!

    麻痹的,你丫想杀我,我却如同缩头乌龟般就这么算了?你当我江枫是属屎粑粑的么!

    仿佛看出我心中怒火并没有完全消散掉,岚澜伸出手,盖在我宽大的手背上,说,“枫啊,其实我觉得,你暂时不和韩阳火拼并不是什么坏事,恰恰相反,也许会从另一个方面帮助你。”

    我动了动手,却在她执意坚持下没有抽出,反问道,“什么意思?”

    “他们两兄弟早就互相看不顺眼,为了争夺家族下一代的主导地位和继承权,早已势同水火…所以,你将这笔账错算在韩阳头上,非要和他死磕到底,这岂不是便宜另外一个小人,让真正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不可避免的发生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