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8章 开房都告诉你!
    唉…

    我已经没有**再骂自己什么,特么的,这都什么事儿!

    曾经帮我的人遇到危难,我却一而再再而三推脱不前,我江枫,真不是个玩儿!

    想了想,我索性直接拨通丽姐的电话,“丽姐,我,江枫,这么晚你睡了没?不打搅你吧?”

    “江枫?”丽姐显然有些意外,嘴里回答着,“没事儿,我还没睡呢,怎么了?有事儿?”

    我听出丽姐的情绪明显很低落,便没有绕弯子,直说道,“姐,说说你老公的情况,我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电话那边陷入沉默,半晌丽姐道,“你都知道了?是张别、蔡菜他们告诉你的?”

    “嗯,算是吧!”

    我没有否认,解释了一句,“我有些关系,说不定能用上…丽姐,如果你信得过我江枫,就说说大哥的事儿吧!现在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咱们劲儿往一处使,心往一处想,说不定会有所转机。”

    再次沉默,又过了足足半分钟,丽姐抽泣着说道,“好,那姐也不怕你笑话,老王,他就是一混蛋…”

    二十分钟后,我挂断已经有些发烫的手机,心情慨然。

    真是没想到,丽姐的老公竟然是这样一个货!

    怪不得那次在陈倩办公室桌子底下,我听到丽姐说起自己老公的时候,那种无奈而无助的口气…

    丽姐老公叫王海,在t市招商局工作,虽然只是处级干部,但因为身处招商引资的要害部门,因此手中权力倒是不小。

    这家伙刚上任的时候的确激情满满,全身心扑在工作上,甚至连生孩子都耽搁下,为了这事儿没少被丽姐抱怨。

    但树大招风,身居高位就会被有心人算计。

    借着工作上的接触,一些老板土豪之类便开始拉拢算计老王,而对方又是那种心志不坚定的主儿,一来二去,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被拖下水是必然的。

    不过,老王心思活泛,不义之财倒是没敢太拿,但生活作风上就不好说了,夜夜笙歌私生活变得极其混乱。

    这次被人举报倒不是因为私生活不检点,仍然集中在经济问题上,但组织上一查,却发现这家伙在男女关系问题上乱得可以,再加上经济也不是太干净,便毫无意外被双规…

    叼着烟,我沉思,判断这件事情上我到底能不能伸上手,会不会越界。

    帮人可以,但我绝不想将自己陷进去,牛奶没喝到却被母牛尿得一身骚,那就得不偿失了。

    最终,我有了初步判断---在党和政府廉政建设的大趋势下,只要有经济问题,位子肯定保不住,但如果丽姐所言属实,王海的问题倒不至于获罪。

    只是,我意识到,现在老王被双规了这么久还没有定性,说不定其中有别的猫腻…

    使劲儿揉了揉肿胀的额头,我开始思索临时回一趟t市的可能性。

    现在,对于姐夫的案子,情况明摆着---牵扯太大了,上层博弈没有出结果之前,事实上无论我再怎么努力,姐夫也不可能被放出来。

    不过,有洪蕾的关系户,专案组组长蒋淑山盯着,应该也不会受多少委屈,更不会有生命危险。

    而,对于大胡子张队的那些麻烦事儿,我可再也不想管!

    什么贩毒运输网络的大头目,麻痹的,老子差点儿没委屈死,我特么还热脸凑冷屁股,没羞没臊出个鸟头啊!

    另外,t市异地互查小组倒是马上就要进驻西京监狱管理局,不过就算他们到了,适应环境,了解情况也需要几天时间,再加上我江枫只是一个临时加入的小兵,恐怕没人会在意我的行踪…

    索性,趁着这段时间回一趟t市,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到丽姐的,也算尽一份心意还一份人情债。

    只要赶在十天后洪蕾出国前回来和她见一面,其他的,我已经没必要非要留在西京了。

    想清楚这一点,我便手机上网预定了明天一早飞t市的航班,不过忙完这一切,我却不知道晚上该去哪里了!

    我不想一个人独处,黯然神伤去消化那许多令我苦闷的事情。

    事实上,在我看完来自t市的那些短信息之后,西京方面所有人发来的信息,打过的未接来电,我一眼也没有多看。

    老子烦了,没心情!

    这样的夜晚,注定应该找一个地方买醉,从而在暗夜里的某个角落,任由黑色和无奈自己心头创伤,继而在一丝天光重现的那一刻,再次选择沉沦或者振作。

    …

    二十分钟后,我打车来到暗夜行者夜总会,先去吧台点了几瓶啤酒,然后在一片灯火辉煌和人声喧嚣中,独自找到一个角落坐下,自斟自饮起来。

    渐渐地,我的视线开始朦胧,不晓得为何仅仅喝了两瓶啤酒,酒劲儿却已如此上头。

    也许是因为一整天没有正儿八经进过食,空腹喝酒,再加上心情郁闷,于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恍惚中,一道曼妙的人影坐在我身边,潇潇特有的,类似吴侬软语般的西京口音传过来,“哟,江队啊,您今天怎么自己跑来喝闷酒了呢?”

    伸手遮挡并不刺眼,却有些晃人的灯光,我看清身旁坐着的是谁,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怎么,谁规定不能自己来夜总会喝酒?潇经理,你丫管得也太宽了吧!”

    “嘻嘻,这么大火气啊!”

    潇潇并没有动怒,而是笑嘻嘻地给自己到了一杯啤酒,“今儿个我请客,酒随便喝,可这劲儿喝!”

    我没搭理她,仰脖对着啤酒瓶子吹了一口。

    “怎么了?真的不高兴?遇到烦心事儿了?”

    潇潇看出我闷闷不乐,换上关心的口吻问,“要不,说两句?都说酒是好东西,借酒消愁…嘿嘿,其实啊,应该是借酒浇愁愁更愁,真正唯以解忧的只有酒后吐真言,将胸口的郁闷一扫而光才能释放那口恶气!”

    我斜乜了潇潇一样,酒精上头,管不住自己的意识口吃也不利落了。

    “怎么,你,你想听?妞儿,在这里说哥没兴趣!”

    “那去哪里说?”

    “开房啊!”一股愁绪犯上心头,也不知道怎么的,我竟然将心头惆怅迁怒到身边女人身上。

    伸出手搂住身边的潇潇,我管不住自己的嘴,蹦出一句话,“要想听,跟哥开房,都告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