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7章 何日情生何日还?
    这一晚,终究注定会发生些什么,或者说,在我和洪蕾的人生旅途上,成为一个重大转折点。

    当我说完这番话,洪蕾再也没有开口。

    除了默默流泪之外,就是紧紧抱着我的胳膊,仿佛稍一松手,我就会化作道道青烟从她身边逃脱掉。

    两个人再也没有一起走下去在街头漫步的**,默契中,我送洪蕾回到她和乔小娥的公寓。

    “我就不上去了。”

    抽着烟,我对洪蕾说,“你回去好好休息,走之前告诉我,我会去送你。”

    “不用了。”

    洪蕾凄然,“哥,走之前我们会见一面,我想…想让你给我留下一些永久的刻痕,可以吗?”

    我隐隐明白她的意思,摇了摇头,“我这段时间可能会很忙,也可能…总之,我不能承诺你什么。”

    “你会的!”

    “什么会的?”我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你会留给我那个烙印!”

    洪蕾倔强地看着我,指了指公寓高楼上的阳台,“你要是不答应,看到没,我就从上面跳下来!”

    我惊呆,恨声骂道,“胡说些什么!你踏马再敢胡说八道我抽死你!”

    “你可以试试…”

    洪蕾的神态很平静,平静到有些刺骨的冷意从她身上散发出来,我竟然有些招架不住。

    “好了哥,你也早点儿回去吧,现在快十点了,早点休息,注意身体…”

    轻轻抱了抱我,洪蕾踮起脚尖在我额头吻了吻,“哥,好好保重自己,姐夫案子的所有材料我都会转给我老师,他会继续帮你的…”

    转身,快速打开楼洞大门,洪蕾的身影消失不见。

    我怅然,无声站在洪蕾楼下,一支又一支抽着香烟。

    又过了一会儿,小娥嫂子从楼上跑下来,四处张望。

    她只穿着一身睡裙,喘着气跑到我面前,“枫啊,你咋回事儿呢?让你劝劝洪蕾,让她开心点儿,你可倒好…哎!”

    “洪蕾怎么了?是不是回去哭了?”我有些紧张。

    “要是哭就好了!”

    乔小娥没好气地瞪我一眼,“闷着头不说话,回去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额怎么敲门都不开…额就觉得你可能还没走…枫啊,这,哎呀,洪蕾丫头到底咋回事儿啊!”

    心里再次升起那种难以名状的难受滋味,我强压下上楼劝劝洪蕾的念头,苦笑道,“小娥嫂子,你就别问了,唉…过几天洪蕾会和你说的!”

    抬头看了看洪蕾房间的窗户,我嘱咐小娥,“你这几天多陪陪她,尽量别让她自己呆着…”

    乔小娥有些慌,“枫啊,到底啥情况,你,你可别吓唬额!”

    “没事儿!”

    我只能宽小娥嫂子的心,我知道她也不是一个太能抗住事儿的女人。

    伸出手,我抱了抱乔小娥,递给她一张卡,“嫂子,这段时间我很忙,可能没多少工夫来看你和胖丫…这个你拿着,不够用回头跟我说!”

    “不用,你上次给的根本花不完!”

    “拿着!”

    我心烦意乱,“让你拿着就拿着!行了,我要走了,你多注意洪蕾的情况,随时给我打电话、发信息!”

    “那…好,枫啊,你自己保重!”

    乔小娥没再坚持,接过卡,目送我踽踽独行,远远离去。

    走出几十步,我猛然回头,看到楼门洞前,小娥嫂子那丰腴的身姿,依旧站在原地,如百合绽放,在夜色中轻轻摇曳。

    …

    再次走上街头,我终于决定翻看短信,借此让自己不再去想洪蕾的事儿。

    首先打开的是晨晖发给我的信息。

    “枫哥,桂林山水甲天下,这几天叔叔阿姨姐姐他们玩得很开心,大家都很好,就是有些挂念你!”

    “枫哥,下一站丽江,嘻嘻,人家都说丽江是艳遇之都,可惜啊,我陪着长辈,不可能有什么艳遇了,哼,我知道你巴不得我艳遇才好呢,这样就能甩开我是不是?”

    “哥,我想你了…什么时候你才能陪我旅行一次?放心,我不会缠着你的…”

    看到这里,我的鼻子便有些酸,连忙给晨晖回电话,“丫头,你还好吗?我爸妈他们你多费心了…”

    晨晖有些惊喜,“哥,你总算想起给我们打电话啊,你,哼,你个没良心的…”

    “是,是,我没良心,我混账!”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确这么想,甚至认为我特么就一混球,跟着我的女人、哥们,全都被我拖累了。

    “胡说!不许这么说自己!”晨晖急了,“人家就是撒撒娇还不行嘛?你看看你,怎么急眼了呢?”

    “”

    “要不要和叔叔说几句?他们好像还没睡呢!”

    意兴索然,我便道,“不说了,我知道他们都好就行!”

    是啊,我怎么说,要是老爹问我现在姐夫案子咋样了,我该如何回答?

    想了想我又道,“晨晖,你的愿望我记住了,会有那么一天的!”

    “你是说?”晨晖有些不确定。

    “我会陪你游遍大江南北,带给你一次美好的、记忆深刻的旅行!”

    电话那头,便传来一阵啜泣声,我刚想哄哄晨晖,她却…已经挂断。

    于是,我的心情莫名变得更加沉重,不知道如许多的情债,自己究竟该如何才能还清?

    像老农那样蹲在便道牙子上,我抽着烟发呆,半晌,继续翻看短信和未接来电。

    “疯子,你踏马的死了啊!电话不接,信息也不会,草,老子瞎眼认你这个兄弟!”

    我苦笑,将老蔡和张斌的短信一条条看下去。

    很快,我了解到,t市那边,我买下的那家高档服装店现在生意火爆,在老蔡、张斌和郝茹等人的全情投入下,店长梦翔的经营已经完全进入正轨,再加运气好遇上城市改造,附近几个竞争商场面临拆迁,已经停业。

    如此一来,海王国际一家独大的局面迅速形成,现在店里的日营业额甚至增加到原来的三倍有余!

    可以说,哥们也算日进斗金的款了!

    不过老蔡和张斌的短信上又一次提到,让我尽快想办法帮帮陈倩的好姐们,我们沙山女监规划建设处丽姐,她老公的案子,拖得越久,翻案的机会便越渺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