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0章 内情,太复杂了!
    西京女监监室大楼外的小花园里,带着这种难以名状的复杂心情,我默默将最后两根娇子抽完。

    心里很清楚,此时此刻一定有不少双眼睛透过窗户在看我,但,并没有谁冲下找过来。

    别说大胡子张队了,甚至连陈倩的身影也没在我抽烟这几分钟里出现。

    落日余晖如此惨烈,我将烟盒上的玻璃纸撕下,迎着那道道绚丽照过去,试图让自己的心绪通过这种方式平和下来。

    但,做不到!

    我的心情根本无法平静,虽然已经没有方才的暴怒感,但激荡在胸怀中的伤情,却如同一把把尖利的小刀,不断收割着我曾经自以为坚韧无比的神经线。

    没意思,什么都没有意思!

    这一刻,我心中只有如此念头,觉得自己为之努力的一切,都是镜花水月,显得那么不真实…

    落寞中,我慢慢抬腿,将自己的身影投射在落日余晖里,拉长或者缩短,慢慢朝着西京女监监狱大门走去。

    直到这时,远远地,身后有人喊我的名字,听出来应该是陈倩。

    唉,还叫我干嘛?有什么意思,又有什么意义呢?

    说难听点,我早就生无可恋了,我踏马的不知道这两天自己在干什么!

    没有停留,我加快脚步,迅速朝着西京女监大门口走去。

    妹的任务,妹的案件,妹的贩毒运输网络大头目,这一切,已经与我毫无干系!

    …

    陈倩最终也没能追上我,一路狂奔,当西京女监的一幢幢建筑逐渐在身后消失,我大口喘着粗气,蹲在这条人迹罕至的土路边,神情麻木。

    掏出手机,已经处于静音状态的手机屏幕上,至少有超过三十个未接来电以及数十条短信息,有陈倩的、林少校的、大胡子张队的,甚至还有来自空山晚秋、朱监、赵政委以及马雨茗。

    我不想,但是还是忍不住翻开短信看起来。

    宛若鬼使神差,我首先翻开的就是来自张队的几条短信。

    “兄弟,你太冲动了,我都不知道该和你怎么说…”

    “江枫,这次是老哥错了,麻痹的我就一混球,你千万不要生气,有些话…唉,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

    “兄弟,晚上等我电话,西京女监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和林队已经全面接手,玛德,唉,老哥这次算是对不住你了…我也是刚刚接到消息不久,原来有些事儿,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玛德,江枫,你丫倒是接电话啊,我跟你说,空山晚秋的枪里有子弹,可我那支呢,根本就是空枪!在那种情况下,我只能这么做,不然你小子要是一枪爆了胡敏的脑袋,那就全完蛋了!”

    “兄弟,你…唉,千错万错都是哥的错,咋滴,还真要我跪在你面前赎罪是不是?”

    “小枫…沃日,你特么还真是僵尸了是吧,都和你说了,我特么也被蒙在鼓里了,事实真相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如果你刚才再坚持查下去,反而要出大乱子的,知不知道啊你!”

    …

    仅仅大胡子,丫就发来至少十几条短信,我看得有些茫然。

    似乎…

    从张队写的这些文字中,好像存在某种我并不知道的隐情,而,一旦我继续揪住胡敏不放,反倒会出现大岔子!

    似乎按照我的方式查下去,不但找不出贩毒运输网络大头目是谁,相反,可能会彻底打乱某种部署!

    我隐隐约约意识到,好像大胡子张哥对于这种部署也不太清楚,甚至连他也只是刚刚得到某些消息不久…

    我沉思起来。

    说实在的,我虽然有时候做事冲动,但并非不知好歹,遇事蛮干的主儿。

    或许,某些时候我会选择比较激烈的方式,但,这一切并不等价于我没有自己的判断和思维。

    脑海中想起,大学里导师老爷子曾经不止一次评价我的话,“江枫,你小子,头脑清楚,思维敏捷,算是我这些弟子中少有能真正掌握‘自细微处见真章’要义的学生,但你做事儿的时候,真正选择的处理方式总是太过激进,有时候的确有效,但更多时候会让你吃很多亏…”

    而每当这时,我都会笑嘻嘻怼老头,“老师啊,年轻人不该有血性嘛?!恩来总理都说过,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那您说,崛起两个字怎么理解,绝不是慢吞吞站起来,慢悠悠走过去,对吧?必须要披荆斩棘破除万难,充满激情去奋斗!否则,这句话岂不是就变成,为中华之坐起而读书了!”

    导师老爷子便笑骂,“你小子,扯得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现在说你的行事方式呢,这也能联想到总理名言上?而且你还跟读书搅和到一处了…真是满嘴胡言乱语。”

    …

    这一幕,何等暖心,我禁不住想起老头了,唉,这次回到t市,一定要去看望他老人家,聆听老爷子教诲…

    心乱如麻,我没有心情再去看别人的短信,也没有意愿追究大胡子张哥短信里透露出究竟几个意思…

    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之后便有些茫然,下一步,我该去哪里,该怎么办呢?

    异地互查小组成员,这个身份,我还要不要,又该如何参与进去继续工作?

    还有,老爷子、梁局长、检察院晨检察长、西京英家、武警支队林少校…这些我已经布置好,就等着我一声号令全面配合的各方力量,我又该如何对人家解释?

    特喵的,我如同吃了一百斤苦瓜,嗓子眼都苦涩起来。

    正想着,手机屏幕上再次闪现来电画面。

    我的脸上浮现出如同含着黄连般的表情,唉,这电话,得接!

    “江枫,你小子,搞什么搞?”

    “老爷子,这个…您日理万机的,有事儿让李哥给我传达不就得了…”

    我讪讪着,试图缓和电话里老爷子的怒火。

    根本不用揣摩对方心思,一句话中带出的怒气,直接顺着无线电波轰得我脑仁疼。

    “你现在,立即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嗯…你和李阳联系一下,我在六点半到六点四十之间有时间,见面谈。”

    电话掐断,我…

    举着手机,心情寥落、形单影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