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3章 不打不相识!
    听到对方说要罚款、做检查,我便有些懵逼,直接被这姑娘的态度惊呆住。

    好家伙,这女娃子,丫说话也太冲、太横了啊!

    连珠炮一般的言辞,直接轰得我焦头烂额分不清东西南北!

    抽支烟就要被罚款、做检查,而且还是当着全科室同志的面…

    真亏她想得出来,敢说!

    我的心情本就不算美丽,怒火一点就着,脸便跟着沉了下来,冷然问道,“要是省委王书记也在这里抽烟呢?你也罚他款,让他做检查?”

    蓝裙姑娘似乎没想到我竟然敢顶撞她,并且抬出说事儿,立马也有些羞恼。

    “哎,这位同志,你怎么说话呢?难道说咱们省委王书记会在无烟会议室抽烟?”

    “怎么就不可能?也是人,凭啥一定不会犯错误呢?别告诉我他不会抽烟啊!”

    我似乎记得,虽然王书记没有当着我的面抽过香烟,但好像他是会抽烟的…

    “行啊你,真够能说的!”

    三言两语,我和这个素昧平生的女孩子,竟然争执起来。

    对方似乎有些气不过,觉得在她的一亩三分地儿上,而且还是在其言之有理的时候,我竟然敢直撄其锋,当面怼她。

    “很显然,你这位同志很会投机取巧,说话也好像能抓住要害。”

    对方虽然很恼火,但说话的时候依然能够保持那种冷冰冰,如同冰山美人般的态势。

    “不过,可能您并不清楚吧,无烟会议室抽烟要被罚款、要主动做检查的规矩,是省委王书记亲自定下的,那你说,他会不会在这里抽烟?如果抽烟了,会不会做检查、接受罚款?”

    我,瞬间失语。

    晕死!

    真心没有想到,罚款、做检查的规矩,竟然是王书记亲自立下的!老爷子能不尊守自己的规矩,搧自己的脸吗?

    讪讪中,我便说不出话,只是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等待对方接踵而来的无尽怒火。

    阿门!

    我心中祷告,这女人千万别是悍妇那种类型,若是不依不饶对我高声怒斥,哎,那哥们可就没辙了,丢人现眼啊!

    现在毕竟是在省委大楼里,我还真不敢将她怎么样了。

    不过,转念之间,我又为自己的念头觉得好笑、释然。

    既然能在省委这种肃穆庄严的地方工作,对方又怎么可能是泼妇呢,我这么想,脑子进水了吧?

    忐忑不安中,终于迎来对方沉默片刻后的再一次开腔。

    “这位同志,你倒是说啊,我还真是第一次碰见敢拿省委王书记举例子的人呢!您啊,胆儿可真够肥的…别说我没告诉你啊,这里可是省委大楼,不是市井街坊,您好歹注意一点儿说话内容可以吗?”

    我被对方挖苦的无言以对,却觉得,她其实能这么说,相反正是打算放过我了!

    好歹哥们也是学习心理学出身,从揣摩人性心理的角度,我自认还是有几分手段!

    而且我也意识到,现在有一个对我来说比较有利的条件,那就是,此刻已经下班至少一个小时,她也不可能有那么多闲工夫跟我这儿纠缠不休。

    所以,八成人家是抱着教育为重处罚为次的原则,对我‘苦口婆心’一番就算了。

    想明白这一点,我立即改变态度,十分‘诚恳’地对对方说,“领导,您教训的对!我哪儿敢拿举例子啊,这不找乐儿嘛!我刚才呢,只是,只是…”

    忽然,我词穷,麻痹的,刚才抬出省委王书记作为挡箭牌,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根本无可辩驳。

    终于,在对方虎视眈眈盯着我的目光下,我如同泄了气的氢气球,瞬间蔫了,“哎~~~不解释了,千错万错都是我江枫的错,您看着处理吧!如果需要做检查,我也愿意当着全科室同事的面做!要不省委领导班子大会上做检查也行…”

    “噗嗤~~~”

    我这句话,立马将对方逗笑了。

    “当着全科室同事的面?哼,你不是说自己不是省委的人吗?哪个科室是你工作的地方啊?还做检查呢…”

    似乎又想起我后面那句,对方笑得愈发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哈,嘻嘻…你,你还竟然大言不惭说什么在省委领导班子会议上做检查,哈哈~~~我去,人家、省长、副书记、纪委书记…人家都是什么身份,有空听你做‘抽烟有罪’的检查啊?哎哟…笑死我啊你要!”

    我没意识到,自己一句插科打诨,为了缓和气氛的俏皮话竟然效果这么好,于是连忙借坡下驴道,“这位领导,我虚心接受批评,并且…”

    我转了转眼珠,从裤兜里掏出五十元钱,“姐,这些够不够罚款?”

    “你喊谁姐呢?!”

    我连忙又掏出几张百元大钞,“这位领导,到底要罚多少款啊?”

    “先给我看看你的工作证!”

    没想到,这名蓝衣姑娘做事儿还挺讲究的,明明和我已经缓和下来,对方竟还要想检查工作证,确认身份。

    我连忙掏出来,递过去。

    “咦?t市沙山女子监狱,狱警?”

    她有些惊讶。

    不过我却早已见惯这种态度,因为,当我初入沙山的时候,偶尔和几个同学朋友或者以前的师长、学兄一起吃饭,当他们听到我在女监工作,八成都是类似蓝裙女孩这种错愕中透着难以理解的表情。

    “对,人民警察!”怕她不明白,我又补充了一句,“我们属于司法警,归口司法部管辖,不是公安口的…”

    “哦!”

    随着我的解释,蓝裙姑娘看向我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足足停顿有大约十来秒钟,从头到脚将我打量一溜够,这才说,“既然都是体制里的同志,罚款就算了,下不为例啊!”

    我连忙点头,态度很诚恳,心中却在想,下次?哪儿还有下次啊,哥们这辈子也不见得能来你们山溪省委几次!

    “嘻嘻,检查嘛,也不用作了,反正你也不是我们省委的人,甚至都不是山溪省的人!”

    我有些不爱听,不服气道,“谁说的?我江枫虽然不在山溪常驻,但我可是土生土长的西京人,只是上大学才去了t市而已,我在西京长了足有十九年呢!”

    这句话出口,对方的双眸,顿时亮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