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6章 郎心似铁!
    看着洪蕾,我半晌没有开口,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她的泪水又开始顺着眼角渗出,一滴一滴落向我的脸颊、胸口。

    “哥,我不要怀念,要相见!你听见了吗?要相见!我不要想你的时候却不知道你是否安好,想见到你的时候却不知道你人在何处!哥,你说一句,让我留下来,留下来陪你,说啊你!”

    洪蕾的指甲深深陷进我的皮肤,仿佛用尽浑身力气才能承受住从我嘴里说出的回答。

    “唉…”

    我,只剩一声叹息。

    能说什么,我又该怎么说才好?

    真的如洪蕾所愿留下她么?然后呢?一次次经历类似于今天,甚至比今天更痛苦的场面?

    但,面对已经快要处在崩溃边缘的洪蕾,我又怎能狠心说出让她离去,去往大洋彼岸的那些残忍的话?

    我不禁想起和林芬分别前的那段岁月,想起自己曾经如何颓废,想起那无数个蜷缩在床角,默默哭泣的夜晚…

    我,心如刀割。

    “唉…”

    洪蕾从我身边坐起,我的不言不语,已经给了她所有答案。

    背过身,将那付光洁圆润无限美妙,充满青春气息的娇躯重新裹在大浴巾里,洪蕾慢慢走向卫生间,关上门,很快传来阵阵水声。

    我颓然着,躺在床上叼着烟,茫然盯着天花板,以至于烟灰落在皮肤上,刺疼而炙热却根本没有想要将它掸掉的念头。

    很快,洪蕾洗漱完毕,素颜轻眉穿着一身鹅黄色连衣裙站在我面前。

    “哥,陪我出去走走吧,我饿了…”

    默然起身,相跟着再次走在西京街头,不知不觉中,我们来到曾经多次散步的南二环。

    看车流滚滚,看行人匆匆,我的心开始飞翔,飞到远在天穹的那片绿洲里。

    我不知道自己的情感归宿在哪里,是在那片绿洲上么?而我这样挑挑拣拣的结果又会如何?是不是最终能够找到愿意和我厮守终生的那个女人…

    我爱洪蕾吗?

    心中有答案,的确,我对她有感情,深深的情感如潮水将我淹没。

    但…

    生活、爱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在我心底,我知道,洪蕾并不是那个能将我拴住,陪着我过完一生的女人。

    这,可恨的爱情,踏马的爱情!

    …

    在一个小吃店门口停下,洪蕾径自走进去,点了一碗馄饨面开始吃起来。

    我则默默坐在她对面,脑海中一片空白,没有任何念头,只是看着她,吃!

    半碗面下肚,洪蕾毫无顾忌地用手背抹着嘴,问我,“哥,我吃不下这么多,你来点儿吗?”

    说着,就要拿起空碗给我舀出来。

    “不用。”

    我伸手将她拦住,端起洪蕾用过的碗,大口将剩下的云吞面往嘴里塞。

    洪蕾看着我,叫,“哥,脏…”

    “呼噜呼噜!”

    我没有回答,闷头将面连汤带水全都吞进肚里。

    洪蕾的眼睛亮亮的,看着我,满是柔情。

    “哥,你真好,你不嫌我吃剩下的脏…”

    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陷入爱情中的女人,眼里只能看到情郎的柔情蜜意。

    如此一个简单的举动,在洪蕾看来,都是我对她满满的爱意。

    没有说话,我去前台结账,那个俏丽丰腴的老板娘却笑眯眯冲我说了一句,“伙儿,你的女朋友真漂亮,在咱家店里啊,很少见到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的女孩子呢…你真是好福气!”

    我笑笑,嘴裂得比哭还难看。

    双手踹在裤子口袋,我搂着轻轻依偎在我身边洪蕾的肩头,听她说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的父亲已经托人安排好出国留学的所有事宜,并且雷厉风行为洪蕾买了机票。

    这一次,连一直站在她一方的舅舅也开始劝洪蕾,众口一词,意思都是说,既然得不到她想要的爱情,就不要再这么耗下去,误人误己,枉渡青春。

    我能理解,是,换做我是洪蕾的家人,我可能早就拿绳子将她捆到异国他乡,在全新的环境中,呼吸不同的空气,开始另外一段人生。

    跟着我,追逐一段根本没有结果的感情,才是最愚蠢最荒谬的选择。

    站住脚,在一根形单影只的路灯下,我将洪蕾抱在怀里。

    “傻丫头,走吧…你爸爸、你舅舅他们说的对,至少你现在耗在西京并不明智…唉,我江枫就一事儿精,跟着我,你只会一再担惊受怕,从而在这种忐忑不安中,让自己的生活变得乱糟糟…”

    “哥,这是你真心话吗?你真的想让我走?”

    “我…”

    我便默然,而洪蕾则开始哭泣。

    街头,不知道属于西京的哪个角落,再次上演男默女泪的撕裂一幕。

    狠着心,我说道,“是,是我的想法,就是我的心里话!”

    扳过洪蕾的肩头,“洪蕾,走吧…你知道吗,我第一个女朋友,她也曾离开我去了大洋彼岸…但和你不同,我当时多么想让她留下,却根本留不住…”

    “呜呜,哥,那我现在想留下来陪你,你干嘛要赶我走?”

    “因为我觉得初恋女友的选择没有错!”

    我盯着洪蕾,硬着心肠道,“几年以后,她或者学成归来,或者已经在某个国度站住脚。不管怎样,她所收获的生活,都会比跟着我强百倍!”

    “你胡说!不会的…”

    “会!”

    我大声叫了起来,“洪蕾,我江枫算什么?一个拿着工资的小小公务员,刚刚转正,却…”

    我意识到不能将自己现在已经犯下严重错误的事情和洪蕾念叨,话到嘴边变成,“却什么都没有,在西京买不起房子,家人受到不公待遇无能为力,甚至一身麻烦事儿,还有…”

    我一咬牙,“甚至还有不止一个女人!洪蕾,你说,跟着我你能得到什么?你说啊!”

    我似乎犯了疯劲儿,又似乎委屈得只能通过大喊大叫宣泄情绪。

    洪蕾愣住了,虽然我和小娥嫂子,以及和岚澜等的纠缠不清她早已心里清楚,但今天听到我当面直承,还是有些愕然。

    我想,或许洪蕾会受不了吧…

    但,不是有句俗话么,长痛不如短痛!我既然已经决心劝洪蕾离开,那就重拳猛药一起下,索性彻底斩断情丝!

    也许,这样对我和她而言,都是最好的选择。

    最好,却最痛苦。

    深深吸了一口烟,我盯着洪蕾,“丫头,别傻了,你永远不可能成为我最爱的女人…去去吧,我们…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