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 相见时难
    脚步就像不受控制,我熟门熟路来到一间专门经营牛肉馅饼和小米粥的‘狗食馆’(t时地方话,专指路边小饭馆),在这里,我曾经无数次和那个令我魂牵梦萦的女人来过,并且曾温柔幸福地互相喂东西给对方吃,秀恩爱,虐单身狗。

    这种心绪中,我并没有过多踌躇,闷着头推开小吃店大门,低头走向惯常最喜欢呆的角落。

    坐下,嘴里喊着,“花儿嫂,老规矩,两张牛肉饼,两碗小米粥,要稠一点儿的…对了,咸菜要雪里红,别给我上成芥菜疙…”

    我的话,戛然而止,前面桌子上低头吃东西的女人猛然回头,看着我,而她的泪水早已如同珍珠断线,扑簌簌开始掉落…

    我半张着嘴巴,目光死死锁定在她那漂亮到没有朋友的面颊上。

    没有想到,我会在回到t市的第一个夜晚,在这家狗食馆,和岚澜再次相遇。

    “江,江枫~~~呜呜~~~”

    看到我,岚澜似乎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嘤嘤地哭起来,只是却依然坐在前面那张餐桌上,强忍着没有向我这边扑过来。

    我…

    无法用语言形容这一刻的心情,只能说,就如同麻椒、辣椒、芝麻酱、盐和糖混在苦涩的黄连里,搅得我胃部生疼。

    呆滞几秒钟后,我豁然起身,冲着老板娘花儿嫂嚷了一句,“不要了!”

    转身向小吃店门外冲出。

    这一刻,我才意识到,双脚可以将我带到这里,独处的时候可以逃避着思念某个人,却在真正见到岚澜的一瞬间,所有的坚持和倔强都在刹那间崩塌,我…根本没有勇气面对岚澜。

    身后,卷过一阵风般,岚澜的冲出来,扯着我的胳膊,哭道,“你,你干嘛看见我就要走啊?我就那么让你厌恶吗?”

    “放开我!”

    我硬着心肠吼,“松开你的脏手,我不喜欢抱过其他男人的手再碰我!”

    “我抱过谁?你说,你胡说!”

    “抱过谁自己知道!”

    我转过身,狠狠将岚澜的手甩开,“韩阳呢?没有留在t市多陪你一段时间?”

    “什么陪我?他就没有来!”

    “没来?在机场的时候,你们一起进的安检!”

    “他去的是沈洋!”岚澜叫起来,“你看到我们一起登机了?你干嘛这么武断!”

    我一愣,确实,之前送晨晖和我爹妈他们出去旅游,我只是送到安检口,并没有进去。

    而,也是在那里,我看见岚澜和韩阳等人一起排队过安检,但,我却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去往同一个地方,乘坐同一班飞机。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时,在暗夜行者夜总会,岚澜不惜和我翻脸拼了命维护韩阳…从那一刻起,我就已经下定决心将这个女人以及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全部从生命中抹去…

    虽然我并没有做到,但并不代表我的确这么想过,并且一直在向这个方面努力。

    “放开!”

    我的声音十分冰冷,仿佛身边这个女人对我而言如此陌生,而我更是对其无比憎恶。

    “好,我,我放开。”

    岚澜一直在哭,出声或者默默流泪。

    我们便如同两尊雕像一般,默然矗立在已经亮起来的街灯下,在这个鲜有人迹的城市角落,接受着偶尔过往的行人奇怪目光的逡巡。

    “我们能不能找地方聊聊?”

    “没必要。”

    我闷着头,点燃一支白娇子,燕姐给我准备的黄鹤楼1916中国梦,我根本就没有带在身上,那是高官富豪享用的东西,我压根不感兴趣。

    “江枫,我们之间为什么总会有那么多的误会?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真的做错了,有些地方做得不够好,所以让你不高兴…”

    我冷笑,“你做得很好,您岚监哪儿能有错啊?”

    “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好吗?我听着难受。”

    “你难受?那我呢!”

    我狠狠将还有半截的香烟踩在脚下,并无意识地用皮鞋不断在地上碾着。

    “你和韩阳恩恩爱爱的时候,想到过我么?我江枫为你泼了命,你却任由他辱我羞我打我杀我,还拦着不让我找他算账!”

    我越说越气,眼泪也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岚澜,我真不明白,一个人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狠?一个长着天使般面孔的女人,你的心怎么能这样毒如蛇蝎?”

    “不是的,不是的…”

    看到我哭,岚澜慌了,她拼命冲过来想要抱住我,却被我一次次狠命推开。

    甚至有一次还被推得倒在地上。

    “呜呜呜~~~”

    岚澜放声痛哭,“枫,枫啊,你真的搞错了,我…呜呜,我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也误会韩阳了!”

    我根本不想听她任何解释,尤其这些解释还是为了维护韩阳那个王八蛋。

    “你滚,你滚开!”

    我怒不可遏,泪着骂着,“你不走是不是,那好,我走,我江枫滚蛋还不行吗?”

    说着,转身向着小巷子一头,快步走去。

    身后,岚澜爬起来,疯了一样追着我,“枫啊,我,我发誓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知道你恨我,恨韩阳,可你真的误会了,他就算再不堪,再龌龊,也做不出派人在街头暗杀你的举动!”

    听到岚澜这么说,我便站住脚步,“你知道了?知道有人想要要我的命?哈哈…”

    我开始狂笑,泪水顺着脸上的笑纹漫无目的地横流着,“你知道了却还要维护他!岚澜,真好,真是太好了,我特么就当以前日了狗了,白白让自己的一腔柔情倾注到你身上!”

    “不是,不要,你别这么说好吗,求求你,我求求你了…”

    见到我几乎势如疯魔,岚澜吓坏了,“枫,枫,你不知道,这些日子我心里有多苦,我不敢给你打电话,也不敢发信息,我再也没有和韩阳联系过,我…就像生活在炼狱里。”

    她的话让我的心莫名痛楚,轻轻叹了一口气,“何苦呢?岚澜,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彼此放手,难道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么?”

    定定看着她,我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平和下来,“你知道的,我江枫虽然不是一个特别专情的人,但其他那些女人,全都是在你和我几次分开的时候才闯进我生活里!所以,面对你岚澜,我自认为无论情感还是现实,都问心无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