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7章 杀人?!
    我疯癫,也许我已经魔障!

    听到还有脚步声,我大腿向后撩起,一个后摆腿,鞋底蹭着朱监的胖脸自下向上掠过…

    立马,朱监几个人的身影顿在当场,我想她们肯定没有意识到,暴怒中的我,什么事儿都能干出来!

    一片死寂中,我再次开口,“陈组长、朱监,我只说一句话,我江枫会为自己的一切行为负责!”

    “你,你疯了吗?”

    “我疯了?”

    转过头,我斜乜着一脸惊恐的空三晚秋,“如果我不疯,国家的利益就要受到损害,人民的权益就没有办法保障!实话告诉你,今天我身上带着任务,而这项任务如果不能按时顺利完成,就会有数以百计的人陷入苦海、家破人亡…晚秋队长,我倒想问问你,比起来,我江枫个人的过激行为所要承担的责任更重要,还是老百姓的命更重要?你说,踏马的,你倒是给老子说!”

    空山晚秋愣住,我想,不但是她,恐怕所有人都不会意识到我所谓的任务竟然如此重要,以至于就算我严重违规也在所不惜。

    更重要的是,她们所有人都被吓住了---如果我说的一切属实,那么,今天之后的结果,恐怕谁也承担不起。

    第四次,我将拳头狠狠攥紧,怒视着被我顶在墙上的女犯人,“2089,古有鲁智深三拳打死镇关西,今天我特么四拳、五拳打死你丫的!”

    “啊~~~不,不要啊~~~”

    对方狂喊起来,双眼中流露出的惊恐足以反映其内心已经怕到极点!

    没有人会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最后关头还能保持淡定,至少,我没见过这样的人。

    “不要?晚了!”

    怒吼中,我并没有像电视里演的,或者小说里的描述的那样停下拳头,借坡下驴顺着对方的哀求停手,而是,“嘭!”

    第四次,狠狠打在这名女囚的下腹部,同样还是刚才三拳的位置!

    “啊~~~哦…”

    这名女犯人的面色一下变得灰白,如同败草一样,目光完全涣散下来,身体瘫软如泥。

    我松手,毫无意外,她一下跌躺在监室地面上,就像一坨----屎!

    “你还活着?!”

    我笑了,自己都觉得那笑容如此恐怖!

    “那好,看来我江枫比鲁提辖还是要差不少啊…那就继续!”

    低吼中,我抡起脚,“通!”

    一脚下去,满脸开花!

    我不知道自己的此刻的形象是天神还是恶魔,我只知道,我想打死她,对,打死,毫不留手!

    女犯人的头猛地别向一侧,脖子几乎转了九十度直角,鲜血混合着鼻涕眼泪布满整张脸,手脚乱蹬,浑身开始抽搐。

    “江枫~~~住手!”

    一个冷冰冰的东西猛然顶在我后脑,不用转头,我也知道,那是,枪!

    “晚秋队长,你想怎么样?想打死我吗?”

    这一群人中间,能有资格带枪,并且在这个时候有胆量用枪指着我的头的,只有一个人---西京女监防暴队长空山晚秋。

    慢慢地,就像慢镜头播放,我转过脸,任她手中的枪口从顶在我后脑变成直指向脑门。

    “要开枪?打死我?”我笑了,悲愤和恼怒无可遏制,“来,来啊,开,冲这里,打啊!”

    “江枫,你,你不要乱来,不要逼我…”

    “我逼你?哈哈,哈哈哈哈!”狂笑中,陡然探手一把抓住空山晚秋手里的枪管,狠狠向自己的额头顶了一下,“玛德,老子就特么逼你了,怎么着,你打,有种你开枪!”

    “你…江枫,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这是虐囚、暴力执法…你,你是在犯罪!”

    “行了,说够了没有?”我冷冷地打断空山晚秋,“我说过,一切责任我江枫承担,不就是坐牢嘛,不就是脱掉身上这层皮嘛,大不了被一枪毙了!”

    “你,无知!”空战晚秋浑身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害怕。

    陡然,我的手指快如疾风收紧,握住对方手里的枪,猛地向上抬起。

    同一时间,另外一只手掌狠狠切在空山晚秋的手腕上,令其在数秒钟内丧失战斗力。

    转瞬之间,就像变戏法,枪已经从空山晚秋手中落入我的掌心。

    “你,你要干什么~~~”

    空山晚秋疯了一样叫喊,挥拳击向我的面门。

    “得了吧晚秋队长,你还是边儿上老实呆着!”

    挥手,我已经将空山晚秋远远推开,撂下一句话,“晚秋队长,我江枫记仇,今天你拿枪指着我的头,这笔账,回头肯定要找你算清楚!”

    猛转身,在陈倩、朱监等人已经看傻眼的目光注视下,我蹲下身体,一巴掌狠狠搧在躺在地上的女囚脸上。

    “啪~~~”

    对方被我搧得睁开眼,不过却没有叫喊的意识,似乎处在一种半昏迷的状态。

    “噗!”

    下一个动作后,满监室的人,无论管教还是女犯人,全都吓尿了。

    甚至于,我看到其他几个贴墙站着,早已心胆俱裂的女犯人,至少有三个腿一软,瘫倒在地…

    我的手闪电般掐住那女囚的下巴,一搓一抬,手中的枪口,毫无迟滞捅进对方口中!

    浑身的力气,仿佛从每个穴道涌出,全都冲进我拿枪的那只手。

    额角青筋暴起,面目狰狞,我咬着牙缝一个字一个字吼出,“说,踏马的是谁打的胡敏?老子就给你一次机会,要是还装死,一枪崩了你!”

    滴滴答答。

    一片死寂中,我听到不少水珠掉落在地面上,或者顺着裤腿向下流淌的声音。

    抬眼环视,却发现,除了几名女犯人已经被吓得尿裤,甚至西京女监方面的某些胆小管教,也早已裤裆湿漉漉,显然吓得流出某种液体了。

    “江枫~~~”

    忽然间,我听到身后‘噗通’一声响,陈倩直挺挺跪在地上,悲切哭喊着,“小枫,你,你这是在干什么啊,你,你不想活了啊~~~”

    我的心便忽地疼了一下,这一刻,我真切体会到倩姐的深深情意。

    为了阻止我的冲动,拦住我在疯魔般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倩姐不惜---当众下跪!

    对我,下跪!

    疼,刺骨钻心的疼从脑海中炸开,遍布每一个神经末梢,我承认,陈倩这一哭一跪,让我心软,让我承受不起。

    可,我能收手么?到现在了,我踏马还有退路么?

    深吸一口气,咔哒,我将手枪上的保险弹起,“说,给老子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