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1章 燕姐的劝慰
    于是,再一次,在酒醒后的清晨,我的心被蹂躏成一团,并且在即将飞离西京的前一刻,狠狠摔落在红尘里!

    我甚至有一种感觉,原来我江枫也只不过是一个懦夫,一个感情骗子,一个脱了裤子咋都行,提上裤子不认人的腌臜货!

    可,我真的是这样不堪吗?

    我并不愿意承认,但却找不到可以为刚才那句鬼使神差,伤透潇潇心的话开脱的任何理由…

    轰鸣声中,飞机迎着阳光,带我直入九霄。

    拉开机舱的遮阳帘,入目,白云皑皑,晴空潋滟…

    …

    再次踏上t市这片土地,我狠狠地大口呼吸距西京千里之外的熟悉空气,并且在不断甩头中,试图将我心中那难以排解的郁闷,努力赶出躯壳和灵魂。

    然而,我的心境终究无法平复,直到这架航班所有乘客都已经拿了行李走出接机大厅,我才意兴阑珊慢吞吞开始寻找地铁入口。

    头晕脑胀,我觉得自己无法独自一个人呆着,需要有人和我一起排解此刻乱糟糟的情绪,并且能向我的身体里注入重新坚韧起来的力量。

    找谁呢?

    脑海中闪过老蔡、张斌、郝茹、墨芷舞的影子,却又一个个排除掉。

    老蔡和张斌都不是那种能够灌输心灵鸡汤的性格,而郝茹此刻正在沙山女监上班,芷舞呢,好像好久都没有联系上,也许又去执行某项绝密任务了…

    不由自主想起岚澜,却在下一瞬间,狠狠给了自己胸口一下。

    真特么贱,我怎么还会想她?

    默然良久,我拨通电话。

    “燕姐,是我,你在哪儿呢?东河还是t市?”

    “江枫?”

    电话里,燕然的声音透着几分惊喜,“你回来了吗?好久没给燕姐打电话了,你还好吗?”

    “好…不太好…凑合吧!”

    我语无伦次。

    敏感的燕然却已经听出我的意兴阑珊,便连忙道,“你在哪里?t市吗?告诉我位置,现在就开车过去接你!”

    “不用了…”我想了想道,“燕姐,咱们约个地方,我坐地铁过去!”

    …

    四十分钟后,我坐上燕然的新款玛莎拉蒂suv,上车便给她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嘶~~~臭小子,你弄疼姐了!”

    燕然笑着,装作嗔怒地冲我嚷,“我这老胳膊老腿,哪儿经得住你棒小伙折腾啊!”

    我却没有放手,一股委屈之情油然而生,甚至眼角都开始湿润起来。

    “小枫,怎么了?”

    燕然看出我情绪不高,连忙爱怜地轻抚我的肩膀、胳膊,“去我那儿吧,一会儿好好和姐说道说道,我倒要听听看,是什么倒霉事儿能难倒我们一贯英俊神勇的小枫…”

    …

    再次来到燕姐在t市的别墅,我就像一具行尸走肉,将身体扔进沙发里,目光呆滞。

    “怎么了?”

    燕然有些担忧,坐在我身边,伸出白玉无瑕的胳膊轻轻搂着我,“真的有什么难事儿啊!小枫,这样可不好,不像你啊!”

    “唉~~~”

    一声叹息中,我将最近在西京发生的种种困惑,挑去涉及机密不能说的部分,几乎全部向燕然和盘托出。

    她静静地听着,只是将美目凝在我脸上,并没有插一句话。

    也许燕然的沉静让我渐渐心安,因此,这次倾诉,并没有出现那种情绪激动甚至泪眼婆娑的场面。

    “姐,”末了,我苦笑道,“你看看,我的生活乱成一团糟…我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是不是该去烧烧香,拜拜观音菩萨?为啥总是遇到堵心的事儿呢?”

    燕然沉默着,剥了一个橘子递给我,说道,“吃点儿东西吧,也许情况并不是你认为的那么糟糕。”

    “吃不下…”

    我虽然接过橘子,却根本没有任何想要吃掉的念想。

    “小枫,来,咱们一件件分析…”

    燕然将烟灰缸和一盒黄鹤楼1916中国梦摆在我面前,“想抽烟就抽吧,我们有时间慢慢聊。”

    她凝视着我,在我终于开始吞云吐雾之后,微微笑起来,“小枫,如果我说你一句难听的,你可不许跟燕姐着急…”

    我点头,“说吧,姐,我找你就是想听听你的看法,你说啥我都接受!”

    “没那么严重!”

    燕然翘起二郎腿,开叉直到胯部的旗袍下露出一抹惊心动魄的雪白,刺得我不敢看她。

    “嘻嘻…”

    燕然仿佛看出我的窘态,叹了一口气道,“小枫,我看你啊,就是一个情种!四处留情的情种!”

    我有些不爱听,但却知道她说的没有错,根本无法反驳。

    “要我说,你现在这样,纯属…”

    燕然顿住口,在我抬头看向她的瞬间,一字一句道,“纯粹属于无、病、呻、吟!”

    我愣了,“燕姐,你…咱不带这么没有爱心好不好?我都这样了,你咋还说风凉话?你…”

    瞪着牛眼,我的情绪又开始激动。

    燕然摆摆手,优雅地动了动胳膊,“来,给姐揉揉肩膀,好久没有享受小枫的‘专属服务’了!”

    在她的媚眼如丝中,我便有些赧然。

    知道燕姐是在暗示那次我和程瑶馨来她的别墅,在书房里,我给她按摩肩膀,并且和她之间发生某些肢体相接的旖旎。

    站起身,我来到燕然身后,双手按在她销瘦的肩头,轻轻揉捏起来。

    “真舒服…”

    燕然将头后仰,靠在我胸口,闭上眼轻声道,“小枫,其实发生在你身上的情况,总结起来无外乎两种,和女人的情感纠葛以及工作中遇到的坎坷!”

    我点头,轻轻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小枫,我问你,你今年多大?”

    我一愣,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随后回答,“我上学晚,现在毕业不到一年,却已经快二十五了!”

    “对啊,二十五…啧啧,真是好年轻!”

    燕然的声音似乎有些羡慕,又有些怅然,“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没有工作,没有房子,没有稳定的生活来源…”

    燕姐似乎陷入对往昔的回忆里,而我也在这一瞬间被她的情绪所带动,心中升起一股好奇来。

    似乎,燕然很少和我说她的事儿,我只是知道燕然如今是一个身家亿万的超级富豪,拥有豪车别墅和大片产业,其他的,我几乎对其一无所知。

    我的注意力不禁有些转移,似乎倒不急于让她帮我排解郁闷,反而想要听听关于燕然自己的故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