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5章 不要怀念,要相见!
    仅仅半遮半掩围着一条大浴巾,正轻轻擦拭湿漉漉头发的女人,正是洪蕾。

    我们以这样的方式相见,以一种双方都没有料到的意外面对面,彼此都是一惊!

    我还好点儿,毕竟知道屋里有人,不是乔小娥就是洪蕾,甚至很可能是她们大小三个女人在一起。

    因此,我的震惊来自于对洪蕾身上没穿衣服的感官刺激。

    而她呢,完全吓坏了!

    无声无息,于无声处,一个大男人突然推开自己的房门,而且还是自己彻底光溜溜的时候…

    别说洪蕾了,换成神经再坚强的主儿,估摸着也得吓残疾了!

    “啊~~~”

    洪蕾歇斯底里大叫,手中大浴巾随手向我扔来,并且抓着什么是什么,书本,粉盒,描笔、粉底液…如同无尽无休的子弹,狠狠射向我的身体。

    我大叫,“洪蕾,是我,江枫!”

    她却好像充耳不闻,扔得越发疯狂,甚至连桌子上的台灯、茶壶都向我甩来。

    我有些恼,洪蕾是故意的吧!

    我不信经过最初的错愕恐慌期之后,她还分辨不出是谁来了!

    不过潜意识里,我的第一反应没有做出向房门外退出的举动,而是冲过去,一把抱住几乎有些完全失控的她。

    “洪蕾,别怕,别打啊,是我江枫!”

    洪蕾却哇地一声哭起来,双手从背后搂紧我,泣不成声。

    “别哭…唉,你这是…”

    入手滑腻,我才意识到自己抱着一付怎样的娇躯,体内的火热由不住升腾而起。

    其实,我并不是第一次看见洪蕾的身子,甚至和她在宾馆房间相拥而眠,并且在对方一次次无尽魅惑中,坚守住最后一丝清明。

    我和洪蕾,虽然说不上清清楚楚,没有越过最后一道防线,但毕竟曾经多次肌肤相亲。

    也许,这正是我没有在第一时间退出房间,而是冲过来抱住洪蕾的原因所在吧…

    潜意识里,我并没有觉得和洪蕾之间存在那种客套生分感,而是将她当做自己的女人了。

    我开始澎湃,双手狂野地在洪蕾光滑的娇躯上肆意飞舞,而她,不知道是在挣扎拒绝或者曲意迎合…渐渐地,都有些站不住。

    纠缠着,洪蕾一口咬在我的肩头,顿时,肌肉被撕裂的疼痛传遍四肢百骸,我疼得一激灵,五官皱到一起,浑身肌肉绷紧,那股旖旎的念头,忽然便消散去。

    “嘶~~~干嘛啊你,真下得去口,要咬死我啊!”

    到了这时,我当然知道洪蕾早就意识到闯进来的是谁,但她却借着这股疯劲儿,对我不断出手狠抓,或者拼尽全力猛咬。

    此刻的她,就像一头狂暴的母狮子。

    “你…卧槽!”

    我大叫,想要推开对方,而洪蕾却将我抱得更紧,指甲早已隔着薄薄的t恤衫,在我脊背上留下道道血印。

    生怕弄疼对方,我不敢使出太大力气,便挣扎不开…终于,我认命了,随她吧,只要洪蕾能够解气,就算我遍体鳞伤又能算得了什么?

    好半天,洪蕾折腾够了,嘤嘤哭着,不再对我‘施暴’,只是依然抱着我任泪水打湿我的衣襟。

    “唉…傻丫头!”

    叹口气,我爱怜地轻抚洪蕾的秀发,“别哭,有什么委屈和哥说说。”

    “哥~~~”

    又过了半晌,洪蕾再次痛哭起来,“呜呜呜…我,我要走了,我要离开你了…”

    到了此刻,我身体已然没有那种反应,而心中的旖旎,也随着洪蕾这声撕心裂肺嘶吼而彻底消失殆尽。

    “你说什么?走?离开?你要去哪里?”

    “出国…就在这几天!”

    终于,洪蕾抬起头,泪眼婆娑看着我,道,“哥,机票都已经买好,所有手续也都办下来,我,我要走了…”

    心中,如同被刀子狠狠剜了一下,我疼得几乎快要抽搐!

    一直以来,我努力克制自己对洪蕾的情感,因为,自己已经有了三个女人,同时还欠下无数说不清楚的情债,我实在不敢再将洪蕾的情思拴在自己身上。

    我非善人,但我还没有那么龌龊,做不到任着自己身体一时放纵,而让那些真正爱我善待我的女人伤心。

    当今时代,绝对不能存在所谓三妻四妾,我已经无法平衡乔小娥、郝茹和墨芷舞、岚澜之间的关系,又怎么能让洪蕾沦陷呢?

    甚至我心里很清楚,她和茹姐以及小娥嫂子不一样,洪蕾需要名分,而我,不一定能给她…

    重重跌坐在床上,我掏出香烟,颤抖着手点上一根,狠狠抽了几口,这才道,“丫头,唉,穿上衣服吧…什么时候的事儿?”

    用大浴巾将死死黏在我身上洪蕾的娇躯裹住,我怅然喃喃着,“是啊,早就知道你要走了,只是…太快了,太快了。”

    洪蕾又哭,“哥,我不想走,我怕,我怕好久看不到你啊!”

    这一声,无比凄婉,叫得我的心如同抽搐般再次紧紧收缩。

    深深呼出一口气,我苦笑道,“不会的,我们可以通电话,可以视频,可以在微讯、pp上说话,我们一定不会失去联系的!”

    “我不,我不要!”

    洪蕾抬起头,倔强地看着我,“哥,我不要那样,我要留在西京!我要…当我想你的时候,我就能真真切切看见你,摸到你!”

    说着,洪蕾抱住我的头,狠狠吻在我的唇上…

    良久,两人颓然并排躺倒,洪蕾像一只小猫那样蜷缩在我怀里,手指在我胸口轻轻跳动。

    她开口,语气平静下来,“哥,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也许我并不是最适合你的那个人,我的存在,对你来说已经是负担了,而且,我要求的还是那么多…哥,现在你也不再需要我的帮助…你远比我曾经以为的更有能力!哥,我相信你一定能控制住现在的局面,尽早将姐夫的事情处理好…”

    我想要开口说点儿什么,那些话却梗在嗓子眼,愣是没有蹦出半个字。

    洪蕾欠起身子,伸出手指按在我的唇上,“哥,啥也别说,别说话,抱着我,静静抱着我,就这样,抱紧点儿…”

    喟然中,我紧紧搂住她,而泪水,早已经顺着眼角悄然滑落…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我和洪蕾在一起的一幕幕,如同播放幻灯片,在脑海中不断闪过,我的心,就如同被人用小刀一片片割裂,然后在每一个血淋淋的断面上,都刻下我和她的某一个瞬间。

    按住我的胸口,洪蕾忽然问,“哥,你说一句,让我别走,留下来陪着你,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